22歲女孩獨自照顧四位老人:
他們把我養大 我要陪他們變老

2019年09月10日08:13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他們把我養大 我要陪他們變老

  父親不能進食,肖燕為他注入能量液

  父親患病了,女兒在醫院照顧,但好像並不“稱職”,一到吃飯時間就一兩個小時見不到人。金堂縣第二人民醫院,45歲的肖坤前孤零零地躺在床上,病友好奇地問他:“你女兒又跑哪去了?”肖坤前說:“家裡還有三個老的,女兒對我們很好,就是命太苦了……”故事讓病友們感動,他們也為22歲的肖燕心酸。

  父親病了 “老弱病殘”都靠她扛

  父親胃癌晚期,十萬八萬的也要先治著,盡管很困難。肖坤前在金堂縣第二人民醫院做了手術,整個胃、食道下段和左肝部分被切除。每隔半小時,肖燕就調一杯能量液,用一支很粗的針管吸60毫升,輕輕掀開父親身上的被子,針頭對准插入父親腹部的一根管子,將能量液推進去﹔然后再推一管清水,把管道沖洗干淨。她說,父親現在無法進食,隻能這樣維持身體機能。

  兩個月前,肖燕還是一名女裝導購,父親病重后,她隻能辭去工作,因為家中隻有95歲的曾祖母,以及天生肢體殘疾的奶奶和幺爺爺(奶奶的弟弟),沒人能照顧父親。父親患病后,家裡集齊了“老弱病殘”,隻有她一個人扛。她告訴記者:“每天早上到醫院給父親注射能量液后,就回去給家裡的三位老人做飯,然后再回醫院,等到中午和下午吃飯時間都會回去。一天下來,要在家和醫院之間往返四次。”

  三次辭職 隻為照顧家中老人

  9月9日,父親在經過休息和調養之后,精神逐漸恢復。當天中午,肖燕給父親推了一管能量液后,就騎上電動車往十公裡外的家裡趕。

  房子是十年前拆遷之后分的安置房,父親、奶奶、幺爺爺和曾祖母全部住在一起。95歲的曾祖母躺在沙發上,9月初的季節,已經穿上了很厚的棉衣。陽台上,奶奶靠著一根小板凳,天生殘疾的她隻能用兩根小板凳挪動位子。“肖燕回來了?”臥室內傳來了說話聲,還有一位天生殘疾的幺爺爺坐在床上,等著肖燕把午飯端過去。

  肖燕說,2016年高中畢業后,她就直接參加工作了,“最開始是在鞋廠上班,后來做過美甲、和服裝導購。”由於父親要在外打工掙錢,家裡的三位老人時常生病,肖燕先后兩次辭職回到家中照顧。而父親生病后,她又放棄了工作。“有時候覺得自己確實運氣不好,我也想出去闖闖,但家裡面住著幾位老人,根本走不開。”說話時,肖燕不停地笑,很難看出她的樂觀是發自內心的,還是一種強顏歡笑。幺爺爺說:“孩子命不好,但對我們真的好。”雖然為孩子惋惜,但又離不開孩子,這就是現實。

  他們把我養大

  我要照顧他們晚年生活

  青春是美好的,有時又是殘酷的,尤其是你無法選擇的時候。

  肖燕的曾祖母在那個年代是近親結婚,導致肖燕的奶奶和幺爺爺天生肢體殘疾,生活不能自理,而她出生9個月后,父母就分居了,讀高二的時候正式離婚。她小時候,父親在外打工,她就由曾祖母撫養,和奶奶、幺爺爺一起生活。

  現在,父親得癌症了,艱難苦病,都讓這位22歲的女孩遇上了。“我經常都一個人哭,條件不好沒事,我去上班掙錢,但班也上不了。”肖燕說,有時候都感覺繃不住了。

  由於沒有了工作,目前全家隻能靠幾位老人佔地后的養老金,加起來每月4000元維持生活。父親患病后,肖燕做了一次籌款,得到1萬元資助,醫院的賬單上,已經欠下了10萬元。

  “小時候喜歡吃魚,曾祖母買回一條一斤多的魚,一家人都讓給我吃,想要有個文具盒,父親從把袋裡的10塊錢掏出來給我買了。”肖燕說,當時只是高興,回過頭來想起,又感動又心酸,每當自己感覺累時,是這些感情在支撐著她。“他們把我養大,我也要照顧他們的晚年生活。”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逯望一 攝影記者 劉海韻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