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農村養老 空巢如何變暖巢

2019年03月22日07:39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農村養老 空巢如何變暖巢

  安居區東禪鎮敬老院改造前的臥室。

  改造后的臥室。 曹一攝

  東坡區金葉養老服務中心改造前,空地成了停車場。

  改造后,在空地上建起老年人活動中心。 曹一攝

  四川省啟動農村養老服務體系建設試點工作已逾一年,帶來諸多探索與思考——

  “今年晚走半個月,先帶老漢找個靠譜的敬老院。”開春后,正在進行適老化改造的鹽亭縣雙碑鄉敬老院迎來了多個咨詢者,大多都是返鄉村民在外出打工前,帶著年邁的父母前來咨詢養老問題,在廣州打工的飛躍村村民張世成就是其中一位。聽說敬老院今年上半年改造完工后,老人房間衛生間會加裝熱水器、扶手、防滑地磚等設施,還要增加護理人員,張世成和父親都很滿意,當即就登記了預約入住信息。

  由於歷史欠賬問題和農村年輕人外出務工,我省農村空巢老人養老矛盾突出。一年前,省民政廳確定在綿陽市、眉山市所有區市縣,邛崍市、劍閣縣、遂寧安居區等22個縣(市、區)開展農村養老服務體系建設試點,探索符合四川農村實際、適應農村老年人需求的養老服務新路子。

  一年多來,各試點地區進行了哪些探索?破解了哪些難題?還有什麼問題亟需解決?近日,記者進行了深入調查。

  試點任務

  打造由縣到村、到老人家門口的多級養老服務平台,探索符合四川農村實際、適應農村老年人需求的養老服務新路子

  試點范圍

  省民政廳確定在綿陽市、眉山市所有區市縣,邛崍市、金堂縣、劍閣縣、遂寧安居區等22個縣(市、區)開展農村養老服務體系建設試點。既有經濟較發達地區,也有丘陵、山區等經濟欠發達地區

  試點路徑

  對已有的養老服務中心進行適老化改造提檔升級﹔開放農村社會養老服務市場,積極探索公建民營、公辦公營、民辦公助、合作經營等多種運營方式

  試點難題

  農村養老建設和運行經費缺乏制度保障,部門聯動乏力、持續運營困難、從業人員素質不高、社會參與不足等,都將制約試點成效

  □本報記者李丹

  試點之因

  隨著年輕人外出務工,空巢老人和農村養老欠賬問題凸顯

  “老漢,今天頭昏不?飯吃得怎樣?”仁壽縣和家歡怡康院裡,86歲的李永清老人通過養老院提供的“想家視頻”,和遠在深圳打工的大兒子李見超通話,視頻一接通,兒子就詢問父親的日常情況。

  一年前,家住仁壽縣文宮鎮花碑村的李永清老人突發腦梗,康復后走路不利索。李見超在電話中告訴記者,老媽很早就去世了,他一家人、弟弟、妹妹等都在外省務工,父親生病后,他們輪流請假回家照顧老人,“老漢康復后,他的日常照料成了問題,必須找一個靠譜的養老院。”

  在我省廣大農村,像李永清老人這樣有養老需求的不在少數。

  “我們調研發現,很多農村老人想找活動場所,卻沒有地方可去。”省民政廳社會救助處負責人說,據統計,2018年,四川全省60歲及以上常住人口1762.5萬人,佔人口總量的21.13%,比全國高3.25個百分點。我省65歲及以上人口1181.9萬人,位於全國第二。隨著年輕人外出務工,空巢老人和農村養老欠賬問題凸顯。“公共養老服務供給不足是普遍現象,但農村表現更為嚴重。”

  以地處山區的劍閣縣為例——該縣是我省最早進入老齡化社會的縣區之一,老齡化程度高於全國、全省平均水平。2016年,該縣農村每千名老人擁有養老床位僅0.05張,遠遠低於全國30.9張的平均水平,“不僅養老床位少,而且適老化設施基本是一片空白。”劍閣縣民政局局長魏仲文說。

