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頒發全省首張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身份証”

2019年01月28日17:04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王明峰 宋豪新
 
原標題:四川頒發全省首張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身份証”

圖片.png?x-oss-process=style/w10

  12月19日,在38年前率先全國摘下人民公社牌子的四川省廣漢市向陽鎮鎮政府,一場對全省6000多萬農民都具有重要意義的儀式在此舉行。

  當日下午3時,廣漢市向陽鎮榮升村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社理事長李方貴從四川省委農辦主任、農業農村廳廳長楊秀彬手中接過証書,非常激動。“以后就有法律保護了,吃下定心丸,可以放心大膽帶領村民把集體資產做大做強了!”李方貴信心十足。

  這張標有“統一社會信用代碼N2510681MF001532X8”、由廣漢市農業局作為登記機關的登記証書,是四川省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后,第一份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証書,標志著四川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終於有了自己的、合法統一的“身份証”,獲得了應有的市場主體地位。

  楊秀彬表示,選擇在廣漢頒發全省第一份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登記証書,既是給發端於廣漢的四川農村改革樹立一個裡程碑,也為全省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確立一個新的歷史起點。

  農村集體經濟,是集體成員利用集體所有的資源要素,通過合作與聯合實現共同發展的一種經濟形態,是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的重要形式。開展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形成既體現集體優越性又調動個人積極性的農村集體經濟運行新機制,對於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引領農民逐步實現共同富裕,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產生於合作化,歷經人民公社、改革開放各個歷史時期,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特殊組織。

  但長期以來,由於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法律缺失,其登記“五花八門”,得不到市場的認可,面臨諸多尷尬,如無法領取組織機構代碼証,無法簽訂合同等。

  隨著改革推進,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建立和登記的要求也愈加迫切。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意見》和四川省委、省政府《關於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提出,“建立健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並在村黨組織的領導和村民委員會的支持下,按照法律法規行使集體資產所有權”“現階段可由縣級以上地方政府的農業行政主管部門發放組織登記証書”。

  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總則》更是明確賦予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以特殊法人地位,與其他法人和組織具有同等民事主體地位,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消除身份尷尬提供了法律依據。

圖片.png?x-oss-process=style/w10

  今年5月,農業農村部會同人民銀行、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印發《關於開展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登記賦碼工作的通知》,確定對全國各級農村集體經濟組織進行規范登記,並賦全國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四川省農業農村廳也會同中國人民銀行成都分行、省市場監督管理局下發《關於開展四川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登記賦碼工作的實施意見》,明確由縣級農業農村行政管理部門向本轄區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發放登記証書,並對登記賦碼操作流程、名稱等作了統一要求。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憑《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登記証》正本或副本到相關部門辦理公章刻制和銀行開戶等相關手續,確立市場主體地位。

  楊秀彬表示,建立健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賦予其應有的市場主體地位,是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最后一公裡,是發揮集體功能定位,引領成員共同發展的重要基礎性工作,為維護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及成員合法權益、發展壯大集體經濟、實現鄉村組織振興提供了制度保証。

  2017年,四川全面啟動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目前,改革穩步推進,改革政策體系逐步建立,也形成了一批可學習可借鑒的改革典型案例。截至11月底,改革已覆蓋所有市州,其中國家試點縣市區29個(廣元、巴中、遂寧三市為整市推進試點)、省級試點縣市區60個,19274個村已完成清產核資。

  四川明確,2018年底,除三州、雅安外的17個市州基本完成農村集體資產清產核資,全省2019年6月基本完成。廣漢等5個第二批國家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縣今年底上報總結並接受第三方評估,第三批國家試點縣於2019年10月基本完成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60個省級試點縣2020年底基本完成改革。

  2019年,四川計劃將省級試點范圍擴大至130個,力爭130個縣於2020年底完成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雅安、三州的部分縣於2021年底基本完成改革。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