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郫都區:鄉村振興路上一片繁榮

郭洪興

2019年04月22日08:51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編者按:2018年2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成都郫都區唐昌街道戰旗村時指出,戰旗飄飄,名副其實,要繼續把鄉村振興這件事做好,走在前頭,起好示范,讓村民收入像芝麻開花節節高。

2019年2月12日,全國鄉村振興人才培訓基地——四川戰旗鄉村振興培訓學院在成都市郫都區戰旗村正式揭牌。

“牢記囑托,感恩奮進。”中共成都市郫都區委書記楊東升在四川戰旗鄉村振興培訓學院首期干部培訓班上說,我們一定要把郫都建設好,振興鄉村,一定要走在全國前面,為全國作好示范。

 

郫都,歷史悠久、文化厚重,郫都人智慧勤勞。古有望帝教人農桑、叢帝治水興蜀﹔“西蜀子雲”流傳千古、蜀錦蜀繡賞心悅目、“郫縣豆瓣”百年飄香。

戰旗村豆瓣博物館內,工作人員正在忙碌。

發展鄉村振興,郫都一直在路上。依托“戰旗樣本”,郫都區編制出“農耕文化長卷”“首灌區田園長卷”和“天府慢生活休閑長卷”。

在實施中,統籌推進產業、人才、文化、生態、組織“五個振興”,依托自然資源,立足本土鄉村文化,產業布局合理。

走進郫都,鄉村振興亮點紛呈。

亮點一:依托“戰旗樣本”啟動全域鄉村振興

何為“戰旗樣本”?

2018年底,戰旗村村集體資產高達5700萬,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2.84萬元。也許數據不足以解讀“戰旗樣本”,發展的背后令人矚目。

走進國家4A級景區戰旗村,青磚、灰瓦、木門,綠樹間回廊蜿蜒、流水潺潺。整個村子以川西民居和鄉村林盤景觀呈現,如今成“網紅”和鄉村振興地標。

戰旗村一角

深入了解,戰旗村在集體企業集中化、耕地集中化和居住集中化三個方面形成了鮮明的特色,是郫都區最早進行三項改革的試點村,算是“戰旗樣本”之魂。

企業集中化指不僅有村集體百分之百產權的盈利企業,同時還引進外來企業,建設能夠吸納本地勞動力和農產品的生態產業體系。耕地集中化指建立集體性質的農業種植園之外,還進一步吸納外來資本建設一三產結合的現代農業園區。

居住集中化將原來分散的農戶安排到整齊干淨的樓房中,實現城市社區化生活。

另外,“戰旗樣本”不僅踩准農村土地產權改革的節奏﹔還有“資源換資本”的村集體資產管理公司,詮釋了農村金融制度改革新的注腳。

鄉村振興規劃如何?郫都區按照多規合一、產城融合、保護開發並重的發展理念,實施連片規劃、整體打造、分步推進﹔規劃建設鄉村振興博覽園和產業功能區、特色小鎮、新型社區、林盤聚落等示范項目﹔布局打造農村文化廊、民風廊、文化園等展覽陳列區,集中展示現代農業文明成果和成都市鄉村振興發展成效和改革歷程。

目前,以戰旗村為核心,聯合橫山村、火花村、西北村、金星村等周邊2.6平方公裡區域,規劃建設1+4泛戰旗鄉村振興示范片。另外,郫都區規劃建設的118平方公裡鄉村振興博覽園正在進行。

亮點二:依托傳統農業留住“鄉愁記憶”

鄉村振興,郫都區沒有忘記傳統農業。

有“韭黃之鄉”美譽的廣佛村,地處都江堰下游的徐堰河、柏條河、蒲陽河的沖積地帶,適宜韭黃生長。種韭黃的歷史已達300余年。

“廣福村聚焦韭黃,重視深加工,形成產業鏈﹔挖掘韭菜文化,發展盆景韭菜文創產品,延長產業鏈。” 廣福村黨支書汪生富說,三個產業聯動,深度融合后再發展韭菜大田旅游,這是與村民共商的結果。

以往,村裡由於水田多旱地少、排水不易韭黃保鮮時間短、產量低品種落后銷路不好,每畝年收入不到6000元,韭黃種植面積不到1000畝,逐漸失去了優勢。

為此,汪生富和村裡黨員干部帶領村民,調整土地種植結構,深挖排水溝渠,讓韭菜地干濕均勻,改善韭菜生長環境﹔學習新技術,引進新品種,通過實驗發明了“干撕”韭黃。如今,國外客商紛紛上門預定,村民在家就完成了銷售。

