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斯內德退役 | 女足擴軍 | 國安爭冠(超級比賽周)

2019年08月13日14:24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北京時間8月13日消息,荷蘭足球名將斯內德宣布退役,結束了職業足球生涯

斯內德和范佩西、羅本以及范德法特一起被稱為荷蘭足球四大才子,在范德法特淡出國家隊之后,剩下的三人又被稱為“荷蘭三棍客”,和當年讓歐洲聞風喪膽的“三劍客”遙相呼應。

斯內德見証了荷蘭足球連續兩次世界杯殺進前三(2010年亞軍)的頂峰,也見証了荷蘭足球連續無緣歐錦賽和世界杯的低估。作為老臣,他為國家隊堅守到了最后一刻。

2010年是斯內德職業生涯最高光的一年,他幫助國際米蘭拿到了歐冠冠軍,幫助荷蘭隊拿到了世界杯亞軍。可在世界足球先生的評選中,近乎十全十美的斯內德還是輸給了阿根廷人梅西,至今依然被看做是該獎項評選的最大“冤案”。那年,不論是個人表現還是團體榮譽,斯內德都不輸於梅西。

斯內德退役,帶走一個偉大的時代,帶走了一段逐夢的青春,我們再也看不到他銷魂的長傳,再也無法見識他勢大力沉的重炮。

9年前,如果斯內德和羅本的那次連線取得了進球,世界杯的歷史將改寫,荷蘭足球也將撕下“無冕之王”的標簽,可幸運女神偏偏無視了他和小飛俠,而選擇了已經失去重心、聽天由命的卡西利亞斯。

那座永遠無法染指的大力神杯,是荷蘭足球之痛,橙色郁金香,永遠會有一抹不可磨滅的憂郁,這是斯內德留下的烙印。

女足世界杯將擴軍到32支,如何在增加參賽隊的同時保証觀賞性,這是個問題

從2023年開始,女足世界杯的參賽隊數量、場次以及賽制將和男足世界杯完全一致,更多國家隊有機會將自己的身影定格在世界足球的最高舞台。只是,女足世界杯擴軍從提出到塵埃落定跨度還不到兩個月,實施更是不像男足世界杯一樣留出緩沖空間,這樣是不是太過倉促?

因凡蒂諾,無非是看到了女足世界杯這塊正在慢慢變大且依然潛力巨大的“蛋糕”。可24強的女足世界杯,雖然做大了蛋糕,也帶來了這樣令人尷尬的比賽。不難想象,下一屆32強的女足世界杯,會有更多類似於泰國女足這樣水平的球隊涌入,13-0會不會再現,很難說。這樣的后果,就是對這些國家本就不夠發達的女足根基和信心給予毀滅性打擊。

女足世界杯的精彩程度畢竟還達不到男足水平,這麼匆忙的擴軍,勢必會誕生更多“垃圾”比賽。本屆女足世界杯小組賽,許多比賽也沒有達到理想上座率。實際上,吸引眼球的場次也就是強隊球隊參加的比賽,而中下游球隊的比賽,關注度依然堪憂。24強的世界杯如此,32強的短期內還會更好嗎?如何在擴軍的同時保証觀賞性,這樣的疑問,或許會長期存在。

主場不敵恆大之后,國安爭冠前景黯淡,於大寶表示,輸球不意味著放棄爭冠,最后8場比賽依舊會全力以赴

客觀來講,國安繼續爭冠,基本隻能停留在口號上。

他們的競爭對手廣州恆大,領銜的不僅僅是積分,在人員結構、戰術穩定、球隊心態上都全面領銜北京國安。很難想象,北京國安還保留著足夠的爭冠心氣。在對陣恆大的比賽中,他們遭遇的是完敗,信心盡失。

換掉施密特的決定正確與否,其實已經有了答案。

如今的恆大最可怕的不是外援,更不是剛掙脫從“菜鳥牢籠”的卡納瓦羅。這支球隊的最可怕的就是穩定。什麼叫“悶聲發大財”?恆大就是——國家集訓隊傳聞?不管!韋世豪被開除傳聞?不管!歸化外援為國養士傳聞?不管……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打爭冠賽。

過去恆大喜歡彰顯霸氣,處處要表現出統治力。但在球員們能力不在巔峰之際,他們主動求變,超低控球率?沒問題!比賽像便秘?沒問題!終極目標,就是贏球。順風球能贏的,勉強算強隊,順風逆風都能贏的,才是冠軍隊。

於大寶不服輸的精神值得尊敬,但剩下8輪要想逆轉恆大7分的優勢,難於登天。國安現在考慮的應該是兩點:

一、如何打好之后的比賽﹔

二、願不願意給熱內西奧更多時間。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