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山女子夜跑遇害案:昨日一審宣判 凶手被判死刑

2019年04月23日07:4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昨日一審宣判 凶手被判死刑

  王珉高手持一審判決書

  被告人李健 圖據法院

  宣判

  被告人因犯故意殺人罪、搶劫罪、盜竊罪,數罪並罰被判處死刑

  起底

  凶手生活中是個怎樣的人?沉迷網絡賭博輸掉15萬,多次毆打未婚妻

  悲劇

  受害者父母白發人送黑發人,“隻要求盡早嚴懲凶手,不需要一分錢的賠償”

  2019年4月22日,曾轟動全國的四川樂山女子王某欣夜跑遇害案,在樂山中院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李健犯搶劫罪、故意殺人罪和盜竊罪,被判處死刑。

  回顧:

  女子夜跑失聯

  數日后遺體被發現

  七星海棠小區位於樂山市中區大叢林巷附近,小區的背后幾百米,就是一個公園。2017年12月14日18時左右,31歲的王某欣從小區出發,前往公園夜跑,卻離奇失蹤了。

  她留下的最后訊息,是當日18時19分在朋友圈發布的一張公園照片。當天19時許,早已超過了王某欣應該返回的時間,母親范建英給她打電話,結果關機。隨后撥打多次,電話一直無法撥通。而給女兒的朋友們打電話,也均無結果。

  王某欣的家人及警方多方尋找未果。直到12月22日,當地警方突然通知王某欣的家人,失聯7天的王某欣的遺體已經找到,涉嫌搶劫殺人的凶手李健也被抓獲。

  一審:

  數罪並罰

  被告人被判處死刑

  今年4月22日上午,法院對該案進行公開宣判。經一審審理查明:2017年12月14日17時許,被害人王某欣前往綠心路環線散步過程中遇到被告人李健。李健在搭訕過程中,看到被害人手腕上佩戴的金手鐲后見財起意,威脅被害人交出金手鐲后讓其離開。

  在被害人離開,行至約七八米時,李健發現被害人掏出電話,認為其有報警的征兆,立即追上去搶走被害人的手機,並脅迫被害人進入綠心路環線旁邊的小路深處。為了讓被害人不報警,李健將手機和金手鐲還給被害人讓其離開。

  在發現被害人拼命往公路方向奔跑時,李健認為被害人要去報警,立即追上去,用手機底部擊打被害人的后腦致其倒地,后又用石頭多次擊打被害人的頭部,致其滑落到旁邊的溝渠草叢中。

  之后,李健在附近菜地找到一把鋤頭,挖坑掩埋被害人,並在清理現場后,攜帶被害人的一部手機、一隻金手鐲、一隻金戒指、三隻金耳釘及一副手機耳機逃離現場。第二天,李健將物品拿去典當。同月21日,民警在李健租住的屋內將其擋獲。

  法院判決:被告人李健因犯故意殺人罪、搶劫罪、盜竊罪,數罪並罰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人民幣15000元。同時對其搶劫、盜竊的金手鐲等物品予以追繳,並返還被害人親屬,對其違法所得13629元繼續予以追繳,並上交國庫。

  嗜賭的他

  釀成他人的悲劇

  輸掉自己的人生

  起底凶手

  嗜賭、暴躁,多次毆打未婚妻

  凶手李健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據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多方調查,李健嗜賭如命,網上賭博輸了10多萬元,偶遇受害人后見財起意﹔此外,他還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因為6萬元彩禮錢曾3次暴打未婚妻。

  網絡上賭博,輸掉15萬

  今年27歲的李健,是四川省樂山市馬邊縣人。根據此前檢方庭審中宣讀的李健的有罪供述,他迷上網上賭博,輸掉了10多萬元,加上結婚彩禮也花掉了不少錢,至事發時經濟非常困難,當天去散步時,遇到了王某欣后見財起意,最終搶劫殺人。

  根據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多方調查核實,李健2016年12月回到了馬邊老家。“他自己談了一個女朋友,是個護士。”李父稱,李家出了6萬元彩禮錢,兩人已經訂婚了,2017年6月,他從馬邊去了樂山。至於兒子迷上賭博一事,李父表示毫不知情。

  據知情人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李健在歸案后承認,經過朋友介紹,他涉足網絡賭博,不到一年時間,他就輸光了15萬元。不過,女朋友瑪赫某某對此也不知情,李健只是告訴她,自己跟朋友合伙開了家軟件公司,每個月有7000元分成。

  直到2017年9月,李健對瑪赫某某稱,軟件公司停了,暫時沒錢了。2017年10月,李健和瑪赫某某訂了婚,李家東拼西湊拿出了6萬彩禮錢,辦酒席還花了幾萬元。

  因為租住地離案發公園較近,李健經常去逛,對環境十分熟悉。

  為了彩禮錢,毆打未婚妻

  為了這6萬彩禮錢,李健曾3次對瑪赫某某動手。

  “之前耍朋友時感情還可以,隱藏得很好,但是自從訂婚后,一生氣就打我。”據瑪赫某某回憶,為了彩禮錢的事他們經常吵架,李健非常有控制欲,隻要不按他的意思來,就會冒火,還要罵人、打人。

