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131個縣2018年脫貧成效考核均已完成

2019年01月08日07:31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每到一戶 調查員都直奔廚房臥室

  近日,在漢源縣烏斯河鎮蘇古村村委會,考核組調查員正在查看脫貧攻堅工作相關資料。

  調查員在蘇古村貧困戶家中訪談。記者 李向雨 攝

  全省131個縣2018年脫貧成效考核均已完成,重點評估“兩不愁三保障”——

  直擊

  截至2018年12月底,我省片區內58個貧困縣第三方評估、片區外73個非貧困縣縣際交叉考核均已完成。

  這次考核由省脫貧攻堅考核協調小組統一組織,考核都看什麼?訪談如何開展?脫貧收入咋個核算?帶著這些疑問,記者跟隨第三方評估組(以下簡稱“評估組”)和縣際間交叉考核組(以下簡稱“考核組”)的調查員,分別前往峨邊縣大堡鎮集廣村、漢源縣烏斯河鎮蘇古村進村入戶,直擊考核現場。

  看得細

  防考核作弊彝語翻譯者的証件都要拍照留証

  細,貫穿於整個脫貧攻堅考核。驗收當天,評估組第一站來到了集廣村村委會,向大堡鎮鎮長和該村第一書記拋出一連串問題,比如“產業扶貧基金都用了嗎?”“村裡有沒有建扶貧車間?”“有沒有組織過貧困群眾外出務工?”……問得十分細致。

  從村委會出來以后,在向導帶領下,記者跟隨一隊調查員去往集廣村貧困戶王朝玉的家。王朝玉家分為兩層,樓下是她開的超市,樓上是生活起居的地方。

  “請您回避一下。”在樓下,調查員禮貌地叫住了向導。根據規定,訪談時不能有其他人在場。訪談大約持續了40分鐘,當得知王朝玉的婆婆還一個人住在老房子時,調查員們選擇實地查看。

  這是計劃之外的決定。“老婆婆住的是舊房子,我們得看看是否安全。”調查員解釋,考核過程中,不能隻盯著訪談對象,對可能存在的問題也要及時關注。

  集廣村貧困群眾洛子毛石友不會漢語,訪談期間,鄉鎮安排一名中學老師給評估組當彝語翻譯。訪談結束后,調查員提出要看一下翻譯的教師証,並拍照留証。“擔心鄉鎮工作人員冒充教師當翻譯,這樣一來,可以確保訪談結果的真實性。”省扶貧開發局考核處負責人介紹。

  細,還體現在對把握不准的內容的反復核實上。在蘇古村,記者跟隨考核組前往貧困戶邱玉模家。訪談中,調查員發現了兩個問題:一是幫扶手冊上寫的“打工收入3000元”,但是邱玉模家並沒人打工﹔第二是邱玉模家修房貸款4萬元,至今未還清,這樣是否影響脫貧效果,調查員們把握不准。

  “在邱玉模家掌握到的問題,我們均記在了調查表上,回去以后還要再研究、核實。”調查員陳小亮說。

  考得實

  內容更精煉所有問題均在手機上完成

  跟著陳小亮跑一天下來,記者發現了他的一個習慣。

  每到一戶貧困戶家中,陳小亮總要先問對方廚房和臥室在哪裡。在邱玉模家,他掀開鍋蓋,查看家裡伙食,擰開水龍頭看是否有水,還專門去存放糧食的房子轉了一圈。在邱德富家,看到其母親臥室裡堆放著衣服,陳小亮詢問“衣服夠不夠穿?”“冬天過冬棉衣有沒有?”

  這正是我省對脫貧攻堅考核的要求。“2018年考核主要評估‘兩不愁三保障’的實現情況。”上述省扶貧開發局考核處負責人介紹,考核一大變化就是改進以考核年度脫貧人口為主要評估對象,縮小評估范圍,更加精准,同時也精簡評估內容,弱化收入調查,改算收入為核收入,簡化評估程序。

  連續兩年參加考核的德陽市羅江區副區長胡勇觀察到了這種變化。他告訴記者,相比於2017年使用問卷一項項填寫,2018年則改成了無紙化辦公,所有訪談調查都可以在手機APP上完成。其次,是問卷問題相對少了一些,節約了訪談時間。“內容上更偏重印証,如果貧困群眾沒有什麼問題,答起來會更方便。”胡勇說。

  除負責貧困縣考核的評估組、負責非貧困縣考核的交叉考核組外,今年一同到縣的還有督導組,由省直定點扶貧部門、配合部門中選派人員組建。胡勇表示,“督導組經常開會聽取我們的匯報,比如是否嚴格按照流程進行考核、入戶是否規范等。”

  變化之外,也有不變的地方,比如堅持去住得較為偏遠的貧困群眾家中走訪。

  在蘇古村,記者跟隨考核組去的第10組就位於山頂上。一條盤山公路蜿蜒上升,每個轉彎處隻有先倒車退幾米,才能拐上去。汽車緊緊貼著道路內側行駛,同行的女調查員李秋貞一度不敢往窗外看,手緊緊攥住車門。“正是由於住得偏遠,更要去看老鄉家中自來水、廣播電視、通信信號等是否齊全。”陳小亮說。

  手段新

  新系統助力10多秒鐘完成抽樣工作

  每年考核前,抽取樣本是一項費時費力的工作。

  各縣貧困戶數量不等、分布不均,樣本抽取既要考慮普遍性,又要考慮特殊性。“我們要求是一個縣抽三四個村,包括貧困村和非貧困村。”省扶貧開發局考核處負責人說,比如某縣貧困戶數量在1萬以下,那麼貧困戶調查樣本量就要選擇200戶。如果由人工操作,需要將該縣各村貧困戶數量了解清楚,再從中挑出符合條件的貧困村和非貧困村,確保選中的各村貧困戶數量大於200戶。若再加上地理位置因素,考慮邊遠死角村落,就更加麻煩,“快的話,一人一天最多抽取15個縣的樣本量。”省扶貧開發局考核處負責人說。

  2018年的考核,我省則首次使用考核評估數據採集和分析系統,抽樣工作全部由電腦完成。記者注意到,隻需要輸入樣本條件,系統就會自動篩選出符合條件的村,10多秒鐘,就可以把161個有扶貧任務的縣全部抽取完。

  之前左手持地圖看貧困村到縣城距離、右手拿名單核對村裡貧困戶數量的人工抽樣方式一去不返。在科技助力下,抽樣村在哪、距離縣城多遠,點一下鼠標就一清二楚。

  調查員同樣享受到科技帶來的便捷。2018年考核期間,他們沒有拎著問卷去老鄉家裡填寫。以每縣平均調查250戶為例,161個縣需要問卷4萬多份。如今這筆印刷費用不僅省下了,更重要的是每天的調查情況,可以隨時通過APP上傳回系統終端,便於省上及時掌握。記者 侯沖

(責編:李強強、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