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起,成都全市惠民補貼“一卡”發放

2019年07月01日07:33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一卡通”變“一卡統” 扼住伸向群眾腰包的腐敗之手

  第一批惠民補貼

  發放時間

  第一筆資金發放時間為7月5日

  發放金額

  第一批共計2億補貼資金將發到全成都35萬多人的社會保障卡銀行賬戶裡

  發放項目

  最低生活保障金、分散養育孤兒和艾滋病毒感染兒童基本生活費、分散特困人員救助供養金、困境兒童生活補助資金等

  到賬狀況

  會有短信提醒

  今年7月起,一張普普通通的社會保障卡將有新功能。成都市將通過社會保障卡,分兩批實現現有46類70項補貼資金的“一卡通”發放,補貼資金項目包括農村危房改造補助資金、困難群眾救助資金、社會救助救濟資金等。7月當月,第一批共計2億元補貼資金將發到全成都35萬多人的社會保障卡銀行賬戶裡。

  小小改變,背后卻是一篇基層反腐大文章。為堵住制度性漏洞,從源頭上解決因多頭發放、分散發放、多環節發放產生的腐敗問題,成都探索“一卡通”治理的后半篇文章。從“一卡通”到“一卡統”,扼住伸向群眾腰包的腐敗之手。

  隱患

  部分村干部隨意調用 造成“微腐敗” 303人因它受到黨紀政紀處置

  “雙流區農村發展局農機推廣站原站長馮文霞在審核財政補貼工作中玩忽職守,致使豐收合作社法定代表人王某某違規騙取國家財政補貼126萬元,王某某已判決,馮文霞受到留黨察看一年及政務撤職處分,涉嫌玩忽職守犯罪問題移送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去年8月,成都市紀委監委公開曝光的一起典型案例受到廣泛關注。這也是成都市開展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一卡通”管理問題專項治理以來,被通報典型案例中的一例。

  由於過去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實行一類一卡、多卡直發,群眾辨識使用混淆,一些地方部分村干部隨意調用等造成的腐敗問題日益凸顯。去年6月,成都市開展“一卡通”專項治理以來,共發現問題1306個,303人受到黨紀政紀處置。

  龍泉驛區同安街道福聖社區工作人員羅懷在審核殘疾人護理補貼中工作疏忽,殘聯專干林世全、劉長英審核資料把關不嚴問題﹔邛崍市夾關鎮雕虎村原黨支部書記楊安旭套取扶貧資金問題﹔金堂縣竹籬鎮馬鞍村村委委員、文書雷三華在五保信息管理工作中履職不到位問題……查處的問題中,不乏在政策宣傳解讀和資金發放過程中滯留克扣、虛報冒領、騙取套取、截留挪用、貪污侵佔的,也有在財政補貼申報審核過程中優親厚友、吃拿卡要、濫用職權、以權謀私的。

  案例

  村干部代為保管銀行卡 兩次“暫借” 轉走45000元私用

  “本來是家人生病急需用錢,想著從卡上暫借,結果取錢花了也沒人發現,就拖著沒有還……”說起當初的一念之差,青白江區紅陽街道順江村的村委會主任張秀瓊坦承,監管不嚴給了她“伸手”的可乘之機。

  事情還要從2013年9月說起,順江村有一名重點優撫對象李某,因患有精神分裂症且無親屬照顧,長期在青白江區精神病防治院住院,區政府每月向其指定銀行卡發放補助。又因李某沒有親屬照顧,順江村便安排了村兩委成員李興常作為李某的照料人,並替其代管優撫等補助的銀行卡。9月某日,張秀瓊因家人生病住院急需用錢,一時籌不到足夠的費用,便想到了李興常代管的卡上有不少錢,並自己也只是“暫借”,便擅自讓李興常將李某銀行卡上的30000元補助資金轉到了自己的私人賬戶上。

  事后,李興常多次催張秀瓊將錢及時還回李某的卡上,可都被張秀瓊以拿不出錢為由拒絕。一拖再拖,轉眼就到了2017年,李興常看到都這麼久了,錢沒還上也無人發現,一種僥幸心理在心底萌發了。2017年3月,李興常剛好遇上急需用錢的事情,也就依樣畫葫蘆從李某的卡上取了15000元私用。

  兩次伸手,李某銀行卡裡共計45000元補助資金,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了村干部張秀瓊和李興常的腰包。

  督查

  多部門全面清理“一卡通” 察訪6723次 揪出1306個問題

  2018年6月下旬,成都市紀委監委與市財政局、市統籌城鄉和農業委員會、市審計局、市金融工作局聯合印發了《關於在全市開展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一卡通’管理問題專項治理的通知》,從6月上旬至9月下旬集中開展專項治理。

