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臭氧污染 成都開出多重“藥方”

2019年08月30日06:50  來源:成都日報
 
原標題:治理臭氧污染 成都開出多重“藥方”

  本報制圖 曹勁鬆

  今夏的成都,時不時有藍天白雲相伴,湛藍的天空、潔白的雲朵,讓人忍不住拿出手機拍照留念。然而,在這看似“美麗天氣”的背后卻隱匿著一個“空氣殺手”——難以察覺的臭氧污染。

  記者昨日從市生態環境局獲悉,數據顯示,今年1月1日至8月27日,中心城區空氣質量為183天優良,49天輕度污染,7天中度污染,優良率76.6%。與去年同期相比,優良天數增加16天,優良率增加4.9個百分點,重污染天減少3天,我市空氣質量呈持續改善態勢。但截至目前,臭氧污染已達35天,臭氧八小時滑動均值第90百分位數為170微克/立方米,較去年同期上升3.0%。“顯而易見,臭氧已是影響今年全市空氣質量的主要因素之一。”市生態環境局相關負責人表示,針對這種情況,成都已開出多重“藥方”,以實現對臭氧的精准管控。

  臭氧“暗中使壞”

  8月空氣首要污染物均是它

  臭氧污染通常“暗中使壞”,讓人防不勝防,尤其在夏天,更是到了它“作威作福”的時候。來自市生態環境局的數據顯示,8月1日至27日,成都中心城區空氣質量為14天優良,10天輕度污染,3天中度污染,首要污染物均為臭氧,尤其是8月中旬,受青藏高壓的持續影響,四川盆地出現了長時間的高溫、強輻射天氣過程,全省出現了一次較重的區域性臭氧污染過程,受此影響,我市8月污染天數達到13天,臭氧濃度同比上升17.6%。

  那麼,臭氧污染是如何生成的呢?市生態環境局相關負責人解釋道:“近地臭氧主要是人類活動產生的氮氧化物和揮發性有機物等,在高溫、強輻射條件下發生光化學反應而生成的,是一種典型的‘二次污染物’。其中,氮氧化物主要來自機動車、工程機械、工業鍋爐、窯爐等燃燒或工藝過程排放,揮發性有機物主要來自工業源、溶劑使用源(噴涂、裝修等)、機動車、居民生活(干洗、餐飲)、天然源(植物)等排放等。”

  開出多重“藥方”

  科學施策、精准管控

  盡管臭氧污染同比在上升,但上升幅度較小。目前全市正加緊落實行動措施,多措並舉精准嚴控夏季臭氧污染。

  怎樣實現精准管控呢?成都環保的“智囊團”成員之一、中國工程院院士唐孝炎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掌握污染源才能對症下藥,從而解決污染物排放量的問題。對此,成都在重點監管“三大源”方面下了“真功夫”,強化水泥、玻璃、化工等工業源污染管控,建筑工地、露天燒烤、垃圾焚燒等面源污染管控,“黑煙車”、柴油貨車等移動源管控。

  同時,我市請上科技“助手”:借助空氣質量預測系統,提升了臭氧7日預報准確率,實現提前預警管控。還借助大氣院士(專家)工作站平台,持續深入開展臭氧污染形成機制和防控策略研究。

  聚焦重點時段、重點行業、重點區域實施專項應急管控是另一大抓手。我市利用VOCs走航加大對重點排放行業走航頻次,重點檢查排放異常企業,同時提前引導汽車維修、大型建筑裝修等行業錯峰作業,減輕污染物排放。

  “現場督查手段是重要保障,我們通過重點跟蹤、暗查暗訪等方式對重點區域周邊環境管控展開專項督查,並壓實整改。”上述負責人介紹,在推進區域聯防聯控方面,也建立了常態化機制,共同推進成都平原經濟區八市大氣污染聯防聯治。

  科技手段“上新”

  首次聯合觀測成都平原臭氧狀況

  聯合觀測、靶向追蹤,成都治理臭氧的科技手段又“上新”了。記者了解到,本月初,由國家頂尖科研團隊牽頭,選取成都市環科院超級站、四川省環科院超級站、成都(新津)、眉山(青神)等6個點位開展了大型大氣光化學污染綜合觀測聯合實驗,首次實現了對成都平原經濟區臭氧及前體物污染特征、光化學污染機制、區域傳輸規律等進行長時段、大區域、多組分、高時間分辨率聯合觀測。

  據介紹,此次研究觀測團隊強大,以三個國家重大專項科研課題為依托,由北京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張遠航團隊牽頭,中科院、四川大學、成都市環科院等10余家科研機構參與,駐點人員及后台技術支持專家團隊超過100人。

  “研究成果將科學指導成都平原及成都市臭氧污染防控工作,同時將極大提升成都市臭氧污染防控措施的精准性,對成都市空氣質量持續改善具有重大意義。”市生態環境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成都目前已通過觀測獲取到重要的一手數據,為精准溯源夏季臭氧污染成因,科學制定成都平原臭氧管控方案,提供重要的基礎支撐。

  接下來,我市將對今年夏季臭氧污染防治各項措施的落實情況、督查整改情況進行梳理、總結和評估,同時結合本次聯合觀測的成果,為明年夏季臭氧精細化管控及2021年大運會空氣質量保障積累經驗。

  成都日報記者 繆夢羽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