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四川經濟“半年報”出爐

——三個關系看懂21市州經濟成績單

2019年07月31日08:13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2019年四川經濟“半年報”出爐——三個關系看懂21市州經濟成績單

四川經濟“半年報”新鮮出爐:地區生產總值(GDP)首破2萬億元、同比增長7.9%,發展態勢總體平穩、穩中有進。21個市州上半年數據也悉數亮相,“老牌經濟強市”成都、綿陽、德陽,經濟總量仍穩居前三﹔經濟增速居全省第一的是“新秀”宜賓,達9.5%。

和去年上半年同期相比,哪些市州跨越前行,哪些位次爭奪激烈,哪些出現下滑?

穩與變

經濟總量排名不變,“千億元俱樂部”再添兩城

今年上半年,我省21市州經濟總量相較於去年既有變,也有不變。不變的是各市州經濟總量排名,變的是“千億元俱樂部”成員數量。

繼成都、綿陽之后,今年上半年,德陽、宜賓也攜手跨入“千億元俱樂部”,經濟總量居全省前4位。其中“主干”成都以 GDP 總量7702.37億元拔得頭籌,德陽與綿陽的差距約113億元,而宜賓與德陽的差距僅20億元。

“千億元俱樂部”門檻外,競爭也很激烈。經濟總量為972億元的南充,距離跨入“千億元俱樂部”還差28億元﹔排名第六、第七的瀘州和達州競爭激烈,經濟總量僅相差8.4億元﹔而自貢和涼山更是貼身緊逼,GDP總量差距不到1億元。

時間過半,爭創全省經濟副中心的7名“種子選手”——綿陽、德陽、樂山、宜賓、瀘州、南充、達州,競爭也展現出一些新特點。

總量上,綿陽最穩,依然最具競爭力,GDP總量接近1200億元,德陽以1065.25億元緊跟在后﹔增速上,宜賓取代了去年上半年“種子選手”中增速最快的瀘州,以9.5%的增速排第一。

“經濟副中心城市不僅涉及經濟體量。”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李后強表示,總量是城市經濟持續發展和綜合競爭力的基礎,但經濟副中心城市不僅看“噸位”,還要綜合考察產業結構、交通區位、人口規模、發展潛力等,“隻要特大項目落地,隻要創新能力超常提升,排位隨時刷新。”

升與降

增速榜“大挪移”,13市州“上行”,7市州“下降”

不同於經濟總量排行榜的“穩”,今年上半年四川各市州的GDP增速排行榜,相較於去年同期來了個“乾坤大挪移”。有12個市州像宜賓一樣GDP增速排位上升,其中內江進步最大,以增速8.0%從去年上半年17名沖至第10名,上升7位。

內江增速排位上升背后,是密集的招商引資。近年,內江跨省布局,在北京、廣東、重慶、新疆等地成立6個異地商會,研究出台《內江市外來投資企業優惠扶持辦法(試行)》《內江市返鄉創業扶持辦法》等政策,對申報優惠政策的返鄉創業企業(項目)及時給予兌現獎補。三年來,內江已累計兌現政策資金4.36億元。

有升就有降。今年上半年,有7個市州增速下降。瀘州在21個市州增速排名中下降幅度最大,從去年上半年的增速亞軍,降至倒數第四﹔甘孜州下降幅度僅次於瀘州,從第一降到第八。

瀘州為何從“頭”掉到“尾”?據瀘州市統計局分析有幾方面原因:工業對經濟支撐力度在減小,瀘州白酒佔工業比重約55%,白酒產業增速較低,上半年隻有5.1%,低於工業平均水平﹔以及受投資下降影響,建筑業放緩等。不過,細看數據,瀘州GDP仍有回升潛力,二季度以來,瀘州工業和投資都有回升趨勢,工業和建筑業后期預計會提升。

此外,盡管位次變化明顯,但因為競爭激烈,各市州實際增速“咬得緊”,差異並不像想象中那麼大。比如有10個市州的增速都在7.0%至8.0%,換句話說,增速低1個百分點,名次就可能掉出10多名。

量與質

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大范圍”看漲,戰略性新興產業唱“主角”

