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來,我國電話普及率從0.05部/百人躍升至125.29部/百人

連接你我 通達世界(大數據觀察·輝煌70年)

本報記者  宋豪新  王  政

2019年07月05日06:3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工信部
  本版制圖:張丹峰

  “今天的萵苣很不錯。”四川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理縣八角碉村的“蔬菜經紀人”石旦真站在田間,掏出手機對准即將裝車的萵苣拍照,並發到了朋友圈。很快,就有熟悉的蔬菜經銷商留言詢價。一車萵苣還沒裝完,就已經在石旦真的朋友圈裡“賣”得差不多了。

  八角碉村這個隻有200多人的寨子,每年向成都市場供應大約300萬公斤的卷心菜、萵苣等無公害新鮮蔬菜,人均年收入超過1萬元。而上世紀80年代,八角碉村裡的500多畝地種的大多是青稞、土豆、玉米等傳統作物,人均年收入隻有200多元。

  一路走來,村裡通信業的發展既是焦點,也是縮影。

  曾經,電話是個稀罕物

  今年75歲的阿稱老人,曾經是村裡的會計。記者見到他時,老人正坐在自家的客廳裡,通過光纖網絡收看高清電視節目。回憶起村裡通信的發展,老人說:“在我們村通電話之前,跟大山外面的聯系,隻能靠路過的客車或外出的親友幫忙帶信。要打電話或發電報,隻能自己走到鎮上的郵電局,那兒也隻有1部電話。”

  電話,在這個藏區鄉村曾經是個“稀罕物”。實際上,在新中國成立初期,電話確實是個“稀罕物”。當時,我國電話用戶隻有21.8萬戶。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郵電通信業網絡規模小、設備陳舊、技術落后,工作效率普遍較低。1949年,我國電話普及率僅為0.05部/百人,郵電業務總量也隻有2.58億元。

  新中國成立以來,郵電通信業在增強綜合能力、提高技術裝備水平、提供郵電業務和服務等方面都有了長足進步,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郵電通信現代化步伐不斷加快,綜合通信能力迅速增強。

  阿稱老人對村裡通電話時的場景記憶猶新。

  1998年4月6日,村裡開通了全國直撥電話,成為四川省藏區的第一個“電話村”。老人告訴記者,當時,全村54戶藏族居民,有49戶人家都安裝了電話。激動之余,阿稱老人自己畫了一幅長卷油畫,記錄了寨裡當時的樣子,至今仍挂在自家的客廳裡。

  如今,中國的移動通信用戶數、移動寬帶用戶數均位居世界第一

  電話通了,八角碉村的村民不僅能夠直接與外界聯系,在農忙時節,要是自家人手不夠,村民拿起電話相互聯系,很快就能組織起人手來。

  電話的到來讓村民們嘗到了通信暢通的甜頭,通信網絡的建設,則讓村民們轉換經濟發展方式,走上了致富路。2014年底,阿壩州建成全國第一個全光纖網絡覆蓋的少數民族自治州。與全州1339個行政村一起,八角碉村的通信從傳統的電纜傳輸邁入了光纖通信的高品質網絡傳輸時代,曾經的“電話村”成了如今的“全光網村”。網絡電視廣泛普及,智能手機幾乎人手一部。推廣藏寨民宿、網上訂票、景區推介、農村電商……一批批游客順著“網線”來到了村裡,一車車農產品又順著“網線”找到了客商。

  八角碉村不是受益於通信技術發展的特例。70年來,我國的通信業快速發展,通信網絡服務質量和覆蓋范圍持續提升,並由此帶動許多地方聯結更緊密、交流更順暢,從而獲得更多發展的機會。如今,中國的移動通信用戶數、移動寬帶用戶數已經雙雙位居世界第一,移動通信基站全球最多,4G商用網絡全球規模最大,以5G為代表的移動通信技術全球矚目。

  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的信息服務正在惠及更多百姓

  從單一種類到多種通信方式並存。2018年,我國電話普及率(包括移動電話)為125.29部/百人,固定互聯網寬帶接入用戶40738萬戶,移動寬帶用戶130565萬戶,互聯網上網人數從1997年的62萬人迅速上升至82851萬人。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的信息服務正在惠及更多百姓,億萬人民在共享互聯網發展成果上擁有更多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通信對經濟社會發展的驅動作用日益凸顯。我國電信業務總量從1978年的19.17億元增長至2018年的65555.73億元。移動電話的普及應用、寬帶網絡的技術革新、互聯網經濟的蓬勃發展,通信業的每一次發展變革都實實在在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也為中國經濟發展注入嶄新活力。

  從發電報到通電話、用手機,再到無處不在的互聯網應用、智能終端……通信技術的更新換代,不僅讓八角碉村藏家兒女了解了外面的世界,也讓人們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05日 07 版)

(責編:李強強、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