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四川農民工的“幸福計劃”

2019年03月22日06:5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一個四川農民工的“幸福計劃”

   周末,父子一起整治院子

  ▲唐兵取得SYB創業培訓合格証

   3月20日,唐兵在距家1公裡外的農家做工

  “無論掙不掙錢,農民工的根始終在農村。”唐兵說。“隻有留下來,鄉村振興了,我和我的孩子們,才會有更美好的未來”

  就像覓食的候鳥一樣,春節過完,就到了農民工返城忙活的日子了。37歲的四川宜賓農民唐兵,今年第一次拒絕了同伴們的返城打工邀約,選擇從此留在鄉村老家。

  實際上,是外出打工,還是留在鄉村?唐兵曾經歷了兩三年的煎熬,尤其是去年,他猶豫糾結了將近一年。這一次的選擇,對外出打工20年的他來說,經過了深思熟慮,抉擇不易,也更加堅定—— “隻有留下來,鄉村振興了,我和我的孩子們,才會有更美好的未來。”

  在唐兵的腦海中,一幅關於自己家庭的“鄉村振興藍圖”正在勾勒:蛙肥魚壯、瓜果飄香,在扎根農村發展產業的同時,又能照料三個兒子和老人,最終奮斗出一家人的幸福……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

  首席記者 羅敏

  糾結的父親

  37歲的唐兵,膝下有三個兒子。負擔重,壓力大,孩子的教育也成難題。外出打工還是留在家裡,一直是個困擾他的問題,他曾戲謔“自己是最糾結父親”。

  無奈/

  他每天搬3.8噸的磚

  兒子卻在老家逃學

  唐兵最早的糾結,來自於2017年底的一個電話。當日,正在雲南紅河的他,接到了大兒子小飛的班主任的電話。老師說,小飛已經幾天沒去學校了。唐兵馬上給母親打電話,“小飛稱肚子痛,整天睡在床上玩手機游戲。”母親告訴他。唐兵氣不打一處來,與妻子商量卻想不出辦法。

  唐兵生於1982年,在外打工20來年,由於年幼時家境貧寒,沒文化、沒技術。這幾年,唐兵和妻子不是在新疆幫人種地,就是在磚廠替人搬磚。“搬一塊磚的工錢是一分五, 每天要掙200多元錢。”唐兵算了筆賬:每天搬磚數量達到15000塊,重量達到75000斤,約3.8噸。

  愧疚/

  打工20年不怕苦累

  隻怕兒子復制自己的人生

  唐兵心裡隻有一個朴素的目的:讓兒子們多讀點書,不再復制自己的生活。他先后在廣東、浙江、重慶、新疆、雲南、貴州等地打工,深知文化和技能的重要性。

  三年前,第三個兒子出世,一家七口人吃飯,壓力都落到了唐兵和妻子羅小琴身上。“苦點累點都沒啥,最惱火、最愧疚的就是孩子們的教育。”唐兵告訴記者。

  對於孫子們的管教,唐兵的父親也有很多無奈:大孫子小飛不想讀書,整天玩手機﹔二孫子小耀性格內向沉悶,強烈渴望父母留在身邊。第三個兒子小宇出世后,唐兵曾試圖帶著小宇外出打工,但很快發現身邊帶著孩子,連工作都不好找。

  矛盾/

  孩子缺乏父愛與他隔閡

  回農村扎根創業才是歸宿

  2018年,唐兵夫妻原打算正月十六出門,兩個大兒子開學時間也快到了。當時,一家人開了一場“家庭會議”,說起父母外出打工,三個兒子反應各不相同。唐兵說,已經14歲的小飛不想被管教,盼著父母早點出門﹔12歲的小耀則不希望父母離開自己﹔兩歲的小宇已意識到父母又要離開,整天粘著媽媽。