市州實現高質量發展,工業得“挑大梁”。半年報中,各市州不約而同提到一個趨勢——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增加值“大范圍”看漲,尤其是節能環保、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促進當地壯大主導產業規模、促進經濟結構轉型升級。

上漲動力是什麼?去年6月30日,我省作出全面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決定,明確提出要全面落實《中國制造2025四川行動計劃》,以重點項目帶動產業集群發展,加快建設制造強省。為此,各市州“量質齊抓”,加快培育新增長點。

如GDP增速“冠軍”宜賓,上半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增速達10.9%,培育新能源汽車、智能制造等八大高端成長型產業﹔其次是南充,上半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增速為10.3%,其中高新技術制造業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4.9%﹔而在上半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9.9%的廣元市,有經濟活動的35個大類增加值全面增長,該市統計局工業科負責人廖清泉表示“近年來少有”。

其他市州也不甘示弱。開年以來,各地將一批工業大項目牢牢抓在手中。

促招商,自貢出台《招商引資引智20條》等系列優惠政策,建立航空產業發展等200億元的產業發展基金﹔促開工,遂寧射洪盛屯年產6萬噸基礎鋰鹽項目等143個招商引資及重點項目集中開工,總投資316億元,涉及產業發展、生態環保等領域﹔促達產,雅安天全縣與遼寧福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簽約4萬噸鋰電池石墨負極生產線,年產值5.2億元,建成后年營業額可達8億元,預計年底建成並達產。

解析21個市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排行——

誰最能花錢?花到哪兒了?

7月25日,剛吃完早飯,廣元市民張雪購買的洗衣機就送到了。安裝測試后,她在送貨單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此后,她的這筆消費將計入商家的零售消費額度,並在月底發送到當地統計部門,匯入全省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中。

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一個地區的富裕度和居民購買力。上半年,全省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為9641.5億元。那麼,哪些市州居民“更能花錢”,錢花到哪兒去了?近日,各市州陸續公布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統計情況,揭開謎底。

成都總量一馬當先“酒都”“酒城”領跑增速

3660.3億元——上半年,成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依然毫無懸念地領跑全省。7月24日發布的《阿裡巴巴“夜經濟”報告》顯示,成都在各個領域都顯示出活躍的“夜經濟”氛圍,多項指標位於全國前列。

緊隨成都之后的是綿陽、南充、宜賓、德陽、達州、瀘州、樂山等城市。其中,綿陽、南充超500億元,宜賓、德陽、達州超400億元,瀘州、樂山超350億元。

從增速上看,全省21個市州除阿壩州外均在9.7%以上,整體增速較為平衡。其中,“酒都”宜賓和“酒城”瀘州分別以11.6%和11.5%位列前兩名。

宜賓市商務局相關負責人說,宜賓近年不斷拓寬“宜賓造”產品渠道,加強與京東、蘇寧等大型電商平台合作,開設了宜賓特產館,進一步打響了宜賓燃面、林湖雀舌等品牌。而在瀘州市商務和會展局市場運行與消費促進科科長戴軍看來,瀘州增速高既有居民消費水平高的因素,也有物價上漲的因素。

而從銷售所在地看,上半年,大多數市州的鄉村零售額增速普遍高於城鎮,但絕對量還差不少。

消費升級類商品增長快汽車消費有回升

從消費形態看,上半年,各市州普遍呈現零售業銷售額佔比較大,批發、餐飲、住宿銷售額佔比較小的狀態,消費升級類商品零售額也在快速增長。

例如成都,通訊器材類、中西藥品類、化妝品類商品零售額分別增長13.6%、17.6%、12.0%﹔瀘州限額以上體育、娛樂用品類同比增長33.8%,金銀珠寶類同比增長40.3%﹔遂寧限額以上中西藥品類、書報雜志類和化妝品類同比分別增長36.1%、22.6%和19.3%。

記者注意到,受促銷政策和“國五”清庫的刺激影響,不少市州的汽車類消費回升。上半年,成都限額以上汽車類零售額增長5.6%,增速比一季度提高9.0個百分點。

網絡零售成為促進消費升級,培育新業態、新模式的重要力量。上半年,宜賓實現電子商務網絡交易額185.76億元,同比增長16.66%。

消費不止買買買新消費體驗激發市場潛能

隨著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技術的推廣應用,刷臉支付、AR試衣等新穎的購物手段讓人耳目一新。而以節、慶、展、會等為載體的“融合式”“參與式”消費方式的興起,也帶來了全新的消費體驗,激發了市場潛能。

