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戰旗村:如何成為全國鄉村振興樣本?

郭洪興

2019年03月18日11:08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春暖花開的日子,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區戰旗村“鄉村十八坊”景點內格外熱鬧,布鞋坊、醬油坊、醪糟坊門前,游客絡繹不絕。

戰旗村(郭洪興 攝)

“鄉村十八坊”是戰旗村繼“土地入市”之后的又一創新舉措。

2018年底,戰旗村村集體資產達到5700萬,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84萬元,並被農業農村部評為“中國美麗休閑鄉村”。

2019年2月12日,“四川戰旗鄉村振興培訓學院”在戰旗村正式開課,擔當面向全國培訓鄉村振興人才的重任。

“橫山之下、柏條河畔、集鳳之地”,這是當地人對戰旗村的描述。戰旗村原名集鳳,早在1966年更名為戰旗大隊,后為戰旗村。作為川西平原的一個小村庄,如何成為鄉村振興的樣本?集體企業集中化、耕地集中化和居住集中化三大亮點,告訴我們答案。

綠色戰旗,幸福安唐。(郭洪興 攝)

轉變:大學生進農庄轉變觀念 集中居住讓百姓安居

2006年“五一節”,成都4所高校360名大學生走進戰旗村。

這是當時舉辦的“大學生進農家,與村民同吃同住同勞動”大型活動,每戶村民家裡住進2名大學生。

“大學生進農家,對於戰旗村的高速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村民羅艷梅回憶說,主要給村民們帶來了好的習慣和觀念,可以叫“解放思想”。

那時,戰旗村從事的是傳統農業,一家一戶院落散居,家家戶戶都飼養雞、鴨、鵝等家禽,整個環境衛生可想而知。

大學生進入農庄后,首先從清潔衛生入手,給全村來了一次大掃除。

“大學生給我們做衛生,當時大家感到很慚愧。”村民蘇永全說,現在村子已經是景區,大學生對村民們的影響是終身的。

“當時我還在上初三,現在回想起來,村裡從來都沒那麼熱鬧過。”戰旗村黨總支部委員易奉陽說,當時,通過兩名大學生的輔導,自己順利考上了重點高中。

 

勞動之余,大學生們還教村民跳舞。

“一開始大家都不好意思,也不會跳舞。”村民羅艷梅說,他們就從最簡單的“兔子舞”開始教學。最后,每天晚上都是篝火晚會、壩壩舞,不僅豐富了老百姓的娛樂生活,還奠定了戰旗村的文化基因。戰旗村的文化大院是西部鄉村最大的文化院落,如今成了重要景點之一。

短短7天相處,分別時卻難舍難分、相擁而泣。事隔12年,戰旗村人至今記憶猶新。

2007年,戰旗村規劃小區建設,要將村民集中居住。

“修建小區,當時對於村民來說就是天方夜譚。”羅艷梅說,現在想起來都不敢相信。

究竟如何實現?整個過程的實現運用了“資源換資本”的方式,通過整理村民原有的宅基地、院落等,整理出440.8畝建設用土地。經四川省國土資源廳立項,其中215畝用於安置村民及基礎設施,9個村民小組全部參與“拆院並院”,225.8畝用於置換資金,挂鉤到城市使用208畝建設用地,實現土地出讓收益1.3億元,除償還融資本息1.15億元外,剩余的1500萬元專項用於戰旗現代農業產業園基礎設施配套建設,並建成9.1萬平方米的戰旗新型社區。

2009年小區建成后,有一小部分人不願意搬進新居。村委會就在每戶人家屋前房后栽樹,同時進行環境治理和對基礎設施配套設施的完善。最后,所有村民住進了新居。

安居之后,戰旗村人開始深思另外一個問題,今后該如何發展?