  瑪赫某某第一次挨打,是在2017年10月,有一天李健在家中接了其母親一個電話后,當場就把手機丟過來打她,並掐住她脖子,她用力掙脫后跑出去了,李健撂下一句話,“你屋頭隻認得到錢,走了就不要回來了。”

  案發后的2017年12月17日,李健還沒被抓獲時,他和瑪赫某某在樂山岷江一橋上散步,見她在微信上跟朋友聊天,問她跟誰聯系,她沒理睬轉身就走了。李健隨即將她踢倒在地,她被嚇到了,爬起來就要回家,他又沖上去打。

  當天晚上,瑪赫某某回家后,在朋友圈裡看到王某欣14日夜跑失蹤的新聞,她想起李健那晚也沒回來,而是15日凌晨才回的家,還拿碘伏和創可貼處理手上傷口,就問他咋回事,他說是門夾的。她隱隱猜到,這可能跟失蹤事件有關聯。

  4月22日,在一審宣判過程中,身著紅色上衣的李健還不時面露微笑,但聽到“判處死刑”時,他的臉色陡變。宣判結束后,李健大喊“我要發言”,隨即被法警帶出法庭。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受害者家屬

  “隻求嚴懲凶手,不需一分賠償”

  等待判決的日子,對受害者的父母王珉高夫婦而言,是一段煎熬的時光,他們隻要求盡早嚴懲凶手,不需要一分錢的賠償。

  聽到判決結果后,62歲的王珉高和58歲的范建英夫婦不禁失聲痛哭。“感謝法律作出公正判決,維護了正義。”王珉高說,案發一年多來,自己終於可以鬆口氣了,但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痛,卻永遠難以抹去。

  四口之家隻剩老兩口

  王某欣系家中獨女,為了將她撫養成人,老兩口付出了太多。王珉高說,自己老家在樂山市五通橋區牛華鎮,他曾在服裝廠做縫紉工,老伴在建筑公司上班,后來企業破產,兩人都下崗了,他依靠縫紉技術擺攤,老伴則賣過水果、蹬過人力三輪車。

  在王某欣高中畢業后,被送入當地衛校讀書,但畢業之后,她沒有選擇當一名護士,而是當了某高校的成人招生老師。

  王珉高說,女兒的性格跟他一樣,外向、要強,家裡大小事她都自己做主,工作上也很認真負責,待人熱情,朋友也很多。女兒結婚后,先后育有一女一子,2015年,因為感情不和,女兒與丈夫協議離婚,外孫女跟了女兒,當時2歲多的外孫跟了父親。

  離婚時,女兒要了七星海棠的房子,當初就是考慮距離公園近,宜居。“房子都是她自己設計、找人裝修的。”王珉高說,2016年11月,老兩口、女兒、外孫女一起搬進了新居。茶余飯后,一家人都愛去公園散步。看到女兒的事業有條不紊,對老兩口也特別孝順,王珉高感到很欣慰。

  悲劇發生之后,王某欣的前夫葉先生將女兒接到了身邊,並告訴女兒和兒子“媽媽出遠門了”。對於王珉高夫婦來說,原本平靜的生活徹底被打破,四口之家隻剩下了老兩口。

  “生活總要繼續下去”

  直到去年年初的某一天,葉先生終於借機會告訴了孩子真相,“孩子慢慢長大了,也不能一直瞞著。”

  “盡管女兒並沒有哭,但看得出她心裡非常難過。”葉先生說,他已經重新組建了家庭,現在的妻子對姐弟倆也非常好。

  節假日的時候,王珉高夫婦會把外孫、外孫女接出來玩耍,但是不敢帶到七星海棠的家裡,害怕他們觸景生情。

  女兒去世后,王珉高將女兒的衣物等都付之一炬了。住在女兒用心裝修的房子裡,范建英時常以淚洗面,她每隔幾天就要去女兒以前住過的房間抹一下灰。

  很多時候,王珉高都勸老伴想開點,人死不能復生。王珉高告訴自己,必須堅強,在他心裡,有兩個心願:一是希望盡早判決凶手死刑,給所有人一個交代﹔二是要保重身體好好活著,要看到外孫、外孫女成家立業,希望能牽著曾外孫的手在街頭走一走,拍一張殘缺的全家福。他們隻要求盡早地嚴懲凶手,不需要一分錢的賠償。如今,閑暇時,王珉高仍在家裡接著縫紉的活計,既排解心中的郁悶,也掙點錢貼補家用。“生活總要繼續下去。”

  4月22日上午,一審宣判結束后,王珉高夫婦不禁失聲痛哭,連連向法官致謝。走出法庭后,他復印了一份判決書,“要燒給女兒,告訴她這個消息。”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顧愛剛 攝影報道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