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楠夫婦陪讀的“華夏學宮”引關注

徐州當地教育部門回應該機構具備的是培訓資質,並非辦學的教育資質

2019年01月25日08:56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孫楠夫婦陪讀的“華夏學宮”引關注

  學宮正門口張貼的效果圖。

  圍牆外拍攝的機構內景。

  學宮正門。

  很多陪讀家長租住在倪園村裡。

  近日,以著名歌手孫楠妻子潘蔚為主角的一則視頻,在網上引發了強烈關注。潘蔚“從北京搬到徐州隻為陪女兒上國學課”一事,逐漸演變成對涉事學校“華夏學宮”授課內容和辦學資質的質疑。23日,揚子晚報記者到涉事學校調查發現,該校盡管已存在多年,但對徐州當地來說仍顯得很神秘。

  24日,徐州市、銅山區兩級教育部門已組成調查組,對該機構展開調查。

  “華夏學宮”“火”了

  “華夏學宮”因為著名歌手孫楠突然“火”了

  低調神秘的“華夏學宮”突然被推到輿論風口浪尖,離不開著名歌手孫楠的名人效應。

  媒體公開報道顯示,潘蔚在40歲時,遇到歌手孫楠,步入了第三次婚姻,當時雙方都有孩子,婚后又生下一子。此后,潘蔚辭去工作,專心在家照顧4個孩子。為了孩子的教育問題,幾年前,孫楠夫婦舉家從北京遷居到了徐州,並將一名孩子送進了一所“有28年歷史的傳統文化學校”,該所學校正是“華夏學宮”。

  記者了解到,孫楠夫婦送孩子學國學,早在幾年前就時常被媒體報道,而“華夏學宮”最早坐落在徐州市區的文博園內,不過從媒體報道情況看,該家機構很少接受媒體採訪,除了官網信息外,很少對外披露運作模式及教學情況。三年前,“華夏學宮”在呂梁風景區開工建設,去年8月份,該機構才正式從文博園搬入新地址,並在當年正常運轉。

  網友最早關注的信息來自於潘蔚的一段視頻,她透露自己為了陪孩子“學國學”,租下了一處月房租隻有700元的一百平方米住房。網友們最早分析認為,該處住房可能位於緊鄰“華夏學宮”的倪園村。

  孫楠曾多次通過微博、公開活動中,對“華夏學宮”進行推介。

  探訪神秘的“華夏學宮”

  校門看起來像建筑工地臨時搭的出入門

  從徐州市區驅車,沿著一條觀光路向東行駛,經過多個鄉鎮,開行約30公裡,就到了徐州的呂梁風景區。呂梁風景區位於徐州銅山區東南20多公裡處,是國家3A級景區,雖然毗鄰徐州新城區,但記者了解到,呂梁景區此前在徐州當地也沒有太大知名度,最近幾年才出現較快的發展。

  處於輿論中心的“華夏學宮”,就在景區“懸水湖”景點東北岸。23日上午,記者來到“學宮大門”門口。由於校門口沒有懸挂任何有指代性的標志物,記者是從門口一張“華夏學宮”示意圖上,根據標注的“學宮大門”字樣才確認坐標。不過該校門可沒有一點圖例中仿古大門的形狀,整個校門看起來更像是一處建筑工地臨時搭建的出入門。整個大門用黑色金屬板從內側完全封閉。

  記者敲大門后,保安從裡面開了一道門縫。保安表示,學校已經放假,保安拒絕放記者進入校門,對於學校的教師、學生情況也表示不知情。

  與“學宮大門”的簡易相比,該“華夏學宮”看起來頗具規模。該機構四周都被圍上了兩米多高、完全密實的圍牆,北側圍牆還被做成了“牆外牆”,東側牆外有一道深溝阻攔,南側緊鄰懸水湖。在外牆高處,可以看到多棟20多米高的仿古建筑。

  校門口的一處宣傳欄裡,有著“華夏學宮”項目的詳細介紹,該項目總投資約3億元,總用地面積約325畝、總建筑面積約109000平方米。項目分三期進行建設,一期主要包括:尚品學堂和尚德學堂教學區、學生宿舍、食堂、華夏學宮講堂、綜合樓等基礎設施。二三期主要有:諸藝館(書法、繪畫、古琴、茶道、弓道、陶藝等)中心區等。

  除了門口這些宣傳欄,當地村民對這處規模頗大的“華夏學宮”幾乎一無所知。正對校門口是一處村民小賣部,老板告訴記者,他就知道這應該是所“學校”,但教習內容他從沒聽聞過。老板表示,該機構大門24小時關閉,外人根本進不去,學生、老師也很少出來,“連到小賣部買煙、買水的人都沒有”。