  其實每年這個時候,唐兵都會陷入糾結。唐兵告訴記者,外出打工能掙錢,如果兩口子能找到相對穩定的工作,一年能有好幾萬元收入。然而,唐兵也認為自己付出了代價。“一方面是兒子不喜歡讀書,另一方面是兒子長期缺乏父愛讓我很愧疚。”唐兵認為大兒子的叛逆和厭學,更大的責任在於他沒有更多時間陪孩子,孩子與他日益隔閡。

  作為一位父親,唐兵希望通過自己的奮斗,讓孩子們過上比他更幸福的生活。

  “但無論掙不掙錢,農民工的根始終在農村。”唐兵說,年紀越大他愈加深思,“隻有回到農村扎根創業,才是最后的歸宿。”

  回歸的抉擇

  經歷了長達兩年多的猶豫與糾結,考慮到父母的年紀、孩子的教育,更看到鄉村如今蒸蒸日上的發展與前景,2018年年底打工回家后,唐兵作出了一個也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留在鄉村!

  新變化/

  “農村發展蒸蒸日上,

  回來后娃兒變化大多了”

  外出打工這20年,對於村裡的變化,唐兵其實也一直看在眼裡。

  2007年過年回家,他驚訝地發現門前的鴛溪河上架起了水泥橋,汽車、摩托車也能直接開回家了。在普通農民家裡,洗衣機也取代了搓衣板,空調、電扇取代了蒲扇……

  再過了幾年,他看到家門口有人投資建起了養牛場、養蛙場,低矮的民房變成了洋氣的小樓房。有人開起了農家樂,也有小年輕在網絡直播賣蜂蜜……

  唐兵告訴記者,“在外面打工這幾年,看到農村的發展還是蒸蒸日上。自己種了這麼多柑橘樹,管理好了每年採幾萬斤柑子沒得問題,一年能有幾萬元收入,再加上在附近打工,每個月能有三四千塊錢。”同時,他還向記者算了一筆經濟賬與情感賬——“外面打工,除了開支,兩口子每月(隻剩)六七千,屋頭大人、娃兒也要開支。在屋頭,娃兒也照管了,各方面都有好處。我們在屋頭這半年,(娃兒)變化大多了。”

  最終,經歷了長達兩年多的糾結,考慮到父母的年紀、孩子的教育,更看到鄉村如今蒸蒸日上的發展與前景,去年底,唐兵作出了一個也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留在鄉村!

  新開始/

  開動腦筋努力奮斗

  一家人團團圓圓

  2019年3月16日,早上7點,唐兵收拾好家伙,開始一天日常的“鄉村工作”。幾天前,唐兵才育了秧苗,再過一個月左右才能插秧。騰了空余時間,唐兵在鄰村村民蓋房的工地上幫工,壘砌磚牆。按照當地工價,210元/天,在雇主家吃三頓飯,折算下來,能頂260元/天。

  在砌磚空隙,唐兵打了兩個電話,又聯系承包到就近兩戶農家的黃竹砍伐“業務”,差不多一天也可以掙260元。

  唐兵的房子是當地典型的一層樓磚房,房前的院壩方正,面積近200平方米。由於以前缺錢,院壩隻硬化了半截,還有一半是土,雞鴨家禽也在地裡放養。唐兵打算在院壩盡頭砌堡坎,全部鋪裝水泥,外面建花台,打造農家小院落。

  對於干活,三個兒子中,今年三歲的“幺兒”小宇最積極。看到父親提鏟扛鋤,小宇撒歡跑回堂屋吃力地拖出另一把鋤頭說:“爸爸,我幫你挖。”考慮到孩子安全,唐兵奪過了小宇手裡的鐵鋤。小飛和小耀剛剛起床,一個靠門盯著父親忙活,一個坐在板凳上伸懶腰。妻子羅小琴在廚房裡進進出出,青瓦房頂炊煙裊裊……唐兵越來越享受眼前這一幕:一家人團團圓圓、和和美美。

  在干活間隙,唐兵逗小兒子小宇:“我跟你媽又出去打工要得不?”“不!不准!”三歲的小宇的反應非常強烈,眼淚開始在眼眶裡打轉。“他每天粘我很緊,我走哪兒他跟哪兒,生怕我們悄悄走了。”唐兵說。

