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扶400多個孩子

這位監獄警察成了服刑人員子女的“青爸爸”

2019年06月10日08:14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幫扶400多個孩子 這位監獄警察成了服刑人員子女的“青爸爸”

  劉青鬆把服刑人員想對孩子說的話錄了視頻,放給孩子看

  劉青鬆走村入戶看望孩子

  小姑娘阿呷緊緊攥著監獄的資助金,即將登上前往廣州的火車,劉青鬆掏出口袋裡僅有的500元,塞到阿呷的手中。“青爸爸!謝謝你!”阿呷登上火車,揮手與劉青鬆道別,她早已淚流滿面。

  車輪徐徐轉動,劉青鬆不停向車內的阿呷揮手,不斷重復喊著:“到了那邊,要聽話哦,好好讀書”。作為一名工作20多年的警察,他見過太多離別的場景。這一次望著火車遠去的影子,這位鐵骨柔情的漢子眼圈紅了。

  劉青鬆與阿呷並非父女關系,也沒有任何血緣關系,阿呷只是劉青鬆幫扶的一名服刑人員的女兒。

  劉青鬆是四川省攀西監獄的一名監獄警察,2011年以來,他不僅力所能及的開展幫扶,更積極協調當地政府、社會公益組織,為249名服刑人員的353名未成年子女爭取到助學金,累計幫扶了442個孩子,讓他們重返校園、走上工作崗位。孩子們寄來了數十封感謝信,有的親切地稱呼他為“青爸爸”。

  八年

  累計為517名服刑人員

  解決上戶、駕照年審等實際困難

  記者見到劉青鬆時,他正在打電話安排給一名服刑人員的孩子發放助學金的事宜,“一定要按時發放,不然孩子可能沒有生活費。”

  劉青鬆現在有兩個身份,一個是四川省攀西監獄教育科副科長,負責服刑人員的教育改造﹔一個是“劉青鬆幫扶幫教工作室”負責人,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對服刑人員貧困家庭的未成年子女進行幫扶。

  1997年,劉青鬆大學畢業后分配到了攀西監獄工作。2011年,劉青鬆轉戰教育改造戰線,尤其關注幫扶幫教方面。從那時起,劉青鬆就開始對獄中的服刑人員進行幫扶。“一開始,主要是對服刑人員進行幫助,比如聯系地方對特困家庭、重大變故家庭解決低保或臨時救助,或是聯系公安部門,協助解決服刑人員子女的戶口問題,后來也會聯系交管部門、勞務輸出基地等,幫他們解決諸如駕駛証換証難、臨釋人員找工作等問題。”

  雲南籍服刑人員陳某的孩子,因沒有戶籍,一直未能上學,而要上戶籍,必須做親子鑒定。在收到陳某的求助后,劉青鬆與當地公安部門積極協調,為解決父子異地鑒定難的問題,劉青鬆又與涼山州公安局反復協調,最后確定由當地公安部門採集孩子血樣、監獄採集父親血樣,一同送到涼山州公安局進行親子鑒定,再將鑒定結果郵寄回當地派出所上戶。最終,陳某的孩子順利上戶。

  服刑人員沙某曾經有段時間總是失眠,劉青鬆得知該情況后找他談心。原來沙某服刑前是一名大型客車司機,駕駛証即將到期,擔心自己在監獄裡無法按時換証,A1駕駛証就會成為一張廢紙。

  服刑人員換証難是個普遍問題,在請示監獄領導同意后,劉青鬆聯系了涼山州交警支隊、涼山州第二人民醫院機動車駕駛人體檢中心。經多次協調,為服刑人員換証開通了綠色通道,醫生定期進監獄為換証服刑人員體檢,監獄民警攜帶服刑人員資料到車管所集中辦理換証。服刑人員沙某的煩惱事解決了。

  據攀西監獄統計的數據顯示,8年來,劉青鬆累計為517名服刑人員解決類似孩子讀書、上戶、駕照年審等實際困難。

  緣由

  幫助服刑人員的子女

  “孩子們是無辜的”

  在多年工作中,劉青鬆和同事發現服刑人員在獄中最割舍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孩子,最憂心的是孩子無人撫養。

  2015年,劉青鬆去雲南某縣探訪服刑人員子女。“他們家真的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三個孩子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兩位老人體弱多病,家裡幾乎沒有經濟來源,孩子們生活都困難,更不要說上學。”三個孩子眼巴巴地望著劉青鬆,這一雙雙清澈黑亮、充滿渴望的眼睛,擊碎了他的內心,“我就想幫幫他們。”這是他幫助服刑人員子女的開始。

  “為什麼要幫這些孩子?”這是劉青鬆常被問及的一個問題。他總是這樣回答:“每個孩子都應該被父母寵愛,父母犯了罪,但他們的孩子是無辜的。”他認為,服刑人員觸犯了法律,理應受到法律的制裁,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其子女因此失去家長的呵護、家庭的關愛,也是受害者,“服刑人員的孩子不得不面對父母犯罪的陰影,有的孩子變得內向,甚至還要面對來自同學、鄰居、朋友不一樣的眼光。”

