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繪“時光答卷” 溫暖八旬教師心

48年后的這場班會 最動人的教師節禮物

2019年09月10日07:57  來源:成都日報
 
原標題:48年后的這場班會 最動人的教師節禮物

  一場當年約定的班會

  人民日報“時光博物館”的大篷車開到了成都,帶來的不僅有光陰的回憶,更完成了夙願。今年83歲的成都市石室中學退休教師杜學釗沒想到,自己還能和當年教過的1971屆學生們重逢,開一場48年前就約定的班會。這個由老年學生和老年教師組成的“老年班會”,成了杜學釗這輩子最為特別的教師節禮物。

  交上“時光答卷”

  不辜負“大先生”的囑托

  今天,又是一年教師節,今年這個日子有了更特殊的含義。按照微信群的約定,昨日,7位年過六旬的老人一大早准時相聚在成都寬窄巷子的時光博物館,直奔光陰教室而去。大家滿懷期待的,是曾經的恩師杜學釗的赴約。摸著熟悉的課桌,這群60多歲的老同學仿佛又變回了中學生,調皮起來。男生們互揭當年的糗事,女生米瑞蓉則用粉筆像40多年前一樣,在自己和同桌雷健的桌子中間劃了一道:“老規矩,三八線畫上,胳膊肘不准過來啊!”

  正當大家說笑著,滿頭銀發的杜學釗精神矍鑠地走上講台,立刻點燃了教室裡的氛圍:“杜老師來了!起立,敬禮,老師好!” “同學們好!非常高興再見到大家!干了一輩子教育,我的教書信條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誤人子弟。希望我的學生畢業后都成為善良、正直、有為,給國家做棟梁的人才。48年已經過去,我想,大家可以交出自己的時光答卷了。”

  習近平總書記曾說,教師不能隻做傳授書本知識的教書匠,而要成為塑造學生品格、品行、品位的“大先生”。在學生們的眼中,杜學釗正是這樣的“大先生”。曹冀蜀直到現在仍然對學生時代的一次闖禍記憶猶新:自恃學習成績不錯的他,故意畫花了其他同學辛苦寫下的黑板報。沒想到,這個調皮的行為卻受到了杜學釗的嚴厲批評:“成績再好,也應該記得‘夾著尾巴’做人。”這句做人的道理始終印在了曹冀蜀的腦海裡,並貫穿於工作中。大學畢業后,他光榮地成為了成都市第一批拍賣企業的組建者,經手的拍賣金額如今已超過了20億元。

  一份份成績單接踵而來:埋頭影視交易前線,見証老百姓文化生活越來越繁榮的王興江﹔最早“摸石頭過河”參與四川企業股份制改革的張煜﹔做過軟件設計、寫過書、辦過企業,如今又在做慈善活動的米瑞蓉﹔全國最早一批出網絡新聞專著的媒體人雷健﹔一直扎根石油系統的工程師王鷹﹔開了成都市第一家24小時餐飲店拉動夜經濟消費的趙海潮……他們交出的“時光答卷”,正是和他們同樣的普通人共同繪就的時代新畫卷。

  重溫校園時光

  七旬師姐千裡赴班會

  正當同學們在老師面前爭相“晒成績”時,教室門口忽然多了一個頭發花白眼眶含淚的身影:“61年前我也是石室中學的學生,能在這裡見到老師和師弟師妹們,真的好激動!請問我能參加班會嗎?”師姐的出現讓同學們驚訝了一下,隨即大家熱烈鼓掌邀請:“當然可以!歡迎歡迎!”

  這位年逾七旬的師姐名叫韓慧婉,盡管已是中科院和清華大學的特聘教授,那顆純純的學子之心依然,希望有一天還能重溫校園時光。當她得知此次特殊班會的消息,毅然從千裡之外的北京趕回了成都。盡管杜學釗並不是教她的老師,韓慧婉依然希望完成一個學生的使命,向杜老師也交上一份答卷:“當年考上了北大,畢業后曾在甘肅當了10年醫生。回到北京后我依然堅守理想,從事醫學科研直到現在,人生的五十年都貢獻給這個行業,我無悔!”

  身為四川省特級教師,杜學釗在教學上一向要求嚴格,但這8份時光答卷卻得到了他的滿分評價:“你們和千千萬萬的耕耘者一樣,都是這個偉大時代的見証人、參與者,每個人都是100分!祖國的繁榮富強與你們的奮斗和努力是分不開的,應該為你們喝彩!”

  照亮別人溫暖自己

  不悔為教育事業奉獻終身

  人們總說老師是“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蠟燭。但在杜學釗看來,用來比喻教師的蠟燭應該重新被定義:“教書生涯使我后半輩子都感到溫暖,所以,我們應該是‘照亮別人,溫暖自己’的蠟燭。”

  鮮為人知的是,把全身心都交付給了教育事業的杜學釗,最初到校從教並不甘心。一次意外生病背后的故事,卻把杜學釗的心牢牢拴在了學校。當時因感冒發燒,杜學釗在醫院輸完液才發現外面下著瓢潑大雨。正當焦急之時,他班上的兩個小姑娘打著傘到了醫院:“老師,我們來接你!”透過學生們的兩把傘,杜學釗隻看見四條小辮隨著走路的節奏甩動,瘦小的身軀一步步引著他向學校走去,頓時感慨萬千。

  這一去,杜學釗一頭扎進了教師生涯,愛上了這份光榮而神聖的職業。“愛祖國,愛人民,為建設社會主義而學習﹔求真理,求技藝,願增進文翁石室之光榮!”這闋郭沫若在1957年為母校撰寫的楹聯,成為了師生們永遠追求的理想和信念。

  記者 陳蕙茹 主辦方供圖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