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洪峰過境 下游為何主動開閘迎戰

2019年09月03日08:09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最強洪峰過境 下游為何主動開閘迎戰

8月19日晚至21日上午,岷江上游遭遇入汛后最強降雨過程

關注

8月19日晚,岷江上游的汶川、理縣等地迎來今年入汛后最強降雨過程。強降雨導致多地發生山洪泥石流,並引發岷江上游河水暴漲。水文監測數據顯示,8月21日早上,紫坪鋪水庫以上的岷江干流來水量達到每秒3460立方米,為今年入汛以來之最。

奇怪的是,此次分洪期間,地處岷江中下游的多條渠系,不但沒有關閉閘門、減少下泄流量,反而主動“迎戰”。這是為何?

“奇怪”的洪峰

近6年最強洪峰過境,下游水位漲幅與往年無異

8月19日晚間至21日上午,岷江上游的汶川縣、臥龍特別行政區、理縣和茂縣等地累計降雨量普遍超過120毫米。氣象資料也表明,如此大范圍的強降雨,為近年來少有。

但是對於岷江中下游的都江堰等地來說,直到強降雨發生兩天后,洪峰才“姍姍來遲”。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介紹,這種“滯后”與岷江上游特殊的地形、地表構成及水系分布有關。岷江上游地處川西北地區,地勢相對平坦且地表滲水能力較差,大江大河支流較多且支流相對彎曲。因此,一般強降雨之后的兩到三天,下游才會真正形成洪峰,“這也讓都江堰水利工程調度管理單位有了充足應對時間。”

省水利廳監測,8月21日15時至22日上午為都江堰水利工程渠首一帶的最大洪峰時段,最大流量達每秒3460立方米。

這個數字意味著什麼?“這是近6年來岷江上游最強洪峰。”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介紹,這樣的流量,能夠滿足10個都江堰灌區同時啟動大春灌溉。

“它絕對算得上是‘大塊頭’。”省水利廳東風渠管理處相關負責人表示,不過,這個“大塊頭”並沒有導致下游的水位增加太多。監測表明,都江堰水利工程以下的岷江內江和外江渠系,水位上漲幅度最大不過1米,與過去幾年汛期相比,並無二致。

“我們發出了洪峰預警,原本以為水位漲幅會超過3米。”崇州市水利局相關負責人介紹,當地一度准備按照20年一遇洪水啟動預案,但隨后發現是“小題大做”。

“奇怪”的操作

不僅不關閘攔蓄,反而加大向下游輸水

此次洪峰“來勢洶洶”,在經過紫坪鋪水庫調蓄后,洪峰進入都江堰水利工程時每秒流量仍有1900立方米。

都江堰是岷江洪峰來臨時成都平原的最后一道防線。按照往年傳統的行洪方案,重任將落在以金馬河為主的外江渠系上,內江渠系則關閉閘門、減少下泄流量。“因為內江渠系通往成都平原,每次引入水流,都必須慎之又慎。”省水利廳東風渠管理處處長萬忠海表示,但此次洪峰安然過境,內江渠系功勞不小。記者查詢8月21日至22日的水文數據看到,當時,內江渠系的徐堰河、柏條河等河流分洪流量超過每秒400立方米。

內江渠系的“大動脈”東風渠更是“馬力全開”。

“當時,我們立即把下泄閘門打開,增加過流量。”萬忠海說。從8月19日晚至22日洪峰全部過境,東風渠下泄流量始終保持在每秒70立方米以上,這已經接近其干渠目前最大過流能力。東風渠是整個都江堰灌區的大動脈,無論是覆蓋人口還是灌溉面積,在整個都江堰灌區均是首屈一指。更關鍵的是,東風渠干渠直接橫穿成都市主城區,因此各方都很慎重。但此次分洪期間,成都市主城區並未發生河水倒灌。

背后的未雨綢繆

提前布局汛末蓄水,為秋收秋種做准備

東風渠“逆向操作”到底是出於何種考慮?

“這樣的操作並不多見,但絕對是深思熟慮的結果。”省水利廳東風渠管理處相關負責人介紹。

首先,從整個都江堰水系來看,東風渠上承都江堰水利工程,下接成都、資陽和眉山等地,沿途擁有囤蓄水庫數十座。所謂囤蓄水庫,就是指分布於灌區各處用於攔蓄上游來水和雨水的蓄水型水庫,其主要功能是旱季灌溉。在東風渠下游,囤蓄水庫主要為張家岩水庫、石盤水庫和黑龍灘水庫。

在這種“長藤結瓜”的模式下,東風渠的補給則尤為重要。

統計顯示,8月19日晚至8月22日上午,在岷江上游強降雨期間,東風渠通過增加流量,累計為下游輸送近2000萬立方米水源。按照每季水稻每畝用水量400立方米計算,至少能灌溉5萬畝。事后統計,東風渠下泄的流量,除一半用於沿途生態、生產和生活用水外,其余全部補入張家岩水庫、石盤水庫和黑龍灘水庫。

“此前的將近半個月,這一帶一直晴朗少雨。而且為了度汛,我們的底水(降雨之前的水庫、河湖水位)一直很低,比汛限水位低了三四米,有五六百萬立方米的庫容缺口。”張家岩水庫管理所相關負責人介紹,受連續多日高溫天氣影響,水庫周邊地區部分農田露出伏旱苗頭,部分河湖水庫水位也隨之下降。

其次,在這個時期加大向下游輸水力度,也有未雨綢繆的考慮。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表示,根據預測,9月以后,全省降雨量將偏少,“因此,要提前儲備抗旱水源,為秋收秋種做准備。”

“當然,為了確保下游安全,水量我們是經過精心測算的,有效控制了風險。”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表示,近期,將會對本次都江堰水利工程成功應對洪峰經驗進行總結分析,以確保整個工程內外江渠系的安全穩定運行和水資源高效利用。□蒲香琳 記者 王成棟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