  幸福的基礎,是一家人在一起,而一家人在一起必須要有收入。不過,在如今的鄉村,唐兵相信,隻要個人開動腦筋努力奮斗,這些問題都可以解決。

  “這些年國家政策越來越好,這個我感受到了,機會來了。”

  未來的機會

  唐兵告訴記者,他家所在的地方黨委政府和村支兩委,都在通過各種渠道扶持農民發展種養殖業,僅他家所在的村,就有人靠發展養牛、養蛙、種植果樹,開辦農家樂致富。

  他的計劃

  “自主創業”+“靈活就業”

  是增收致富的希望

  在鄉村怎麼掙錢、怎麼奮斗?早在手機上看到“鄉村振興”戰略時,雖然沒讀過多少書,但唐兵還是為之一振。雖然那時他還沒決定是不是留在鄉村,但他迅速調整了自家土地的種植結構,在10多畝責任地上栽種了果樹苗。今年春節,在決定留在鄉村后,他又承包了其他村民的土地,擴大種植規模,水果品種增加到近十個。同時,還承包了一口水塘,放養了魚苗。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有政協委員提出了“靈活就業”的概念,也引起了唐兵的思考。“相對於城市居民,農民更能實現靈活就業。”“自主創業”+“靈活就業”讓他找到了增收致富的新方向。

  唐兵對這一年的工作有著新的計劃和安排:一方面繼續精心管理他的果樹,等待豐產﹔家裡養雞養鴨、種菜養魚。“每逢集市趕場天,都有農畜產品拿去賣錢,甚至通過微信、直播平台等,實現在線銷售。”

  另一方面是利用空余時間,就近打短工:砍竹子、挖樹子、做泥工,保証每個月至少20天有工做,“實在找不到活干,跑摩托車載客也能解決一家人一天的開支用度。隻要勤快,吃得苦,在農村同樣能掙錢。”

  唐兵所在村社的干部告訴記者,村裡的公路即將硬化成水泥路,大道直通唐兵家院壩,這更讓唐兵看到了希望。“我打算在院裡搭個鋼棚,將來水果成熟上市,便於分揀、包裝、上車。”他說,既然決定留下,打算就要長遠。

  他的希望

  果樹豐產再做大

  “兒子們的未來應該比我強”

  “這些年國家政策越來越好,這個我感受到了,機會來了。”唐兵告訴記者,他家所在的地方黨委政府和村支兩委,都在通過各種渠道扶持農民發展種養殖業,僅他們村,就有人靠發展養牛、養蛙、種植果樹,開辦農家樂致富。

  就地發展種養殖業最吸引唐兵的,是工作和照顧家庭兩不誤。2017年寒假回家過年,唐兵就開始有意識地改善土地種植結構。2017年1月6日至1月9日,唐兵參加了中國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和宜賓市就業訓練中心組織的SYB(創辦你的企業)課程學習,拿到了SYB創業培訓合格証書,志在新型職業農民。

  目前,唐兵依托自己的責任地,加上承包土地,發展了1000余株柑橘樹。決定留在鄉村,唐兵還收獲了意外的驚喜:原本厭學逃課的大兒子,主動提出在初中畢業后,要去宜賓城區的職高讀書。“光這一點,就值了。”唐兵說。

  按照唐兵的計劃,他家的果樹,將於2020年挂果,2022年左右實現豐產。一位老果農在查看了唐兵的水果品種和果苗長勢后告訴記者,這些水果正式投產后,每株果樹每年的產值在100元左右,這意味著這些果樹能為唐兵家提供每年10萬元左右的毛收入。

  “等果樹豐產,再謀劃做強做大,請幾個工人。”唐兵告訴記者,那個時候大兒子應該剛高中畢業,二兒子上高中,小兒子上小學。“我過去的遺憾,都能補起來了。”唐兵說,“兒子們的未來,應該比我強。”

  (本文除唐兵外,其他人物均為化名)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