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大戶《歡樂頌》“同款作”又一次戳中觀眾——

《都挺好》,哪裡好?

2019年03月08日09:09  來源:信息時報
 
原標題:《都挺好》,哪裡好?

  姚晨飾演的女主角蘇明玉在父母的偏見下長大,“原生家庭”話題再度引發討論。

  《都挺好》看了嗎?看了。都挺好?哪裡好呢?最近正在江蘇衛視熱播的都市情感劇《都挺好》,成為了網絡、線下的熱門話題。還是家長裡短的故事,還是原生家庭、重男輕女、老人贍養等“常規常見”的問題,但這部作品,卻那麼精准地戳中了不少人的“痛點”,讓電視機前的觀眾在劇中找到了自己或者別人家的影子,產生共鳴。目測隨著劇情的推進,該劇還將誕生更多火爆的話題。明明講了一個“蘇家父母、子女都挺不好”的故事,《都挺好》到底好在哪?

  A.

  題材好

  “父不慈母不愛”,“樊勝美2.0”更有共鳴?

  電視劇《都挺好》與前兩年的“話題大戶”《歡樂頌》是“同款”小說作者阿耐所出。雖然兩者是不同的角色和故事,但看著像《都挺好》把之前《歡樂頌》曾觸及的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問題進行衍生“升級”,呈現了一個因為“父不慈母不愛”導致“家宅不安寧”的蘇家故事。

  問題多多的原生家庭,話題也多

  劇集的開篇,便交代了蘇母(陳瑾飾)突然心梗離世,已在美國安家的老大蘇明哲(高鑫飾)千裡迢迢趕回來奔喪,平常集媽媽萬千寵愛於一身的二兒子蘇明成(郭京飛飾)傷心欲絕,連從小不受待見的小女兒蘇明玉(姚晨飾)也“難得”回來幫忙處理喪事。緊接著,擺在三人面前的就是老父蘇大強的贍養問題了。獨生子女贍養年老父母不容易,這些年都說得多了。但《都挺好》卻告訴你,這個問題發生在多子女家庭,也有另外一種不容易的打開方式,誰能養?誰來養?不論是老人還是子女,每個人心裡都有自己的盤算。

  蘇父一心想著跟大兒子去美國享清福,但無奈兒子突然失業,接待無能﹔小女兒倒是樂意把他接到自己家,他又不願意﹔於是隻能暫居二兒子二兒媳家,卻也因生活習慣等問題,雙方產生了不少矛盾,甚至“連累”夫妻失和。

  由蘇父這個角色帶出的是老人贍養的問題、話題,而首集已經下線的蘇母,則通過前幾集穿插在女主角蘇明玉的回憶片段中,反映出該劇更為凸顯的主題——重男輕女的原生家庭。蘇明玉對母親離世的表面“漠然”,原來是來自於小時候所遭遇母親不公平的對待。劇中,蘇母可以為了大兒子要去美國留學賣房,為二兒子找工作、買婚房賣房,唯獨對小女兒特別不一樣。對於二兒子開口就要2000塊旅游資金,他可以爽快答應,明玉找她要1000塊補習費上培訓班沖刺清華,被拒了﹔她和母親據理力爭自己和哥哥待遇不一樣,被打了,蘇母甚至決絕地說道:“你是個女孩,怎麼能跟你兩個哥哥比呢,我隻負責養你到十八歲,你以后還要嫁人,到老了,我們也不需要你養”。最終,明玉與夢寐以求的清華大學失之交臂,被迫上了母親安排的師范院校。而面對這一切,在強勢的蘇母面前,蘇父從不發聲,而是選擇了回避。

  一個霸道偏愛的母親、一個膽小自私的父親之下,產生了固執愛面子的蘇家長子、媽寶男二兒子以及高冷不易親近的蘇明玉,他們的性格都留下原生家庭帶來的痕跡,也成為后面一系列家庭矛盾的導火線。

  “樊勝美2.0”蘇明玉更慘也更勵志?

  從《都挺好》曝光預告片開始,就有不少人預測它將是今年熒屏的爆款之作,因為老人贍養、原生家庭等問題必然引爆話題,至今播出了13集,反響似乎也在預料之中。除了吐槽蘇母的狠、蘇父的作、蘇明哲的愚、蘇明成的壞,不少觀眾還真情實感地將自己代入到蘇明玉的角色之中,因為她們當中的部分,也曾經歷了與明玉相似的“不公平不對等”。連姚晨之前也透露,她有一個優秀的女性朋友,看了片花四次哭四次,向她痛陳“蘇大強就是我爸”。

  小說原作者阿耐,在該劇播出后,積極地在微博與網友互動,她說:“其他小說,有讀者、跟帖說親身經歷與小說類似,我會覺得很榮幸。唯獨《都挺好》這篇文章,看這樣的跟帖很扎心,偏《都挺好》的共鳴最多。而且從寫這篇小說到今天,一直沒斷過。”阿耐還轉發了部分來自網友敘說自己生在重男輕女家庭的遭遇。不止普通觀眾,編劇史航、作家鄭淵潔也在緊追這部劇,並寫上自己的觀點與大家一起探討。

  不管是從劇中的角色情節例子找到自己同款經歷的,或者從中看到別人家的影子的,《都挺好》的出現,“好”就在於劇情扎心的同時,也給了這些有著同樣困擾和難題的觀眾提供了一個情緒宣泄口。但更加任重道遠的是,這部劇將會給我們留下什麼?

  在此前採訪中,這部劇的編劇王三毛曾這麼說:“原生家庭欠你的,你得自己去找回來,找不回來就是一場災難。找回來了,就像我們的劇名‘都挺好’的。”“都挺好”是最美好的期待。但也有網友反應,現實中最后“都挺好”其實很難,和原生家庭和解並沒有想象中的容易。但我們仍然不能放棄這部劇帶給我們的參考和思考。

  蘇明玉的經歷現在被大家稱為《歡樂頌》樊勝美2.0,比起從小就從飲食、學習上被“不公”,長大依舊脫離不了蘇家這個坑的明玉,我們從《歡樂頌》看到的“只是”工作后的樊勝美被迫不斷貼補不成器的哥哥和困難的家裡。面對“現實”,樊勝美抱怨、崩潰、大哭,蘇明玉則選擇了正面剛,當然前提是來自於她早早獨立的底氣。

  並不是建議效仿后者“剛”原生家庭,而是當選擇什麼樣的原生家庭的主動權無法掌握自己手上時,蘇明玉這個“樊勝美2.0”明顯成就了更好的自己,獨立、堅強,即使仍舊逃離不了原生家庭的羈絆。劇集所牽扯的老人贍養問題,隻能說“一家人本是一筆糊涂賬”,很難算得清誰的責任更重更輕,每個人應當承擔多少?但至少解決問題時,全攬上身和一味回避都不是正確選項,還是得坐下來好好溝通,謀求解決之道。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