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發布考古新發現 正府街地底下 有個明代王府!

2019年06月27日06:48  來源:成都日報
 
原標題:正府街地底下 有個明代王府!

成都作為一座歷史悠久的城市,有不少昔日古城的“往事”都被掩埋在地下,說不定你每天經過的大街小巷下面就是千百年前的另一個世界……

昨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對外發布考古成果,又一明代王府被“定位”!成都市最中心天府廣場北邊不遠的正府街上,發現一處唐宋時期大型高等級建筑基址遺跡——明代郡王慶符王府建筑遺址。在這裡,出土了大量龍紋、鳳紋琉璃瓦當、滴水等建筑構件。

“城市核心地帶的大型建筑基址對於復原城內歷史格局具有重要價值。”考古現場負責人唐彬說,另外,遺址緊鄰明蜀王府蕭牆北部,明代建筑群規模大、等級高,對成都歷史來說,能與蜀王府相互補充,豐富研究明代藩王的實物材料。

再現五代“七開間”高等級建筑

或為羅城擴建后政府建筑

走進遺址,這裡是距離地表大約3米處的考古現場。顏色分段明顯的土層,從清代積壓到唐宋時期。遺址上道路的地磚、水井等昭示著這裡曾經的繁華與熱鬧,經考証,它們來自於唐宋時期。

記者在現場看到,這裡大大小小的卵石方塊清晰可見,“這些稱為磉礅,是古代建筑的基礎。柱礎在地面之上,而磉礅就是在柱礎之下承重的。”考古現場負責人唐彬介紹,通過磉礅的位置,考古工作人員可找到古建筑支柱所在地,並以此為基礎復原古建筑的建筑格局。

成都,一座具有很強歷史延續性的城市。從開明王朝時期開始至今2300多年,城址未變、城名未改、中心未移,彰顯出成都這座城市強大的生命力和深厚的文化底蘊。

2017年,考古隊員在青羊區的西城花園小區文物勘探工作中,發現75座古墓,年代從戰國晚期至唐宋年間。今年5月,通錦橋附近發現的唐及五代,清代兩個時期的城牆,為研究成都古城牆不同時期的變遷過程、位置和修建方式等進一步補充了資料,對研究成都城市與社會面貌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實物資料。

唐彬介紹,該唐宋時期建筑遺跡,主要分布於發掘區中部,根據建筑磉礅打破關系及出土瓷器,修建年代至少可分晚唐、五代與宋代3個時段。唐彬拿出成都唐宋時期地圖向記者介紹說,“這圖上的幾個城門與清代地圖對比看來,是沒有改變位置的。通過地圖來復原,我們可以發現,老成都的北門、南門、大東門、大西門的軸線交叉之地,就在遺址附近。這也表明,正府街遺址在唐宋時期,就是成都的城市中心。”

據介紹,此處遺跡初建於晚唐時期,建筑規模較小﹔五代時期進行大規模擴建,以建筑間的天井為分隔,形成了主體建筑面闊七開間的多進深院落格局﹔宋代基本沿用五代時期的建筑朝向與大部分磉礅,並進行小范圍增補或改建。七開間在古建筑中是什麼樣的體量?唐彬介紹,九開間是中國古建筑最高級別,而七開間則是僅次於九開間的高等級建筑。這也是成都近年來發現的較大的古代建筑。“這應該是一處建筑群,但根據目前發掘情況,這個應該不是主體建筑,應該是偏后或偏前的過道式建筑。通過其規模可以推測,應為高等級官府衙署或者廟宇類建筑。”唐彬說。

龍紋瓦當、鳳紋滴水

揭示明代郡王慶符王府所在地

上世紀90年代起,位於成都市中心的明蜀王府漸漸顯露真容,變成可觸碰的歷史。明蜀王府遺址是在成體中心被發現的,而成體中心的地理位置本來就在古成都皇城的范圍之內。皇城被御河環抱,御河通過金河連接西郊河和府河,為上水之地。靠近明蜀王府蕭牆的此處明代建筑規模較大,實用性建筑構件極多,青色琉璃瓦佔比較高,結合明代天啟成都府志圖標識,其地理位置在明蜀王府北部蕭牆外,考古人員最終確認此處應為明代郡王慶符王府。

據介紹,此處明代建筑遺跡主要分布於發掘區北部及南部,以南北兩座建筑基址為代表,反映出該建筑群至少存在東西兩組院落,布局規整,皆為正南北向。南側建筑基址還保留著部分地磚、排水溝及房屋墊土,地磚由大塊方形紅砂石砌筑﹔北側建筑基址四周有卵石拼砌的散水,砌筑考究。

“在整個發掘區明代地層及灰坑中,出土大量仿木建筑構件,包括琉璃龍紋瓦當、滴水,琉璃鳳紋滴水,琉璃斗拱,琉璃脊筒、龍吻等脊梁上的大型構件以及龍、獅子、麒麟、天馬、海馬等屋脊走獸,這些都不是普通民居能夠使用的建筑材料。其中,還包括一塊帶字的脊筒,上書‘天東四’,推測與方位有關。通過我們拍攝的全景圖,發現這一南一北兩個位置的對比,我們至少可以確定蜀郡王府的兩條中軸線,甚至這附近還有可能發現更多的建筑。”唐彬介紹,“慶符王的資料歷史上記載很少。我們已知的是慶符王府這個延續了好幾代,並不是指的某一個具體的蜀郡王。我們已經確定了蜀王府在天府廣場以北、成都體育中心一帶,而明代郡王慶符王府則在蜀王府的東北邊。在清代張獻忠屠蜀之后,這片區域最大的改變就是成了民居。”

記者 李雪艷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