  這種環境下,服刑人員子女大多脆弱而敏感,對於陌生人都保持著警惕和防備。“對於這些孩子們來說,需要社會對他們有所關心和支持。”劉青鬆覺得這件事值得去做。

  足跡

  經常自掏腰包資助孩子們

  幾乎走遍了整個涼山州

  劉青鬆的妻子是攀西監獄的內退職工,家裡還有兩個老人需要贍養,僅憑監獄和他個人的力量想要幫助服刑人員的子女是遠遠不夠的。為此,在2015年,劉青鬆積極協調“從誡環教·西部益善”聯合會對服刑人員貧困家庭未成年子女進行資助。他還和涼山州關工委加強溝通,2015年11月,涼山州關工委與上海同一蒼穹下公益基金會簽訂了“同一蒼穹下涼山助孤助學項目”,資助涼山孤貧兒童。

  三年前,劉青鬆與攀西監獄的二監區教導員史斌賢到攀枝花某地家訪,得知服刑人員徐某某的孩子與80多歲的奶奶相依為命,剛剛中考完,因交不起學費,孩子就到鎮上的小餐館打工。劉青鬆多方聯系,為小女孩爭取到了“從誡環教·西部益善”協會的全額資助,赴廣州珠海商務職業學校學習。在送小女孩和其他兩個服刑人員子女去讀書時,劉青鬆又給3個孩子每人1000元做生活費。

  由於經常自掏腰包資助孩子們,妻子陳曉梅開始並不理解,“后來我也不反對了,能夠幫到這些孩子,我覺得也挺好的。”

  在同事史斌賢眼中,劉青鬆幾乎沒有周末或節假日,他常利用空余時間開展走訪或者幫扶工作。“他這個人不會開車,經常是坐班車,再換摩托車,或者步行兩三個小時,哪怕再遠再晚,他也要親手將助學金交到孩子和家人手中。”史斌賢覺得他這樣奔波很不方便,有時便開著自己的私家車,自費和劉青鬆一起下鄉入戶看望孩子們。

  在攀西監獄,走進以劉青鬆命名的幫扶幫教工作室,一副名為“愛的足跡”圖片十分顯眼,這些都是劉青鬆去過的地方。在涼山州17個縣市中,僅有木裡縣沒有去,周邊的攀枝花、雲南等地都有他的足跡。

  在劉青鬆的辦公室,還保存著數十封感謝信,有些是服刑人員寫的,更多的是幫扶的服刑人員子女寄來的,還有孩子親切的稱呼他為“青爸爸”。除了對監獄和劉青鬆的感謝,孩子們還會在信中描繪他們的人生夢想、傾訴生活中的煩惱。這些信,劉青鬆都精心收藏著。

  最近一次家訪,劉青鬆將服刑人員想對子女說的話制成視頻放在手機裡,播放給孩子們看,鼓勵他們好好學習。

  延續

  更多的社會力量參與進來

  愛心幫扶,他不是孤單一個人

  盧某某夫妻兩人因販賣毒品罪,分別在攀西監獄和涼山監獄服刑,他們的三個未成年孩子,靠政府救助和親戚接濟生活。攀西監獄將三個孩子納入助學項目救助,解決了他們的讀書問題。在走訪中,“同一蒼穹下”公益基金會向孩子們發放了心願清單,可兄妹三人什麼都沒寫,該基金會的秘書長楊銳問他們是不是想父母了,他們的眼淚一下子涌出來了。自父母入獄,孩子已有九年沒有見到他們了。去年,在劉青鬆和楊銳的積極促成下,三個孩子與父母在監獄相見,民警為他們拍下了一張等待了9年的全家福。

  八年來,共有249名服刑人員的353名未成年子女,獲得各類助學資金共計76.93萬元。尤其從2015年以來,在劉青鬆的努力下,“從誡環教·西部益善”協會、上海同一蒼穹下公益基金會等社會公益組織開始為他們提供助學金、讀書、就業渠道等方面的幫扶,西昌市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西昌市關心下一代基金會還專門針對西昌籍服刑人員貧困家庭未成年子女定期開展“暖心關懷行動”。

  2019年5月7日,“劉青鬆幫扶幫教工作室”在攀西監獄落地。目前,固定的成員有6人,都是民警。

  攀西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張學俊說,“我們希望通過劉青鬆一個典型,讓工作室發揮‘乘數效應’,通過加強與政府有關部門的聯系,聯盟更多的社會力量參與,動員更多的志願者加入,擴大服刑人員貧困家庭幫扶面。”

  讓劉青鬆和同事感到欣慰的是,到目前為止,在幫扶的未成年人當中,沒有發生輟學和犯罪的現象。

  去年底,剛參加工作的小李也成了幫扶志願者,他是攀西監獄一名服刑人員的孩子。小李的父親在監獄服刑,母親和父親離婚,他被寄養在姑媽家,初二便輟學。2015年,劉青鬆聯系了公益助學機構,爭取到3個幫扶名額,其中就有小李,他得到了讀書就業一條龍救助,從技術學院畢業后,到一家上市公司工作。對於劉青鬆,小李充滿了感激,逢年過節都會打電話問候。同時小李主動向監獄提出,要幫扶一名服刑人員的孩子。

  最近,在攀西監獄,越來越多的同事加入到“劉青鬆幫扶幫教工作室”中,這場沒有終點的愛心幫扶正在延續。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江龍 攝影報道

  部分圖片由攀西監獄提供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