  如何填補空白,化解難題?我省在22個試點縣(市、區)推進全省農村養老服務體系建設試點。“試點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打造由縣到村、到老人家門口的多級養老服務平台,讓更多空巢老人有地方養老。”省民政廳相關負責人表示。

  為了保証試點成果有可推廣性,我省選擇的22個試點地區中,既有眉山市等經濟較發達地區,也有劍閣縣等丘陵、山區等經濟欠發達地區。

  試點資金從何而來?據了解,去年,省民政廳從中央分配我省福彩資金中切塊5400余萬元支持試點地區,而各試點地區也加大了人力和資金投入。在此基礎上,各試點地區開放農村社會養老服務市場,鼓勵引導社會資本參與公辦養老機構市場化轉型,積極探索公建民營、公辦公營、民辦公助、合作經營等多種運營方式,讓農村養老服務中心、分中心建得起來、用得起來。

  試點之重

  農村養老服務試點的第一個重點,放在了對集中養老設施的適老化改造上

  家住劍閣縣普安鎮光榮村66歲的張玉琴老人多年前喪偶,兩個兒子都不在身邊,想去村裡的敬老院養老。但兒子們去看了敬老院條件后堅決不同意:“環境差、護理員少,連個耍的壩子都沒有。”大兒子劉強說。

  在這行干了28年的一家農村敬老院院長楊琳說,房間無廁所、上樓沒電梯、老人照顧老人等問題是很多農村養老院的“通病”。“很多農村老人都有希望到養老院養老的想法,只是因為養老院條件差,而不願意去。”省民政廳社會救助處負責人說。

  針對此,農村養老服務試點的第一個重點放在了對集中養老設施的適老化改造上。

  試點開始后,劍閣縣投入900多萬元進行全縣農村養老機構的適老化改造。“縣財政投入了52萬元對我們這裡進行適老化改造。”劍閣縣普安區域性養老服務中心負責人唐丕均告訴記者,之前,老人們都反映養老中心的操壩是泥巴地,下雨就不能出門耍。去年,養老中心在進行升級改造時,專門整修了院壩,安裝了健身器,樓上樓下都有無障礙設施,老人出行、健身、散步都更方便了。“此外,財政資金還提供了4個護理員的公益性崗位。”唐丕均說。升級改造剛剛竣工,劉強兩兄弟就把母親送來了,“每月800元,老媽說每天都有肉吃,環境還比家裡好。”

  “看到這個‘紅蘋果’,就曉得我的屋到了。”3月20日午飯后,眉山市東坡區白馬鎮金葉養老服務中心86歲的周素芳老人,散步一圈回到自己的寢室,指著寢室門上一個大大的“紅蘋果”牌子告訴記者。

  在這家我省先期完成適老化改造的農村公辦養老機構,記者注意到,每個房間門上不是傳統的門牌號,而是畫著木瓜、桃子、葡萄等水果圖樣,並張貼入住老人照片。“老人們記憶力減退,這樣方便他們形象記住自己的‘家’。”中心護理員李秀麗說。

  溫暖的服務背后是創新的運營機制。金葉服務中心推行“公建民營”改革,通過政府採購,引入專業社會養老服務組織運營養老服務中心,對入住老人進行精細化區分,提供專業服務;提升護理人員素質,實施輪崗制,在保証員工合理休息的同時,也保証老人得到更公平及時的照顧。這一做法,正在眉山全市推開。

  試點之探

  散居老人誰來照料?本土隊伍和專業隊伍齊上陣

  “李大娘,我們今天來幫你搭育苗棚子。”3月20日上午,洪雅縣中保鎮宋安村的互助養老服務小分隊來到留守空巢老人李素華家中,服務隊不僅幫孤寡老人做家務,還幫老人干農活。

