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酒,宜賓還在“釀造”什麼?

2018年12月24日07:02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除了酒,宜賓還在“釀造”什麼?

  智能終端項目淨增近一百五十家,高校、研究院密集落戶……

  備受關注的2018中國機器人大賽前不久在宜賓舉行,全國各地200所院校、1400多支隊伍參加比賽。酒都宜賓為之沸騰。

  全國性的高科技大賽,何以落戶以傳統白酒產業聞名的宜賓?“酒都之問”,不止於此——這個以傳統產業聞名的城市,智能終端項目為何突現井噴,兩年多來淨增近150家?作為萬裡長江第一城,為何還要率先把貨運班列從長江頭開到北部灣?高校資源原本“一窮二白”,為何吸引到10余所高校、研究院密集落戶?

  解答“酒都之問”,需放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審視:全面落實中央推動高質量發展決策部署,實施省委“一干多支”發展戰略,對內形成“一干多支、五區協同”區域協調發展格局,對外形成“四向拓展、全域開放”立體全面開放格局,奠定經濟強省堅實基礎。“酒都”宜賓,如何發力才能有新作為?

  激蕩的爆發力

  從0到100,發展智能終端產業隻用了2年

  爆發力,在區域和產業競爭中非常重要。尤其是新興產業,起步晚或起步慢,都可能被甩在后面,甚至出局。

  2016年8月,宜賓市明確提出,在鞏固提升白酒等傳統產業的同時,大力發展智能制造等八大高端成長型產業。彼時,全市的智能終端產業還是“0”。

  “產白酒的那個城市?算了吧。”深圳市手機行業協會副會長余京蔚,此前曾多次來內陸城市尋找深圳手機產業“西進”目的地,當有人提起宜賓時,他一笑而過。但時至今日,余京蔚會一邊自嘲曾“看走眼”,一邊欣慰沒有錯過這裡。因為兩年后,宜賓長江兩岸,有中興、康佳等一大批智能終端企業的龍頭。

  數據同樣耀眼:截至今年10月末,宜賓已簽約智能終端項目147個,預計全面投產后實現年產值2051.9億元。其中,已投產項目53個,年內還將新增投產80個。平均算來,每月近6個項目落地,近17億元資金投入。

  2016年9月,深圳朵唯志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何明壽與宜賓市委書記劉中伯見面僅兩小時,就決定將公司遷往宜賓。

  打動他的不是若干優惠政策,而是“宜賓高度”:劉中伯告訴他,宜賓發展智能終端產業,不是引進幾家龍頭企業就完事,而是要圍繞產業進行全產業鏈打造。“這種決心與遠見,比任何優惠政策都重要。”

  讓他驚訝的還有“宜賓速度”:85天,智能終端產業園(一期)標准化廠房35萬平方米主體工程封頂﹔141天,“宜賓造”首批智能手機下線……承諾的全產業鏈招商也同步展開——僅朵唯自己的上下游企業就過來了10余家,若干其他制造企業以及配件供應、研發、設計企業緊隨其后。

  還有“宜賓力度”:為讓外來企業有“家”的安心感,招商部門把對企業的“保姆式服務”升級為“終身管家、貼身保姆”,企業從落戶到投產,甚至連水電氣及接駁班車等問題,都由園區統籌解決。

  強勁的突破力

  一改傳統,將貨運班列開到珠江口

  今年6月28日,一列載有50個標箱的鐵路班列,從廣西欽州港東站駛向宜賓。這是5月底“宜賓—北部灣港”集裝箱班列南下北部灣港后的首趟返程列車,標志著四川南向出海最便捷的雙向對流通道啟動。

  從地理位置看,宜賓地處川滇黔結合部,位於國家“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的疊合部,是天然的開放門戶。地理優勢如何才能轉化為發展動力?作為“長江第一城”,宜賓既要沿著萬裡長江朝東看,也要積極投身南向開放戰略向南看。

  “兩年前,宜賓港集團就與北部灣港集團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宜賓港相關負責人說,但因為沒有合適的項目落地,雙方合作“隔空相望”。今年初,宜賓市委主要領導率隊前往廣西考察,並最終拍板開通這條貨運班列。

  “先開起來再說!”宜賓至欽州貨運班列的開通,背后不是沒有阻力。能夠頂著阻力、排除干擾,最終讓這一設想付諸實際的,是“闖將”精神、擔當意識。

  堅持實干,在行動中調整,在調整中前行,實際是“落一子而全盤活”。宜賓至欽州港貨運班列開通后,四川南向出川的貨物紛紛找上門來,短短幾個月內,南下班列就開行100多趟。南向班列堅持“滿一列走一列”,班列趟趟滿載。

  此前很多舉棋不定的運輸企業,開始主動和宜賓合作,選道宜賓南下,宜賓建設四川南向開放橋頭堡的勢頭愈加強勁。

  持久的續航力

  面向未來,為轉型奠定人才根基

  今秋,伴隨著電子科技大學宜賓研究院(一期)、四川理工學院宜賓校區(白酒學院)二期、西華大學宜賓研究院的開學,宜賓高校數量實現歷史性突破,實際在校大學生人數超過5萬人。

  井噴式增長背后,三項行動令人矚目:在領導機構上,2016年宜賓率先設立大學城、科技城建設推進小組,書記、市長共同擔任雙城建設組長﹔在要素支撐上,創新投融資形式,撬動社會資本進入,成立宜賓市科教集團,負責大學城、科技城的投融資、建設、運營工作﹔在土地保障上,從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核心區域,劃出36平方公裡土地用於“雙城”建設。

  為何要建大學城、科技城?宜賓市委主要領導清醒看到自身短板——盡管全市產業規模、發展速度在全省處於領先行列,但科技資源、人才隊伍卻遠落后於發達地區,甚至周邊市州。而這,恰是支撐未來高質量發展的關鍵。

  從“酒都”邁步“雙城”建設,彰顯的是一座古老城市的“自省”。

  其實,宜賓對落戶高校並非“來者不拒”,能服務於自身產業發展、符合城市未來發展方向,才是宜賓的擇校標准。如與四川理工的合作主要是為宜賓市的酒產業發展服務﹔與電子科大合作是為智能終端產業服務﹔與西華大學合作是為全市發展竹產業、畜牧業、油樟產業服務……

  為更好融入國家和全省戰略,宜賓正謀劃建設南亞、東南亞和“一帶一路”國家留學生基地﹔與國內知名高校和科研院所共建國家級、省級技術創新中心等,確定了“到2021年GDP達到3000億元、加快建成全省經濟副中心”的奮斗目標。  □四川日報記者顏婧黃大海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