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南部縣村民家新房出怪事 警方調查:所謂怪事系人為

2019年07月10日07:2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瘋狂打卡 比怪事更裝怪

  老蒲家成了網友打卡地

  老蒲回憶,椅子曾這樣倒在地上

  6月20日前后

  怪事開始發生

  7月3日晚間

  坊間出現傳聞

  7月4日一早

  陸續有好事者進村打探

  7月4日下午

  甚至有一名所謂“法師”也來到現場借此斂財生事宣傳封建迷信

  7月5日

  不少陌生人未經村民同意,直接進入其家中,樓上樓下查看……

  7月8日晚

  南部縣宏觀鄉人民政府通報稱,經鄉、村、派出所調查,判定是人為所致。那名借此斂財生事宣傳封建迷信的“法師”已被公安機關依法拘留。

  這幾天,四川南部縣一個普通村民家的新房,竟然成了網紅打卡地。

  因為這棟樓房裡,最近接二連三發生怪事:最初只是豬圈的鐵門會莫名其妙被打開,即便上鎖也無濟於事,在安裝監控后,怪事發生地又轉移到家中的客廳、臥室和廚房,衣物莫名其妙散落一地,灶台上的鍋無聲掉落地上……

  人們紛紛揣測,這很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靈異事件”。一位附近的村民告訴記者:“這兩天,來這裡的起碼有上千人,都是來看稀奇的。”

  怪事的背后,是真有靈異事件的存在,還是另有其人在背后故意為之?7月5日,記者前往當事村民家中展開調查。

  怪事頻發

  村民惴惴不安

  “我活了60多年,從來沒見過這麼怪的事情。”老蒲今年65歲,四川南部縣宏觀鄉12村村民。據他說,他從不相信任何靈異事件,但家中頻繁上演的怪事,還是讓他越想越害怕。

  豬圈門莫名其妙被打開

  怪事,是6月20日前后出現的。老蒲回憶,最開始,家裡豬圈的鐵門,總會莫名其妙被打開,豬直接跑出圈舍到屋外田埂上溜達。老蒲和老伴起先還互相埋怨,是對方沒將豬圈門關好。

  隨著怪事一次一次地發生,6月23日,老蒲用一把鎖,鎖住豬圈門。但當天下午,豬圈門還是莫名其妙被打開了,原本挂在豬圈門上的那把鎖也掉落在地上,仍是鎖著的。老蒲連忙給在成都上班的二兒子阿福(化名)打電話。阿福當即在網上買了一套監控設備寄回老家,並在電話裡指導父親將監控設備安裝在豬圈屋,“就算是在上班,我也會時不時打開手機軟件查看一下家裡的監控視頻,想弄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來也巧,監控設備在6月25日安裝好后,老蒲家再未發生過豬圈門被莫名其妙打開的事情。

  衣物莫名其妙散落一地

  更奇怪的事情,發生在7月3日下午。

  當天下午兩點左右,在外面跑摩的的老蒲回到家,頓時傻眼了。

  客廳地板上,衣物、坐墊、煙灰缸散落一地,屋內變得凌亂不堪。老蒲走進自己平時睡覺的臥室,地上同樣散落有衣物,被子有一半掉落地上,一台液晶電視倒了……

  他將這些物品整理好,將對門臥室裡正跟老伴一起睡午覺的孫女小玲(化名)叫出來,小玲看到客廳的景象十分吃驚:“爺爺,就兩三分鐘,我剛上床”。

  老蒲懷疑家中進賊了。然而當老蒲離開臥室不久,正對家裡其他地方逐一檢查時,進入自己臥室的孫女又慌慌張張跑出來跟他匯報:“爺爺,你快來看嘛。”老蒲快步回到自己的臥室,發現自己整理好衣物,又被人拋在地上。

  炒鍋莫名其妙掉落在地

  緊接著,老蒲通知周圍鄰居們到家裡來給自己壯膽。當鄰居們還聚在一樓客廳談論方才的怪事時,孫女小玲又在二樓發現了異樣:爺爺的一雙大頭皮鞋被扔離了原來的位置,屋內的衣架也散落一地。

  老蒲聽說后,趕緊找了根棍子上三樓,希望能找到“賊”。但找了一圈,沒有。當他下到二樓時,發現二樓有一個房間裡的衣物又莫名其妙散落一地。當一行人下到一樓后不久,小玲上到二樓,又發現另外幾個房間的衣物也莫名其妙散落一地,並趕緊跑下來跟爺爺匯報。

  老蒲轉身去叫住在附近的侄媳婦來家裡看看。回來時,他走豬圈的后門進屋,穿過廚房進客廳時,他徹底崩潰了。

  “我記得很清楚,剛過(廚房)的時候,兩個水桶都是好好的,我剛走到客廳才幾步路,走在后面的孫女就喊我去看。”老蒲回憶說,自己當時轉身回到廚房,發現兩個水桶裡的水倒了一地,原本放在灶台上的炒鍋,此時也躺在地板上。

  “鍋掉下來肯定有響動嘛,但我真的沒有聽到。”老蒲說,在短短兩三個小時內,家裡竟如此頻繁地發生怪事,讓他越想越害怕。

  當天下午,老蒲的大兒子和小兒子阿福陸續趕回家中。

  網友打卡

  不請自入瞧稀奇

  讓當事村民更鬧心

  7月3日晚間開始,老蒲家中頻繁上演怪事的消息,在網上不脛而走,並逐漸演變成人們口中的“靈異事件”。坊間瘋傳這家人東西好端端的,轉個身的時間就又撒得滿地都是,洗發水、廚房裡的鍋碗瓢盆、床上的被子、毯子、電視無一幸免,還有水杯到處亂飛……

