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商投資法,對四川意味著什麼?

2019年03月11日07:41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外商投資法,對四川意味著什麼?

  中國-歐洲中心是國內首個對歐合作的綜合服務平台。 本報記者郝飛攝(資料圖片)

  動力 空間 機遇 挑戰

  熱度

  ●改革開放40多年來,四川共審批通過1.1萬余家外商投資企業,投資總額近900億美元

  ●至2018年,來川落戶境外世界500強企業244家

  ●截至2018年末,根據外匯局統計口徑,在四川注冊的外資企業數、實際資金流入量等幾個數據都在中西部領先

  ●將辦好中國西部(四川)國際投資大會等

  ●將出台推進國際合作產業園發展的指導意見

  3月8日,作為我國外商投資領域新的基礎性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審議。

  3月10日,各代表團分別召開全體會議和小組會議進行審議。這部全新登場的法律對於四川而言,意味著什麼?分組審議中,各位代表紛紛以自己的視角,作出解讀。

  有需要

  外商投資法(草案)提交審議,可謂“好雨知時節”

  1%、12%、60%——3月10日上午,四川代表團全體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廣安市副市長王瑛一口氣報出一組數據,概括出外資企業在四川的作用和地位。

  具體來說,改革開放40多年來,四川共審批通過1.1萬余家外商投資企業,投資總額近900億美元,從企業數量來看,外資企業數量隻佔全省企業數量的1%,卻貢獻了全省12%的營業收入和60%的進出口總額。

  在王瑛看來,一部四川改革開放的歷史,就是四川融入世界經濟的過程。大量外資企業進入四川,為四川貢獻了稅收、就業和經濟總量,推動了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

  “很多貢獻是間接的,看不到的。”全國人大代表、成都市副市長劉旭光認為,外資企業的意義,不僅在於直接貢獻的經濟數據,更重要的是帶動了四川企業乃至整個社會的觀念、技術、管理的升級。

  劉旭光認為,無論是對沖宏觀經濟的下行壓力,保持經濟穩定增長,還是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都迫切需要進一步擴大開放,在更大范圍、更廣領域、更高層次融入世界經濟。在這個關鍵時刻出台外商投資法,可謂恰逢其時。

  全國人大代表、南充市副市長唐燕認為,當前,發達國家呼吁制造業回流,東南亞國家后來居上,四川引進外資面臨“雙向競爭”。在這個背景下,外商投資法若出台,對於改善國內投資環境,提升對外開放水平,擴大外商投資,是“好雨知時節”。

  有空間

  外商投資總量小、分布不均,未來提升有空間

  “外商企業,隻有兩家咖啡館。”討論中,全國人大代表、甘孜藏族自治州州長肖友才一開口,引發全場一陣笑聲。

  甘孜當然不能代表四川的全貌。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人民銀行成都分行行長周曉強帶來新消息:截至2018年末,根據外匯局統計口徑,在四川注冊的外資企業數、實際資金流入量等幾個數據都在中西部領先。

  也有短板。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董事長高紅衛也報出數據:2018年我國人均利用外資數額隻佔2016年美國人均水平的8.4%。

  在他看來,從目前來看,我國無論是利用外資的總量和人均,都遠低於美國。四川也是如此,盡管在西部領先,但和東部沿海省市相比,依然有很大差距。

  更重要的是不平衡。唐燕透露,2018年,全省外商投資的87.3%集中在成都平原經濟區,其余地方加起來佔比不到13%。而在外商投資企業中,投資10億美元以上的企業隻有10家,投資大、規模大的龍頭企業很少。

  有差距也意味著有空間。在高紅衛看來,西部地區的落后,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開放程度不高。外商投資法若頒布實施,要抓住這一歷史機遇,乘勢而上,繼續擴大開放。

  有壓力

  門開了,客人不一定會來,新法可倒逼營商環境優化

  “10多年了,錢花了幾億美金,廠房卻沒有建起來。”討論中,高紅衛帶來一個令人痛心的故事:本世紀初,他所在的公司到國外去投資建廠,但是到今天,都還沒有投產,給公司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原因何在?“根子就在營商環境。該國雖然門打開了,但營商環境不夠好,企業沒法發展。”高紅衛認為,這提醒四川,門打開了,客人不一定進來,必須配合內在環境的改善。

  “政府、企業都應該感到壓力,並把壓力變成動力。”在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五冶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程並強看來,中國改革開放的一條重要經驗,就是用開放來倒逼改革,在與狼共舞中強大自己。

  全國人大代表、藍光投資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楊鏗認為,從空間層面看,營商環境包括法治環境、政務環境、產業生態、輿論環境等,都需要進一步提升,從時間層面看,營商環境不僅指當下的環境,還包括預期的環境,這就需要政府增強政策的穩定性,不能朝令夕改,也不能新官不理舊賬。

  有機遇

  外資企業的“頭羊效應”和“鲇魚效應”將逐步發揮出來

  “龍頭一來,長尾就甩起來了。”說起外資企業帶來的變化,全國人大代表、資陽市委書記陳吉明如此比喻。

  最近兩年,當地在打造“中國牙谷”的過程中,率先引進了包括全球最大的牙科設備和耗材制造商卡瓦集團、全球第四大口腔企業愛齊科技等龍頭企業。緊隨其后,豪孚迪、正雅齒科、臻石科技等一大批企業紛至沓來,外資企業的“頭羊效應”不斷顯現。

  在他看來,伴隨著外商投資法的到來,更多國外大企業將來到四川,這必然帶動更多同類和配套企業的進入,這對於當地來說,是很大的機遇。

  “不隻有‘頭羊效應’,還有‘鲇魚效應’。”全國人大代表、四川天齊鋰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蔣衛平認為,更多國外企業到來,將帶來更多先進的理念、技術、管理,攪動四川企業發展。

  代表們還認為,經過40多年的發展,當前,我國制造業水平已大幅提升,但是服務業等領域和國際一流水平相比差距依然較大,這一輪對外開放的重點是服務業。外商投資法審議通過后,教育、醫療等領域開放程度將更深,短時間內,這些領域的企業有可能受到一定沖擊,必須抓緊練內功,迎難而上。  □川報集團特派記者梁現瑞熊筱偉吳憂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