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病女子10秒絕望視頻 引6.4萬留言鼓勵

從放棄到“我想活下去” 數十萬陌生人給她勇氣

2018年12月20日08:00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從放棄到“我想活下去” 數十萬陌生人給她勇氣

  網友在照顧小美

  “走路都困難,不知道還能活多久,我還能堅持多久。”11月27日,30歲的熊武美在抖音上以此為題發了一段視頻,全程沒有一句對話,隻有她面對鏡頭,臉色蒼白。

  這段隻有10秒的視頻迅速在網上走紅,880萬人次觀看,28.6萬網友點贊,6.4萬網友留言鼓勵她勇敢面對病魔。156名網友為她捐款3.8萬,依靠這筆錢,她重新入院治療﹔4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來到病房,24小時照顧她。熊武美是雲南人,四年前查出白血病,隨后丈夫離去,哥哥姐姐也拒絕為其做骨髓配型,除了四姐之外,沒人來照顧她。在經歷了人情的冷漠后,她沒有想到,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會被善意相待。

  陷入寒冬

  “走路都困難,不知道還能活多久,我還能堅持多久”

  熊武美是雲南昭通人,今年30歲,父母早逝,家裡有七個兄弟姐妹,她最小。

  四年前她在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確診白血病,隨后結婚10年的丈夫與她離婚。為了掙醫藥費,她遠赴新疆打工,隔三個月回成都拿藥。

  “醫藥費檢查費一個月三四千,全靠自己打工維持。”熊武美說,今年初,她病情急變,再無力工作,吃住在成都的四姐家裡。

  12月12日,熊武美病情再次惡化,身上出現多處血點。

  “不做骨髓移植,輸再多血也沒意義。”熊武美說,一大早她接到二姐的電話,二姐、二哥、三姐都不願意抽血配型,這通電話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拒絕輸血,放棄治療。

  “不如留點錢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熊武美說,那時她身上隻剩下3000元,她甚至打算去世后捐獻遺體,讓受益人把她的骨灰撒向大海,“不拖累任何人。”

  “走路都困難,不知道還能活多久,我還能堅持多久。”11月27日,熊武美在抖音上發了一段視頻,視頻中,她身穿白色羽絨服,臉色蒼白,全程一言不發。然而,這段視頻迅速在網上走紅,截至12月19日,觀看量884.4萬,28.6萬網友點贊,6.4萬網友留言鼓勵她戰勝病魔,“幺妹,堅強點,祝你平安,早日康復”“誰都可以放棄唯有自己不能放棄,相信自己,你可以的”“如果你需要的話,我願意捐獻(骨髓)給你,不知道合不合適。”

  這是熊武美第一次在抖音上公開自己的病情,患白血病,且進入急變期。在此之前,她在抖音一直發自己的日常生活,粉絲量僅有幾千人。

  “以前每個視頻觀看量就幾百,現在的粉絲和點贊數都是發了這個視頻后漲的。”熊武美說,目前,她的抖音粉絲為4.9萬,獲贊47.4萬。

  迎來陽光

  156人捐款3.8萬

  4名陌生人24小時照顧

  12月19日,記者在華西醫院血液內科見到熊武美,她穿著粉色睡衣,正輸著血,她身上的血點已經消失了不少,精神好多了,網友打來飯菜,她坐在床上吃飯。

  “醫生不讓她下床,擔心腦出血,如果腦出血,誰都救不了她。”照顧她的網友“等待”說。

  吃飯間,她時不時接到網友的電話,鼓勵她堅持下去。

  “我會堅持的,再也不會放棄,你們這樣幫我,我有什麼理由放棄?”熊武美說,如果不是程先生以及一幫網友的幫忙,現在她已經不在人世。

  江蘇南京的程先生是一個月前在抖音上留意到熊武美的。

  “我看了她很多視頻,視頻中她雖然面帶微笑,但是從眼神可以看出,她很絕望。”程先生說,熊武美患病,幾乎無家人照顧,如果不幫一把,這條命可能就沒了。

  12月15日,江蘇南京的程先生通過微信轉了5000元給她,讓她立即去輸血,“你先在朋友中籌一點,不夠的我來出,你先去辦理住院。”

  程先生前前后后轉賬2.07萬元,有了這筆錢,熊武美得以辦理住院手續,其他捐款從全國各地通過微信轉賬到了熊武美的賬戶中,單筆最少的十幾二十元,最高的1萬元,網友幫她建了一個群,156名成員都是捐款的網友,截至12月19日,捐款金額為3.8萬元。

  來自廣州的小海是第一個來看望熊武美的網友。12月11日,小海從抖音看到這條視頻,當晚和熊武美聊到凌晨3點,早7點20分,他從廣州飛來成都。從那天起,他睡在醫院的簡易床上,寸步不離照顧她,守著輸血輸液、打飯洗碗、扶她上廁所、繳費拿檢查報告……

  成都網友肖文學也照顧了熊武美兩天,現在忙著為她跑居住証。“后續要申請一些政府救助必須要有成都居住証,現在忙著上班,也隻能時不時去看望她一下。” 12月17日,熊武美的四姐已經抽血,配型結果需要等待15天。“我還是希望其他哥哥姐姐能夠幫我,我想活下去。”

  12月19日,成都商報記者聯系到她的二哥熊武兵,“不是不願意,但作為孩子的父親,需要為這個家庭負責。”熊武兵說,他家庭負擔重,家裡有四個孩子要養,其中一個孩子先天性手臂殘疾,為了供孩子讀書,十幾天前他去了福州打工,一天收入八九十元。

  熊武兵說,骨髓移植需要抽外周血,老家鄰村有一個老人給女兒骨髓移植,此后身體變差,走路還瘸了。“我們幾個姐妹都是做勞力的,如果身體狀況變差了,一家人怎麼辦?”

  “這次我來成都有幾件事要做。”網友程先生說,第一,為募捐資金找一個托管人,做一個明細賬﹔第二,為熊武美找一個專業的護工,方便長期照顧她。“我們幾個都有工作,這個病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治愈的,需要找一個長期護理人員。”第三,他打算遠赴雲南,去了解一下她家人的想法,希望她家人能盡量支持她。“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她家人家庭都挺貧困的,在大山生活意識比較落后,擔心做了骨髓移植身體出問題,我們能理解,但如果沒有她家人的支持,這條命我們救不了。”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鐘美蘭 王紅強 攝影報道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