  財政部門全面摸清底數,全市共梳理出發卡數量518萬余張,涉及資金59.83億余元﹔紀檢監察機關履行監督責任,督促推進各項任務落地落實﹔審計機關結合強農惠農財政補貼資金使用“一卡通”情況專項審計調查,排查問題線索﹔有關職能部門主動配合,對比數據、實地核查……一場惠民惠農領域的專項治理,在成都啟動。

  讓張秀瓊和李興常再也坐不住的,是當月四川省紀委監委發出的《關於限期主動說清問題的通告》。《通告》指出,“對限期內主動說清問題的,綜合考量性質情節、覺悟態度、后果影響等因素,積極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分類甄別處置,可以依紀依法從寬處理﹔對限期內未主動說清問題,以及對組織不忠誠、不老實,避重就輕、欺騙組織的,一經查實,依紀依法嚴肅處理。”

  在紅陽街道隨之召開的專題會上,兩人才意識到自己所犯的過錯和問題的嚴重性,趕緊在2018年7月8日將私自挪用的錢還到了李某的銀行卡上,並主動走進了紅陽街道紀工委辦公室。

  鑒於張秀瓊、李興常在通告期限內主動說清問題,且及時退還資金45000元,積極配合組織處理,2018年8月,成都市青白江區紅陽街道紀工委給予兩人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專項治理期間,通過明察暗訪、查閱資料、個別訪談等方式進行監督檢查,全市開展明察暗訪6723次,走訪群眾29289人,共發現問題1306個。

  斷源

  “一卡通”變“一卡統” 錢走到哪一步 全在監管系統裡

  “每一筆資金發放后,老百姓手機會收到實時的信息提醒,清晰說明到款時間、補貼種類、款項金額、發放單位,讓老百姓的錢每一分都清楚明白。”市財政局社保處相關負責人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6月27日,社會保障卡“一卡通”發放監管平台上線運行,個別區縣分散養育孤兒和艾滋病毒感染兒童基本生活費試發成功,到賬短信提醒實時推送﹔7月當月,預計2億余元補貼資金將發到全成都35萬余人的社會保障卡銀行賬戶裡。根據業務主管部門發放安排計劃,第一筆資金發放時間為7月5日,發放項目有最低生活保障金、分散養育孤兒和艾滋病毒感染兒童基本生活費、分散特困人員救助供養金、困境兒童生活補助資金等,到賬的同時會有短信提醒。

  70項補貼資金通過“一卡通”發放,背后是多部門共建的成都市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社會保障卡“一卡通”發放監管系統,通過大數據打通各部門數據壁壘,實現對惠民資金發放的全鏈條監督覆蓋。市財政局社保處工作人員向記者演示平台的試運行,從職能部門受理、審批、撥付申請,到財政部門審批都一目了然,“錢走到哪一步了,都在監管系統裡。”

  成效

  切實做好后半篇文章

  一體推進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已經率先試點運行的郫都區,可以檢測出大數據監督“一卡通”的實效。在監管系統裡,郫都區財政局負責監督管理全區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的撥付、預算執行等情況,對異常資金及時進行糾偏﹔7個相關職能部門負責職責范圍內補貼事項的線上審批、動態審核、資金發放等工作,靠前監督、跟蹤查核數據比對異常情況﹔區紀委監委強化“監督的再監督”,根據預警情況及部門管理的行為數據,督促相關部門切實履職盡責,強化問責。自平台運行以來,每一次補貼申請、發放都與大數據精准匹配、校驗,代替了人為判斷過程,確保申請對象信息准確、資格達標。截至目前,郫都區全區40類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全部上線運行,每年涉及資金1.7億余元,惠及群眾41萬余人次。

  “財政惠農資金的集中發放,可以改變過去多渠道發放等諸多問題,實現統一渠道、統一管理、直接發放,從源頭上預防群眾身邊的腐敗問題。”市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相關負責人表示,“多卡”變“一卡”,“一卡通”變“一卡統”,從制度上堵塞漏洞,共同織密監管網絡,實現對項目資金的全過程有效監督。

  值得一提的是,社會保障卡“一卡通”全面啟用后,任何人不得強制收集、代管享受補貼人員的社保卡並代為領取補貼資金,不得向享受補貼人員索取補貼資金。低保戶、“五保戶”、殘疾人、精神病人、未成年人等,確需他人代管代持社會保障卡的,按照《成都市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社會保障卡“一卡通”代管代持暫行辦法》規定嚴格審批授權。

  上述負責人說,前期“一卡通”專項治理以查清案件、摸清問題為主,今年推動“一卡通”向“一卡統”轉變,同時進一步暢通監督舉報渠道,廣泛公布來電、來信、來訪以及網絡舉報等方式,深挖嚴查問題,切實做好后半篇文章,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相信7月份后不規范的行為將會大大減少直至杜絕。”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鐘茜妮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