內江持續舉辦汽車文化周活動,“買汽車等文化周”已經成為當地市民的消費習慣。

在自貢,燈會搭台,經貿唱戲。年初,第二十五屆自貢國際恐龍燈會期間,“川南名優特新商品展銷會”“鹽幫美食文化節”等系列經貿文旅活動輪番開展。

在攀枝花,米易縣去年以來舉辦了“清涼度假·在米易”“深呼吸·在米易”等體驗行活動,不僅帶動了消費,還提升了城市美譽度。

從城鄉居民收入報告看脫貧攻堅

錢包鼓起來日子美起來

近日,涼山州鹽源縣前所鄉中村貧困戶沈二車拉姆從合作社領到了3000元工資,“在村裡務工,既照顧家裡又能掙錢,生活有奔頭了。”

老百姓的“錢包”一天天鼓起來,在近日出爐的全省上半年城鄉居民收入報告中得到印証。

今年上半年,四川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547元,同比增長9.8%,增速高於全國平均水平1.0個百分點。其中,巴中、遂寧的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位列前兩名,廣元、達州、南充三地並列第三﹔而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突破10%的有8個市州,從高到低依次為涼山、甘孜、巴中、南充、阿壩、廣元、內江、瀘州。

可以看出,隨著脫貧攻堅、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貧困地區群眾的收入實現了較快增長。

貧困地區群眾收入增速快

7月26日一大早,廣元市朝天區羊木鎮新山村村民劉發秀已經在金銀花種植園忙活起來。依靠村裡的金銀花、土雞等種養產業,去年他家已經脫貧。今年上半年,家裡賣了100隻雞,再加上4畝土地流轉費和在金銀花種植園務工的收入,“已經有6000多元入賬了。”

產業興則民富。在精准脫貧攻堅戰中,各地因地制宜,通過產業振興帶動脫貧攻堅,增加村民收入。近年來,達州萬源市白羊鄉發展起“雲海茶山”富硒標准茶園8000畝,帶動白羊鄉7000余人成為專業茶農,去年實現茶業產值8000多萬元。“像我們這把年紀的,現在一年光靠茶園也能掙個三四萬元。”64歲的茶農游友恆說。

借助鄉村振興、農旅融合,鄉村旅游業遍地開花,村民經營性收入獲得穩定增長。綿陽市梓潼縣石牛鎮安康村則將致富著力點放在了500余畝荷花上。“去年,全村接待游客5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100余萬元,人均增收1000元。”安康村黨支部書記郭俊華說。

授人以漁增強“造血”功能

7月19日,馬邊彝族自治縣民建鎮東光社區,“金威利鞋業”扶貧車間內的工人正在流水線上忙碌著。“以前在家種庄稼收益少,外面去打工又沒技術,到處都不要。”如今,建設鄉光輝村貧困戶吉克醫生在家門口實現了就業,一個月能拿到2000多元。

目前,這種“扶貧車間”模式在我省多地開花:通過在村頭、街道、小區和返鄉創業園設置產品加工車間或者開展一定規模的種、養、貿、游,吸納貧困勞動力在家門口就業。

在南充市嘉陵區一立鎮塘灣村,閑置的村小被改造成服裝加工車間,招用當地貧困村民13人,年人均增收達到2萬元以上。南充市還在全市貧困村建成脫貧奔康產業園1023個,通過勞務承包、入股分紅、入園務工、返租倒包等方式,帶動貧困戶9.1萬戶,戶均增收1.2萬元以上。

為增強群眾自身造血功能,巴中積極開展技能培訓,促進靈活居家就業,截至目前巴中已打造家庭工坊153個,吸納貧困勞動力居家靈活就業519人。

內江則積極開發公益性崗位促進就業。近日,該市首支鄉村環境綜合治理護衛隊在蘇家灣鎮成立,護衛隊共有45名隊員,其中貧困戶28名,每月有300元至500元崗位補貼。(魏馮 史曉露 王代強 張庭銘 何勤華 吳曉彤 文莎 祖明遠 王青山 邵明亮 秦勇)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