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工第一天,上海成都率先“發令”

2019年02月12日11:16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原標題:開工第一天,上海成都率先“發令”

春節后第一個工作日,成都召開國際化營商環境建設動員大會,也是這一天,在中國東部,營商環境更為優異的城市——上海也召開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工作會議。一東一西,兩個城市在開年之際的強勢發力,正是中國城市在提升營商環境上強烈渴求的真實寫照。

一元復始,最是謀事關鍵。

春節后第一個工作日,成都召開國際化營商環境建設動員大會,會上拋出兩個問題:

為什麼很多世界500強不把中國的總部、主要的生產基地、先進的科學研發基地放在成都?為什麼成都沒有產生在全國,更不用說全球,有影響力的企業和企業家?

也是這一天,在中國東部,營商環境更為優異的城市——上海也召開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工作會議。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表示,“現在有的企業家和專家說要准備‘過冬’,上海要率先點燃‘冬天裡的一把火’,優化營商環境就是點燃這把‘火’不可或缺的重要‘燃料’。”

一東一西,兩個城市在開年之際的強勢發力,正是中國城市在提升營商環境上強烈渴求的真實寫照。

上海2.0方案

為什麼春節過后第一個工作日就請大家來?李強表示,因為“一年之計在於春”,這一方面表明,上海市委、市政府認為營商環境對上海來說非常重要,另一方面也說明,“這件事不是抓一陣子就行了,要長期抓、堅持不懈抓下去,要動員社會方方面面、上上下下一起來抓”。

  2017年,中國在世界銀行營商環境排名中僅列78位。到了2018年,中國排名從78位大幅提升至46位,首次進入世界前50位。作為參評樣本城市之一,上海的努力和成效有目共睹。

  2017年12月,上海以市委、市政府名義正式出台了關於優化營商環境的全市行動方案。此后,“打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成為全城的重中之重。聚焦減時間、減環節、減費用,對標世界銀行營商環境指標,上海出台了40多部改革文件,開發了20多個跨部門的信息系統。

  而在今天的會議上,上海拿出優化營商環境2.0版方案,這被認為是2018年上海營商環境改革年的再推進。李強指出,“關鍵要堅持系統施策,多維度、立體化、全方位地推動營商環境持續優化,實現營商環境全面提升、全面進步。”

對於營商環境領域的競爭,中國城市並不陌生。去年,在全國經濟工作會議將營商環境發展提到新的高度后,包括吉林、遼寧、天津、廣州、南京、貴陽等省市紛紛出台政策,以最大限度推進營商環境的市場化、法制化、便利化。

一流國際化營商環境是最突出的城市競爭力和顯著發展優勢。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隨著中國城市現代化進程加速推進,其市場主體的成長發育和全球競爭力提升已成為城市發展的重中之重。

而尋求與城市經濟發展需求相適應的營商環境,是每個中國城市都需要進一步完成的課題,無論是先發城市上海,還是追趕勢頭正旺的成都。

成都“動員令”

節后開工第一天,成都馬不停蹄地召開國際化營商環境建設動員大會。這是成都1月提出2019年“國際化營商環境建設年”建設目標僅一個月后拿出的“路線圖”,包括成都多個市級部門和區(市)縣在內的17個單位主要負責人輪番發言,拿出目標,給出政策,可謂重視有加。

  成都下發《深化營商環境綜合改革 打造國際化營商環境先進城市的行動方案》及配套行動計劃(討論稿),邀請各方建言獻策。

這套被成都統稱為營商環境“1+10”文件的“大禮包”,涉及資源市場准入、服務效率、要素配置、市場監管、權益保護等涉企事項的方方面面。成都期望用政策的創新突破,推動營商環境再上一步。

  以“國際化”為名,成都追趕的決心十分堅定。對比國際國內營商環境先進城市,找差距、找問題,幾乎是每個發言嘉賓的“開場白”,而整場會議中,上海、倫敦、新加坡、香港等城市被反復提及。

這種高標准源自成都迫切的發展需求——按照成都的說法,其將以建設國際化營商環境開新一輪西部大開發先聲,同時,這也將是其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切入點。

  按照成都的想法,取法其上,得乎其中﹔取法其中,得乎其下。打造國際化營商環境,需要“跳起來摸高”。

  當然,對標不只是為了調整發展思路,更是為了解決問題、找到發展之機。

在大會上,成都開誠布公地指出,在包括企業開辦、工程建設項目報建、信貸便利度、用能用地等資源運用便利度上,成都與國際先進標准仍存在差距。彌合這些差距,將是成都營商環境提升的關鍵所在。

城市競速

不同於需要經年累月之功的GDP等經濟指標,實現趕超需要一步一步爬坡上坎﹔營商環境是城市能夠更快拿出手、並以此吸引企業的因素,因為改善營商環境,更需要的是創新的勇氣和改革的定力。

  可以說,即使今天我的營商環境不如你,但明天也許就能完成超越。

  去年底,海南推出優化營商環境40條,提到營商環境在2025年達到國內一流水平,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認為,這相當於是7年之內比肩上海.

成都提出的目標則更具前瞻性——到2020年底,以企業為中心的全生命周期服務水平顯著提升,力爭涉企事項網上可辦率達100%,辦理時限壓縮50%以上,各領域營商環境指標全面進入國際先進行列,在全國營商環境評價排名中位居前十強,加快打造國際化營商環境先進城市。

  成都更指出,希望能打造與經濟體量相當的營商環境,在世界銀行年度營商環境報告中,成都期望能夠“躋身前四十”的行列,這一指標與成都GDP相當的芬蘭在世界的排名相一致。

  而對於上海來說,面對全球化的競爭,上海的營商環境要在全球頂尖城市中站住腳,意味著“上海速度”也必須與世界競速。

正如李強所強調的,優化營商環境隻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上海要瞄准最高標准、最高水平,加快形成充滿活力、富有效率、更加開放的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營商環境,力爭全面進入國際先進行列。

  縱觀全球,連續獲評“全球最佳城市”的倫敦,在市場化資源配置和快速流通的資本市場方面,有明顯比較優勢﹔東京,是高度便利化的城市代表,其簡便的行政手續、高效的電子政務、人性化的容缺辦理機制,吸引著大型企業向東京聚集﹔新加坡,則是高度法制化的代表,匯聚一切資源,成為開發未來領先解決方案的搖籃。

  一流的國際化營商環境,已成為這些城市最突出發展優勢。可以說,誰抓住了營商環境,誰就能在新一輪的城市競爭力中佔得先機。

  春節后開工第一天,上海和成都,一東一西,都指向營商環境,或許並不是巧合,而是意味著中國城市正在發力更高層次參與國際分工,也正在宣示以更高水平開放走向世界。

每經記者 楊棄非 吳林靜 每經編輯 楊歡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