有著“成都小普羅旺斯”之稱的戰旗村媽媽農庄內,工作人員正在鋤草。(郭洪興 攝)

創新:“流轉、入市、自主經營”跳出土地資源三步曲

從戰旗村發展上看,村兩委會把握住了農村體制改革的政策紅利,流轉、入股和自主經營三種方式,盤活了土地資源和集體經濟。

“土地是財富之母、勞動是財富之父。”成都市郫都區區委書記楊東升說,鄉村振興和農業農村高質量發展,戰旗村人有開創先河的精神。

有“成都小普羅旺斯”之稱的媽媽農庄,11年前被招商引資到戰旗村。對於媽媽農庄的運營,戰旗村以土地入股,年底保底分紅的方式合作。

“這是戰旗村邁出土地經營創新的第一步。”媽媽農庄董事長助理蘇永全說,媽媽農庄圍繞花卉的觀賞交易、旅游觀光等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條,同時解決了戰旗村120多人的就業。

蘇永全也是戰旗村村民,在他眼裡,媽媽農庄對戰旗村的影響遠遠不止經濟收益方面,還繼“大學生進農庄”后再次“解放思想”。

戰旗村發展的第二步,就是土地入市。早在2015年,戰旗村被確定為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改革試點,原有的村辦復合肥廠、預制廠和村委會老辦公樓用地入市拍賣,以705.9675萬元的總價成交。這宗面積為13.447畝的土地,在全川敲響了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挂牌拍賣的第一槌。

戰旗村“鄉村十八坊”游客如織。(郭洪興 攝)

2018年,戰旗村邁出跨越式發展的第三步,也就是打造“鄉村十八坊”景點發展鄉村旅游——利用本土工匠技術資源,還原舊時作坊生產方式,打造傳統農耕文化記憶。

把鄉村變景區,採取自主經營,給老百姓新的財富密碼。迄今,戰旗村經過近20年的發展和市場淘汰,產業結構進行了很大調整。全村現有13家企業,其中7家集體企業,6家民營企業,主要扎根於鄉土資源,以農副產品加工、郫縣豆瓣及調味品生產、食用菌生產和旅游業為主。

從數據上看,戰旗村村域經濟總產值近3億元,集體資產達5700萬元,集體經濟收入達450萬元。用活土地資源“三步曲”,給老百姓帶來了實用的財富密碼。

戰旗村的村道上,游客熙熙攘攘。(郭洪興 攝)

聚焦:“確權”成核心 讓老百姓找到新的財富密碼

早在2011年,戰旗村率先推行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將全村的農用地、宅基地全部平均確權,然后組建資產管理公司。

“我們村1704人村民,共有1930畝耕地,平均每人農用地是1.137畝﹔共有宅基地面積是208畝,每人平均是81.3平方。”戰旗村村委委員易奉陽說,在這次確權過程中,同時將村、社的資產資源以及村民個人的資產等全部確權到村委會,由村委會出資購買,將權屬確到村委會,然后成立了戰旗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村資產管理公司提取80%用於擴大再生產和再發展,20%以現金的形式分發給老百姓作為紅利。通過股東代表大會提出收益分配草案,再經三分之二以上的村民代表和戶代表表決通過,形成了淨收益提取50%的公積金、30%的公益金、20%貨幣分配到每個股東(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分配方案。

這樣一來,就實現了“資源變資本、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民”的轉變。同時,每一位村民免費享受村集體統一為大家購買的農村醫療保險,年滿60歲、80歲、100歲的村民分別享受50元/月、100元/月、300元/月的養老福利。

記者從採訪中得知,戰旗村一直有集體經濟的底子。無論是農業還是工業,村“兩委”班子和村民都以集體化作為資源整合的目標,經營承包權的市場化又進一步將集體經濟的所有權利益最大化了。

戰旗村農田周邊用水果和蔬菜堆砌的藝術裝置。(郭洪興 攝)

核心:村“兩委”當好火車頭 公平公正德治戰旗村

在採訪戰旗村的過程中,談及村“兩委”班子,無論村民還是外來企業代表,都贊不絕口。

“這裡社會環境治理得非常好,如今我把戰旗村當成了自己的家鄉。”成都中延榕珍菌業副總經理洪建林說,無論是村委會還是唐昌鎮上的干部,遇到困難隻要一個電話,他們都會趕來及時給予解決。

榕珍菌業是戰旗村招商引資的一家企業,主要從事食用菌標准化、規模化生產基地。

記者從戰旗村村民口中得知,村兩委干部歷來都有一個優良傳統,那就是“從來大公無私、公平、公正、以德治理村庄”。

“對於基層黨建工作,我們要從政治引領和思想引領上下功夫。” 郫都區區委書記楊東升說,村兩委干部必須採用公平、公正和德治的理念,村黨支部發出的號召就是群眾的需要,那樣才能一呼百應。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