目前,廣福村已形成了2000多畝的韭黃種植規模,帶動周邊村組形成6000畝左右的規模,每畝收入4萬元左右,人均增收上萬元。

如何發揮規模效益和市場力量的再升級?引進精加工和深加工項目,讓手撕韭黃留下的廢棄物再次利用,韭農每畝再次增收2000元。

總的來看:老產業、新思維、大平台、金土地,廣福韭黃飄香。

依托傳統農業,先鋒村著力“記住鄉愁”。

2018年,郫都區規劃先鋒村打造“農夫記憶”景區。一年后,集農耕文化展示、農事體驗娛樂為一體的鄉村旅游品牌“農夫記憶”成為一張名片。

成果初見、未來可觀,追溯發展過程艱難而曲折。

先鋒村,是城市飲水源保護區。稻田花香、竹林相間,院落散居,典型的川西民居院落建筑。

“鄉村振興”如何搞呢?

“沒有固定的模式生搬硬套,隻有和黨員、村民一起商討,結合本村實際情況來發展。” 先鋒村黨支部書記任健說,最初村裡沒有錢。

錢從哪裡來?村委動員10名黨員和干部拿出自己家的房產証作抵押,貸款50萬“開火”。修路、改水,完善村裡的基礎設施。

50萬很快花完了,“農夫記憶”怎麼建?以村集體的名義眾籌,把村民帶動起來。在建設上,創造性的添加了農夫記憶元素。然后打造農夫食堂、農夫壩壩宴、農夫茶園、農夫耕作園、農夫動物園、農夫市街、農夫晒壩,農夫魚塘系列。如今,“農夫記憶”商標的蘿卜干、新鮮蔬菜、水果、生態魚成游客離開時的必帶品,村民增收了。

先鋒村的鄉村振興,被公認為“黨員打平伙”模式。真可謂:“小改變做出大文章,發展不離土不離鄉”。

亮點三:依托傳統文化 做強鄉村旅游

郫都,地處都江堰下游,八河並流,水資源極其豐富。同時,是蜀繡的發源地,有“蜀繡之鄉”美譽。

青杠樹村,中國蜀繡第一村。自古有栽桑養蠶織繡的傳統。如今是“家家女紅,戶戶針工”,依托蜀繡發展鄉村旅游紅紅火火。走進村子的另一端,“水隱桑田·繡裡體驗式主題文旅綜合體”的建設如火如荼。

郫都區青杠樹村的蓉秀坊內,繡娘揮肱織錦。

新建的綜合體,主要集桑蠶絲綢文化、蜀繡非遺文化、文化旅游產品研發、農業觀光、科普教育為一體。讓《馬鳴王的故事》情景再現:由蠶變繭、從絲到緞,蠶桑的歷史展現、蜀繡文化體驗。

其中,內設蜀繡非遺大師工作室、蜀繡非遺博物館、蜀繡非遺傳承學校、蜀繡研培中心、傳統工藝工作站、桑蠶文化展示及農作體驗、非遺衍生產品研發中心。

主要打造融生態、科技、產業、人文於一體的“蜀繡發展集聚區”“非遺產業綜合示范區”“非遺服務創新區”和“天府文化核心示范區”,形成強大集群效應,徹底改變了產業零散分布狀況,實現產業集群發展。另外,集中發展需要的繡娘、繡飾需要的裝裱師,運輸、物流、搬運工人,將解決大量村民就業。未來,家家女紅、戶戶針工、產城融合、幸福繡村。

蜀繡作品

再看農科村,是弘揚傳統文化的另外一種版本。

農科村,中國農家樂的發祥地,把農家樂文化傳遍全國。

農科村一角

“從前,是外面的人來向我們學習,現在我們必須到外面去學習,否則就跟不上時代的節奏。”友愛鎮組織委員、農科村黨委書記李君說,我們村80年代土地就不種糧食隻做盆景。

發展農科村增強干部力量,李君從鎮上派到農科村兼任書記。如今,農科村依托“川派盆景”和“農家樂”文化提檔升級,村委會和“徐家院子”共同成立運營公司向全國招商,主要打造“精品民宿”來帶動鄉村旅游。

郫都區將中式庭院與盆景融合打造的高端農家樂。

李君說,招商引資寧缺毋濫,必須符合村裡產業布局才可入住。否則,投資再多資金都不能進來。

發展鄉村振興,農科村走在前面,只是郫都區的一個縮影。在鄉村振興的路上,郫都一個村一個版本,一個村一個篇章,合在一起就是一本鄉村振興的教材。

郫都,如今的天空蔚藍、綠道幽幽,清水環繞、游客如織,一片繁榮。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