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時六年打磨《昭君出塞》 李玉剛:在風雨中繼續走下去

2019年04月30日09:20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李玉剛:在風雨中繼續走下去

“李玉剛六年都不‘放過’王昭君。”近日,李玉剛的全新升級版詩意歌舞劇《昭君出塞》在天橋藝術中心上演,演出之后,一位粉絲這樣給他留言。

“他說中了我心裡想的。”李玉剛看到這句話深以為然,“昭君確實是我放不下的一個人物,我對《昭君出塞》執念很深。”

從萌生為昭君做舞台劇的念頭起,到把《昭君出塞》捧到台前,李玉剛足足用了六年時間。六年中,他賣房子籌錢,做出一版后不滿意又沉澱四年,期間拒絕了很多演出商的邀約,還遭遇了父親去世等打擊……如今,他終於如願了。

為“昭君”,賣房籌集資金

最近上演的《昭君出塞》,並不是李玉剛首次把昭君送上藝術舞台。

2015年,他曾和葉錦添一起制作過一個版本的《昭君出塞》。同時看過這兩次演出的觀眾會發現,兩個版本差別極大,從內容到人物塑造,到舞美風格,都不一樣。今年的版本可以說是一個故事更加集中、審美更加簡約的版本。兩個版本在李玉剛心中的地位都非比尋常。

眾所周知,李玉剛是通過央視《星光大道》走入觀眾視線的。他一直以反串女聲的形式表演,他的表演受到稱贊,也遭受了不少質疑和異樣的眼光。怎麼面對別人的眼光?自己的藝術方向到底在哪裡?李玉剛並非沒有掙扎過。而當接觸到昭君這個人物時,除了被她身上的家國情懷感召,李玉剛突然強烈地感覺到,“我可以懂她!”

“她一個弱小女子,一生顛沛流離背井離鄉,那種心路歷程可想而知。我17歲離開家,輾轉各個地方,那幾年中,沒在一個地方呆過超過三個月。”昭君這種輾轉他鄉、永遠探尋的經歷一下觸動了他。六年前李玉剛決定,要為昭君做一部舞台劇。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做舞台劇不是小打小鬧,最先需要的就是錢。“你不先組建團隊,墊付很多費用,別人怎麼會相信你是認真的。”當時李玉剛也沒有拉到贊助,無奈之下他賣了自己的房子,這才拿到了幾百萬元的啟動資金。在籌備的幾年中,李玉剛也不止一次拿自己商演賺回來的錢貼補《昭君出塞》,“《昭君出塞》就像我的孩子,我太珍惜它了。”

為沉澱,拒絕不少商演

第一版《昭君出塞》在2015年推出之后,很多人為李玉剛高興,可他總覺得不夠滿意。大概太鐘愛昭君這個藝術形象,他總覺得還可以挖掘更多。

“因為第一版中我同時兼任導演和主演,在編劇上也花了很多心思,做導演要操心的事情太多,導致在表演上可能沒有那麼多時間鑽研,留下了一些遺憾。”李玉剛這樣反思。其實在這幾年中,不少演出商找到他,希望可以將2015年的演出重新巡演,李玉剛都拒絕了,“我跟自己說停一停,別著急,我需要沉澱。”

“我當時的心情和昭君一樣,就像昭君在漢宮裡等待。”李玉剛做了這樣的對比。在今年上演的《昭君出塞》中,有一場戲叫“如素”,極簡的舞台上垂下紗幕,不少后宮佳麗穿得花枝招展,在畫師毛延壽面前招搖而過。唯獨昭君,穿著一身純白的服飾,邁著典雅的步伐款款走出,更不願賄賂畫師。等待她的,當然就隻有清冷的后宮。

其實在這幾年中,李玉剛心裡一直很糾結。他對昭君那麼喜愛,當然希望自己可以自導自演,做導演也是他的藝術追求,“我知道我的藝術方向,以后如果我不能在台前表演了,我是要轉做幕后的。”但再面對昭君這個角色,他又覺得自己應該把精力放在表演上。他一邊糾結一邊准備,直到去年夏天,他遇到了來自台灣的導演李小平,“他是京劇演員出身,對中外戲劇很懂,我想他會很懂我,認同我的藝術身份。”

此番專心做演員,李玉剛加入了不少全新的理解。他特意不做明顯的蘭花指,少做浮夸的女性化動作,“我希望通過內在的提升表達情緒,而不是過分雕飾。我希望回歸更真實的表演,這也是這幾年中我經常琢磨的事。”

為父親,送上“昭君”作禮物

在准備《昭君出塞》的過程中,李玉剛遭受了一次很大的打擊。2019年春節前,他的父親在老家病逝了。

“那時候我還在北京准備《昭君出塞》,父親是元月六日去世的,我到家他已經離開了。”說起這個話題,李玉剛用雙手扶住了眼睛和額頭,向后一仰頭,把額前的頭發掃了過去——這是整個專訪過程中,他做出的最大幅度的動作。“我內心很難受,覺得自己是個不孝子。”他喃喃自語。

父親的去世讓李玉剛沉寂了一段時間,直到父親去世的第44天,他才通過網絡發出了這個消息。“有一段時間我改掉了微信名稱,我叫自己‘李玉剛·父親的夢’,《昭君出塞》就是送給我父親的禮物。”李玉剛又一停頓,“我想他一定在天上保佑我,《昭君出塞》才得到了大家的認同。”

李玉剛說,這版《昭君出塞》對他來說也只是一個開始,《昭君出塞》會巡演下去,他的藝術之路也會像昭君一樣走下去,“我知道大家對我有質疑,覺得一個男人怎麼來演昭君,其實這才是偏見。我不是冠冕堂皇說大話,我很想讓大家知道,我一個七尺男兒是真的想把昭君演出來,真想用民族的藝術形式,把她的精神傳承下去。”

《昭君出塞》剛剛啟動時,李玉剛曾去西安昭君出塞的遺址採風。說是遺址,現在已經毫無痕跡,就在西安郊區。他想,那就在史書上說的遺址鞠個躬吧,沒想到當他鞠躬起身時,天空突然狂風大作烏雲密布。他抬眼望了望遠處的天空,“或許昭君出塞時候就是這樣的天氣吧,我也會在風雨中,繼續走下去。”記者 韓軒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