  在中保鎮區域內,子女外出打工的散居空巢老人不少。當地探索推出“愛心儲蓄,鄰裡守望”積分制互助養老服務,動員村級后備干部、黨員骨干及有一技之長的鄉村醫生、農村工匠、理發師等人員組建服務隊,全面覆蓋80歲以上無自理能力的高齡老人、空巢老人、殘疾老人、失能半失能老人等群體。

  目前,宋安村互助養老服務小分隊已籌建了低齡老人互助養老服務隊、黨員志願服務隊、巾幗志願服務隊、青年志願服務隊、殘疾人志願服務隊等5個服務分隊。隊員們為散居老人提供生產生活服務后,將贏得相應的積分,憑積分可換取禮品以及今后的養老服務。

  “這種互助養老方式,挺好的。”宋安村低齡老人互助養老服務隊隊員村民鄒素芳說,她現在60多歲,還干得動,每個月固定3次為90歲獨居村民胡碧容洗衣、打掃房屋、理發洗澡等。為此,她獲得了20分積分,可以在村日間照料中心免費吃三頓午飯,或者存起來,以后換取養老服務。

  宋安村的做法,是我省農村養老服務試點中的一次有益探索。在我省農村,很多老人仍是分散居住,圍繞散居農村老人怎麼養老、誰來服務的難點問題,多地展開探索:眉山市東坡區在試點鄉鎮組建了銀齡志願服務隊、巾幗志願服務隊、青年志願服務隊,以無償、低償、積分鼓勵等方式開展上門服務﹔江油市、三台縣、鹽亭縣則充分發揮基層老年協會作用,為老人服務達33668人次……

  除了各種鄰裡服務隊,農村養老試點中,專業的志願隊伍也開始出現。在劍閣縣,以政府購買服務為主,老人子女承擔一定費用為輔的形式,讓專業服務團隊為農村散居老人提供專業的上門服務,送去義務醫療、康復、衛生、家政、心理慰藉等服務。“讓老人子女承擔一些合理的養老支出,開始慢慢被一些農村家庭接受。”魏仲文說。

  試點之問

  試點任務結束后,各級養老平台還能否像現在一樣正常運營

  盡管試點取得了一些成績,但多地也反映,伴隨著試點進入“深水區”,問題也在顯現:部門聯動乏力、持續運營困難、從業人員素質不高、社會參與不足等等,都將制約試點成效。

  “試點期間,各地投入了很多人力財力,保障也比較充分。”省民政廳廳長益西達瓦指出,但如果農村養老建設和運行經費缺乏制度保障,試點任務結束后,各級養老平台還能不能像現在一樣正常運營下去,是各地面臨的一大問題。

  益西達瓦的擔心得到了試點地區的証實。“我們的試點雖有一定成效,但仍難以滿足老年人日益增長的養老服務需求。”平昌縣委副書記蔡春生表示,目前,平昌全縣興建區域性養老服務中心18所,但民辦養老中心僅3所,養老床位仍然不足,“養老行業投資大、見效慢、回報低,社會資金興趣不高。”

  平昌縣的情況,在大多數的試點地區都存在。省民政廳社會救助處負責人認為,試點階段,有福彩資金和試點地區財政資金支持,但從長期來看,財政資金上,各級養老平台的建設和運行經費缺乏制度保障﹔引入社會資金,也需要探索更加有效的激勵政策。

  此外,各地還反映,農村養老服務專業人才整體缺乏,從業人員素質不高,專業化、規范化的養老服務供給能力不足,也將影響下一步的試點成果的推廣。特別是對散居老人的服務上,農村參與養老服務的本地社會組織較少,專業化程度低,市場化運行模式難以高效形成。

  對症下藥,一系列新政策正在謀劃和推出中,省民政廳社會救助處負責人則表示,將加大對農村養老服務體系建設的資金投入,按需實施農村公辦養老機構新建項目建設,大力推進農村敬老院適老化改造。針對護理人員學歷偏低、專業技能偏弱的情況,將立足現有人員開展農村養老服務人才專業培訓﹔適度提高從業人員待遇。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