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請客 員工醉駕 兩死三傷 誰該擔責?

2019年01月23日06:5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老板請客 員工醉駕 兩死三傷 誰該擔責?

  姚先生在車禍中受傷,傷情嚴重(圖據受訪者)

  發工資之日,老板請員工吃飯。酒局之后,同事酒駕,發生車禍,致2死3傷。誰來承擔責任?對於這場飯局,老板、同一輛車的同事、司機給出了不同版本的描述。爭論仍在繼續,可重傷者因無法承擔巨額醫藥費面臨停藥。對與錯,是與非,法律如何適用?截至1月22日記者採訪,交警部門的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尚未出具。

  不知道有人醉酒駕車 老板表示自己“很冤”

  2018年12月15日晚,在都江堰市柳街鎮發生車禍,一輛小車與貨車相撞,造成2死3傷,其中,姜女士的丈夫姚先生就在小車上。這場車禍的特殊之處在於,車上幾人均為同事,此前剛參加完由老板請客的一場飯局,席間,大家喝了酒。

  “當務之急是籌款救治我丈夫,但我們覺得司機和老板是有責任的。”姜女士說。記者注意到,據醫院住院催款單,姚先生截至2019年1月21日已經拖欠了醫藥費81711.19元。據檢驗報告顯示,事發時司機黨某血液樣品中檢出乙醇,其濃度為153.9mg/100mL。截至1月22日記者採訪,交警部門的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尚未出具。

  飯局的組織者,園藝廠老板王先生則表示自己“很冤”。他說,如果是在酒桌上發生意外,那麼同桌的人肯定都有責任,但員工酒后在回去的路上發生車禍,他不應該負責。他表示,自己當時並不知道有員工醉酒駕車,“那車人吃好了先走的,走的時候都沒和我打招呼。”他還稱,酒確實是他帶來的,但是是員工看到了以后沒有經過他同意就從他的車上拿下來喝的。

  醉駕司機

  酒是老板帶的 沒人勸我別酒后開車

  司機黨某回憶,雖然酒局確實是老板組織的,酒也是老板帶的,但他自己作為開車的“肯定有責任的”,平常不太喝酒的他,在那場飯局上喝了二兩白酒。不過,據黨某描述,開車回去時,沒有任何人勸他別酒后開車,喝酒的時候也沒人提醒他少喝。

  黨某還向記者表示,哪怕不發生車禍,也有可能被警方查酒駕查到,但當時“腦殼昏了”,喝完酒后就沒想起那麼多。這場車禍,也讓黨某雙腳骨折。黨某稱,傷者家屬不斷向他索賠,他也給兩位傷者支付了一萬多元的醫藥費。“我也是打工的,沒多少錢。由於做手術錢不夠,我隻醫了一隻腳。”

  黨某稱,自己並非專職駕駛員,平時負責裝樹,事發時開的是自己的車。“我也是好心搭他們。”他向記者強調,車上的同事都是自願上他的車。此外,他還表示,自己才到園藝廠二十多天,雖然沒簽合同,但園藝廠員工“都是長期的”。

  同車人員

  上車才知道司機喝了酒 曾提醒他“開慢一點”

  員工王燕和丈夫也參與飯局並上了黨某的車。在這場車禍中,王燕丈夫不幸去世,王燕也骨折了,但意識清醒。她告訴記者,老板並沒有勸阻過他們不要酒后駕車。王燕認為,老板王先生在逃避責任。“你沒說過話,人家員工怎麼可能去拿你的酒。”

  王燕表示,雖然走的時候沒有完全吃好,但對於他們的離開,老板是知情的。王燕解釋稱,其實是老板開車、打燃火在先,而她們出來在后,不過,由於老板的車要避讓其他車,所以老板的車子沒走,最終是她們先走。

  王燕稱,自己上車后才曉得司機喝了酒。“我問司機,你喝了好多,他說沒喝好多。”她告訴記者,自己沒想那麼多,而且“大家也都是同事,不可能因為司機喝了酒就把老公喊下車”。而當被問及是否提醒、勸阻過司機,王燕稱,她在車上提醒過司機“開慢一點”,也問過司機酒后開車“到底有沒得事”。

  權威解讀/

  問題1

  假如老板對員工酒后駕車不知情,是否還要擔責?

  不管老板是否知道員工准備酒后駕車,老板都有責任,因為同桌者有相互扶助、提醒的附隨義務。

  四川恆和信律師事務所律師邱文鋒認為,該件事中,老板應當承擔責任,因為飯局是老板組織的,他是代表這個公司組織的一種聚餐活動。“這個酒是誰拿來的,不重要,關鍵是在這個飯局中間喝了這個酒,而且也不存在照顧不過來的情形。”邱律師認為,對於這個飯局的組織者來講,他應當知道,喝了酒以后,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面,會不會有人因為這個喝酒出事情。四川方策律師事務所律師郭剛認為,不管老板是否知道員工准備酒后駕車,老板都有責任,因為同桌者有相互扶助、提醒的附隨義務。

  問題2

  同桌和同車的人,是否要擔責?

  駕駛員要承擔最主要的責任,老板要承擔次要的責任,勸酒灌酒的人也要承擔一部分責任。

  此外,郭律師認為,同車的人自身也需要承擔責任。郭律師表示,同車者明知對方喝酒,非但沒有盡到提醒義務阻止其開車,還要坐對方的車,要為自己的行為承擔法律后果。總體而言,醉駕的駕駛員本人承擔的責任比例最重,因為駕駛員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明知酒后不能開車卻執意為之,其次是組織酒局的人,再次是其他同飲者。

  邱律師則表示,對於其他的那些一起聚餐,而沒有坐這個車子的人,如果說這些人存在勸駕駛員的酒的行為,灌了酒之后,對於駕駛員開車又放任的話,那麼,也應該承擔一部分責任。總體而言,駕駛員要承擔最主要的責任,老板要承擔次要的責任,如果說還有勸酒灌酒的人,那麼他們也要承擔一部分責任。兩名死者,自己要承擔一部分的責任。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祝浩杰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