  7月4日一早,便陸陸續續有好事者進村,圍著這棟新建不久的小別墅轉悠,或是趴在窗戶上費力地往屋子裡看。

  7月5日,記者前往村裡採訪當天,一路上碰到不少人或騎摩托車、或開著小車進村,甚至有人專程從南部縣城開車數十公裡到附近場鎮上,然后找輕車熟路的摩的司機帶路前往。

  一位附近的村民告訴記者:“這兩天,來這裡的起碼有上千人,都是來看‘靈異事件’的。”

  7月4日下午,甚至有一名“法師”也來到老蒲家中,在圍觀者的目睹之下,現場施法。

  阿福對此很反感,有不少陌生人未經他的同意,直接進入家中,樓上樓下查看,“人太多了,你根本阻止不了。”

  就在7月5日下午,記者看到,仍有幾名圍觀者不顧勸說徑直走進老蒲家的客廳,“我們看到網上說這裡……”還沒有等來者把話說完,阿福趕緊起身讓對方離開。

  警方調查

  所謂怪事系人為

  7月5日一早,南部縣宏觀鄉政府相關負責人和轄區派出所民警趕到阿福家中,並在這棟屋子裡待了一整天,但並未發現任何異常。

  記者連日來跟蹤發現,在政府和警方到訪后的接下來幾天,老蒲家中也再未發生過任何異常,所謂的“靈異事件”似乎消失得無影無蹤。

  為何有監控就沒事 拆掉監控就發生怪事?

  7月5日一早,阿福開車帶著女兒小玲和父母,前往鄰鎮的醫院,當天他是陪母親去醫院輸液治療頭暈。早上8點左右,宏觀鄉人民政府相關負責人和轄區大橋派出所民警,在老蒲一位親戚的陪同下,進駐老蒲家,決定揭開所謂的“靈異事件”之謎。

  “我們早上去了之后,就對屋內很多地方都做了標記,並進行了拍照攝像,哪怕是屋內有一丁點的異動,都能通過照片前后對比看出來。”大橋派出所民警尚警官告訴記者,他們在屋內從早上一直蹲守到下午6點半離開,老蒲的家中並未出現任何異常。

  下午6點,在尚警官的帶領下,記者和老蒲的一位親戚,一同上到房屋的二樓和三樓巡查,一些早上由尚警官在房間裡做下的細節標記,仍和早上拍下的照片中的場景一樣,並無任何變動。

  老蒲回憶說,6月29日,他按侄兒的要求,將豬圈屋內的監控撤走,期間,老蒲的妹妹也來到家裡守著。后來,老蒲正在一樓的臥室睡午覺。“沒多久,孫女就過來喊我,‘爺爺,快點’。”聽到孫女的喊聲,老蒲前去查看,發現3個關豬圈舍的鐵門均已被打開。

  但老蒲一家想不通的是,為何這些怪事只是在白天發生,一到夜晚,家中反而並無任何異常?老蒲的妹妹懷疑,肯定是有人故意搞鬼。

  為何每次怪事發生

  總是8歲女孩最先發現?

  老蒲告訴記者,家中近期頻繁發生的怪事,幾乎每次都是8歲孫女小玲最先發現,然后通知大人的。

  7月5日下午4點左右,阿福開車載著女兒和父母回到村裡。進屋后,尚警官叮囑,所有人都隻能在一樓客廳等待,誰也不准上二樓和三樓。不過,老蒲的8歲孫女小玲回家后一個舉動,引起了尚警官的注意。

  當時,小玲回家后,先是到一樓平時和奶奶睡覺的臥室裡換衣服,等換好衣服來到客廳后,正好尚警官進入臥室排查,卻意外發現,小玲將換下的一條裙子隨意扔在地上,除此之外,地上還零散扔著一條冬天才會穿的牛仔褲,還有一件秋衣,三件衣物是分開散落在地板上的。

  尚警官很肯定,在小玲進入房間前,牛仔褲和秋衣並沒有隨意扔在地上。尚警官通知小玲父親阿福到臥室佐証了這一細節,隨后又折回客廳詢問小玲為何如此。小玲解釋說,地上的衣服是自己要去洗的。

  接下來的整個下午,小玲就待在一樓客廳,和兩歲的妹妹玩耍。盡管家中頻繁發生大人眼中的諸多怪事,但從這個小姑娘的身上,似乎沒有看到害怕。

  有村民猜測,女孩的爸爸長期在外地打工,會不會是孩子希望爸爸能多回家看看,所以上演了一幕幕“怪事”,希望引起家長的注意。

  阿福事后也私下跟女兒交流過,但女兒再三表示家中發生的那些怪事與自己無關。阿福說,自從政府和警方到訪后,家中再未發生過類似怪事。目前,阿福已經帶著女兒回到城裡過暑假,他說,自己希望這件事能就此結束。

  官方通報

  宣傳封建迷信的“法師”被拘留

  7月8日晚,南部縣宏觀鄉人民政府通報稱,7月4日晚,村干部發現此事后立即向宏觀鄉人民政府報告,並聯系了大橋派出所,大橋派岀所隨即派出民警介入調查。宏觀鄉人民政府、該村村委會、大橋派出所連續數日駐守該戶,通過技術手段調查並詢問了蒲xx及其家屬,至今為止,未發現有任何靈異現象。且蒲xx承認,網上所傳“剛整理好東西,一轉身就又亂了”不屬實。

  通報稱,目前,一名借此斂財生事宣傳封建迷信的“法師”已被公安機關依法拘留。經鄉、村、派出所調查,判定是人為所致。宏觀鄉黨委、政府目前還在密切配合有關部門繼續調查,請廣大群眾理性思維,不信謠不傳謠,如有任何違法行為將依法追究當事人責任。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王超 攝影報道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