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隊員回憶爆燃現場:感覺大火就在后背燃燒 耳中全是呼嘯聲

陳曦 王波 實習生王凡

2019年04月04日07:03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4月3日下午,西昌突然下起了小雨。位於城郊的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營區內,雨水順著樹葉下落,滴答有聲,訓練場上顯得格外寧靜。

時間回到4天前,3月31日凌晨1點,大隊長張軍接到命令,帶領救火隊員從這裡出發,緊急前往木裡縣執行火場救火任務。當時的張軍沒有想到,這場無情的大火,將奪去30條鮮活的生命,其中26人,是他朝夕相處的兄弟。

大隊長張軍接受記者採訪。王波 攝

回到營區的救火隊員接受記者採訪。王波 攝

張軍告訴記者,當天,他們從營區出發,6小時左右后,隊伍抵達森林火災發生地——木裡縣立爾村。“起火地點海拔過高,溫差大,無人機鏡頭起霧,無法觀測火場情況。我們徒步靠近火場,8個小時后,到達火場上方一平台位置等待命令。”

下午4時許,隊伍分成了三個小組開始往回機動。第一組為西昌大隊六中隊,在教導員趙萬昆的帶領下,迂回到火場下方實施滅火,在扑滅一段火線后,發現在山崖上仍存在兩三個煙點,但山崖高達十幾米,隊員無法靠近。第二組由四中隊指導員胡顯祿和三中隊排長劉代旭帶領,從火場側方迂回到一煙點位置實施處理,這時火場情況基本得到控制,僅存山崖上的兩三個煙點。第三組是由木裡縣林草局局長楊達瓦等人帶領,迂回向火場機動,計劃對火場實施合圍。

當張軍所在的隊伍距離火場僅剩五六百米時,現場突發明火爆燃。他突然聽到一聲爆響,“蘑菇雲沖天而起,煙柱達到五六十米高”。濃煙迅速覆蓋了整個火場,大火呈扇面式燃燒擴散。

爆燃當時,四中隊二班副班長趙茂亦所在的小分隊正好跑到山脊,一棵大樹橫倒在面前,攔住去路。趙茂亦用盡最后的力氣爬了過去,之后,他滾下山坡。

“感覺大火就在自己的后背燃燒,耳中全是呼嘯聲。”趙茂亦和另外3名沖出了火場的隊友大聲呼喊,卻已聽不到后面隊友的任何回應。

來不及撤退的隊員,被大火吞噬,30名救火隊員失聯。

次日下午,30名失聯隊員的遺體被找到。此后,在木裡縣600名當地群眾的幫助下,遺體被送下山。

4月3日凌晨,前方救火隊回到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時,僅剩的10余名留守隊員在門口迎接,他們抱頭痛哭……30名犧牲隊員中,26名來自這個大隊。

一名從前方返回營區的隊員在休息室內沉默著。王波 攝

大隊營區1-203房間裡,床頭一本《政治教育筆記》赫然醒目,上面記錄了孟兆星近年來的黨課學習心得。這裡,是犧牲隊員孟兆星、李靈宏等的寢室。潔白的床單、整齊疊放的被子和衣物,還有工整擺放的桌椅,再也等不回它們的主人了。

圖為李靈宏生前的單人床。王波 攝

圖為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三中隊寢室。王波 攝

“被子是他們出發時疊好的,我們沒有去動它。”三中隊三班班長李其龍至今都不敢相信,曾經朝夕相處的兄弟們,如今已與他天人永隔。

“班長,我們又去打火了。”“行,注意安全。”這是3月31日隊員出發時與正休假的李其龍互發的信息。

4月1日,正在籌辦婚禮的李其龍接到消息:有兄弟犧牲。“我當時根本不相信,寧願把它看成愚人節的玩笑。”隨后,消息得到証實,李其龍感覺“天塌下來一樣”,馬上買了機票返回營區。“當中的一些小兄弟,我還曾手把手教過他們,甚至洗衣服、打掃衛生都是我教的。我不能接受。”

“沒有和兄弟們一起作戰,是我最大的遺憾。”李其龍說,雖然難過,但是他們不能因此倒下,因為,他們還要繼續完成兄弟們的事業。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