  在校門口觀察期間,有多輛車輛進出,記者多番嘗試跟駕乘人員交流,對方也最多回答“我們是干活的”便不再回應。在下午1點左右,記者看到一名中年女子准備進入學校,記者追問之下,對方稱自己是老師,之后快步走進大門。記者發現,該名老師身上包裹著酒紅色披風,發飾也很像漢代風格。

  小村來了陪孩子“學國學”的外地人

  倪園村在“華夏學宮”東側,與機構一牆之隔,僅用一條深水溝阻隔開。倪園村分成兩個村區,村中的居民大多是倪姓。在緊靠“華夏學宮”的村區裡,記者看到村中住宅多是農家別墅,每戶都有院子,院門、圍牆以及高出圍牆的住宅樓都進行了統一設計,呈現出仿古建筑特點,村中的便道也多是青石板鋪成。記者與村民攀談了解到,倪園村位於呂梁風景區中心位置,這幾年當地政府開始大力發展景區,村民住宅也按照統一規劃進行了修理、翻建。

  村民告訴記者,一個月前來村裡,停車場到處都是外地牌照的汽車,不過這些車輛可不是游客的,而是外地陪讀孩子家長的。村民表示,該村區有80多戶,其中有20多戶的住房都租給了陪讀家長居住。現在“華夏學宮”放了假,家長們都離開了村子,所以也冷清了很多。記者詢問多人,他們均表示不知道孫楠夫婦是否在村裡租房,不過村民表示,每月700元是不可能租到房子的,陪讀的家長基本都是租下整套住房,年租金在5萬元左右。

  村民表示,陪讀的家長平時很少跟村民往來,大部分租房者除了往返學校,就是把自己關在院裡。很多年幼的孩子是通讀生,父母早中晚接送。一村民表示,“這些孩子裝束跟村裡孩子不一樣,穿得像古代人,平時走路不跑不跳,有時還能看見他們跟古代人一樣給爸媽行禮。”

  最新消息

  學宮一年學費10萬多

  當地已成立調查組

  採訪中,很多村民都知道“華夏學宮”是教國學的,這是緣於一些租房家長、學校老師免費開的“國學課”。在村東南側的一處景區房屋內,每到周末,就會有家長及學校老師來開課,村裡的孩子可以免費去聽課。課上教的主要是古式禮儀,也會教孩子背誦《弟子規》等古文。一村民表示,孩子們學得都挺開心的,一上課教室都坐不下了,除了本村的,還有鄰村孩子過來。

  除了“教國學”的籠統說法,村民們對“華夏學宮”一無所知。外界對該機構的了解更多來源於學校官網。官網顯示,該機構創始於1992年,是一所專注於中國傳統文化推廣的民辦非學歷教育機構。教學內容分為兩大類,主修為儒釋道經典,囊括《孝經》《大學》《中庸》等,同時輔修以中國傳統技藝,開設古琴、茶道、女紅、武術等。官網還對每一門課程都有簡短介紹,例如“女紅”,官網釋義為:女紅,是古代女子的基本生活技能,也是“德言容功”四德之一。

  記者曾輾轉聯系到該機構一名老師,她介紹學校分為短期班和全日制教學班。全日制班收費為1年10萬元以上,主要教學內容以國學為主,也會有數學、英語等文化課程安排。短期班主要是暑期兩個月,收費在1萬元左右。不過該老師表示,進入學校后,要對學生進行評估,根據年齡和資質分班,所學內容也會有所區別。對於資質比較好的學生,對增加國學內容的教授。

  記者查詢發現,徐州華夏學宮原名華夏傳統文化學校,2015年改名為華夏學宮,孫楠夫婦的孩子目前就在校內學習。該校校長易菁曾回復媒體,該機構存在多年,只是因為孫楠名人效應,讓學校突然被社會各界關注,這也一定程度上打擾到正常的運轉。易菁否認孫楠與機構的其他聯系,不過記者根據公開報道發現,孫楠妻子潘蔚出的新書,易菁是聯袂推薦人。對於外界傳說潘蔚是學校外聯主任,同時進行茶道和女紅等課程的教學,易菁沒有正面回應,不過該校一名老師曾向記者承認“差不多就是這個情況吧”。

  由於網友對“華夏學宮”辦學資質的質疑,徐州市教育局曾在23日回應媒體稱,華夏學宮具備的是培訓資質,並非辦學的教育資質,學生若處於義務教育的年齡,應上義務教育的學校。24日,徐州市教育局、銅山區教育局聯合成立了調查組,進駐到“華夏學宮”,對該機構辦學資質、日常管理等進行摸底調查。目前,調查正在進行中。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馬志亞 文/攝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