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跟私教健身后 大腿損傷要求退款

2019年06月03日07:17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女生跟私教健身后 大腿損傷要求退款

  花4700元辦卡並購買了私教課,在成都上學的小周說,私教帶她做“坐姿夾腿”后,她大腿內側肌肉疼痛,之后被醫院診斷為“雙側股內側肌損傷”。按照小周的說法,事發時健身房內有監控,自己多次喊痛,被私教告知“正常”、“堅持”——但私教隻確認:小周反映過重,“我調整了重量。”

  小周看來,健身房應當退全款、賠償,健身房認為這項要求不合理。小周被健身房要求做鑒定,証明傷情與健身房訓練的關聯。一個多月的協商沒有結果,撥打市長熱線后,小周也開始向法院提交訴狀。

  女生:

  “跟私教健身后大腿拉傷”

  今年3月26日,小周在網絡上檢索后決定去IFS樓上的一家名為“舒適堡”的健身房看一下。“在那裡做了體質測試,私教說我存在亞健康、身體不協調等問題。”小周說,馮姓私教多次稱健身后問題會改變,“在她引導下,我花1100元辦了健身卡,又花3600元購買了12節私教課。”

  4月23日,小周去上第五節私教課。她表示,那天按照馮姓私教的要求做完5組馬步蹲后,她被要求做大腿內收肌的拉伸。按照小周的說法:教練直接將重量加到“45”,“我試了一下,和教練說‘不行’,教練下調了重量。”總共要做三組,“每一組休息時我都說過‘痛’、“不行”。”小周表示,教練一直讓她“堅持”,直到做完。

  接下來,她又被引導做其他項目。小周說,因為痛無法完成,她被私教帶到另一處器械練腰腹,並做了20分鐘的有氧運動。“然后我就自己做拉伸——沒有教練指導。”她認為,整個過程都能在健身房的監控中看到。

  “教練說,是正常的肌肉酸痛。”第二天,小周忍著痛去實習的地方上班,晚上又去了健身房。“太痛”,小周說,那天她沒健身,選擇蒸桑拿。第三天,疼痛加劇,“晚上睡覺好幾次被痛醒。”

  醫院:

  雙側股內側肌損傷

  第四天是4月26日,記者注意到,上午小周在微信上與馮姓私教說起了大腿內側肌肉痛的情況,並說“痛了三天了”。對方說“如果肌肉拉傷了,最近就不要動了”,又說“你自己把它拉傷了,拉伸時不能太用力”,並稱3-4天會好。當天晚上,小周再次和私教提及痛的情況,微信中對方稱“是正常的肌肉酸痛”,認為是“大腿內收肌”,並提出“熱敷”的辦法。

  就在當天晚上,小周說,因為“痛得不行”,凌晨12點半,她在室友的陪同下,打車去了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第二天下午,她又去了成都體育學院附屬體育醫院就診。小周出示了一張有醫生簽名的病歷,診斷處寫著:“雙側股內側肌損傷”。

  私教:

  “小周說過重 我調整了重量”

  4月29日晚上,小周和朋友一起去了健身房。“健身房說五一之后處理。”她們錄下的視頻裡,一位負責人表示,需要醫生出具証明后協商,“如果能証明傷是訓練中導致的,那麼最好﹔如果不能,我們再協商。”馮姓私教對於小周提到的“現場喊痛”情節,她只是確認:“她(小周)告訴我有點重,我就把重量從45調整到35。”她也提到,該項目完成后,小周曾自己做過伸展動作。

  次日,小周提出希望“五一”之前解決。微信記錄顯示,下午4點多,馮姓教練留言說:“‘五一’之后你把醫院証明、挂號單據等繳費記錄全部帶過來,前台給你處理退課問題。”

  5月8日再協商時,小周認為,對方的態度與第一次協商有了明顯變化。小周介紹,那天健身房方面提出一個方案:將其剩下的8節課轉讓,並轉讓卡,但要扣除相應的手續費。“我們不能接受這樣的處理。”小周說。

  健身房:

  訴求不合理 請做醫學鑒定

  5月31日下午,記者來到IFS6樓的舒適堡健身房。馮姓私教否認了小周的說法:“不是(那樣)的。我們帶她訓練的時候,重量、輔助在監控裡都可以看到。”接著她以找經理為由離開,再也沒出現。

  健身房內另一名“中心主管”現身並表示“經理不在”,記者的採訪訴求可由她轉告經理,再由經理通過郵件向香港總部申請。不過在前台,另一名謝姓“中心主管”又說,門店沒有權限向總部進行郵件申請。謝姓主管留下了記者的信息,並稱會告知經理,但是聯系到經理的時間不能確定。當晚,記者並沒有接到其所謂回復。6月1日,記者再度去往舒適堡健身房在IFS的門店。前台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我們經理說了,不接受採訪。”

  不過小周向記者出示了5月27日她和健身房溝通的電話錄音。電話中,一位工作人員確認接到過消協方面的電話。對於小周提到的私教此前讓她把單據交到前台送總部審批的事,這位工作人員說:“如果教練私人承諾了什麼,你可以跟教練去溝通。”對於小周的訴求,這位工作人員認為“不合理”,“沒辦法向總部申請”。該工作人員重申了退剩余私教課費、轉讓會員卡的方案,但要扣除20%的手續費。如果小周不能接受的話,“隻能說不好意思了。”末了,工作人員提出,若小周堅持認為系健身房的原因導致其受傷,“請去做醫學鑒定,當然對醫院等級、醫師名字和資格証都有標准。”

  目前,小周已撥打市長熱線反映此事,相關部門正在處理中。另一方面,小周也寫好了民事起訴狀,向錦江區人民法院提交,目前尚在審查。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彭亮 攝影報道(部分圖片據受訪者)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