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兩名傷者持續救援10小時 絕不能放棄他們

2018年12月11日07:26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為了兩名傷者持續救援10小時,一位救援人員說:放棄吃飯放棄休息 絕不能放棄他們

  2歲的小湯蕊被抬出,但已不幸遇難攝影記者 王勤

  敘永山體滑坡現場航拍圖 攝影記者 王勤

  9日16時20分

  敘永縣分水鎮分水村1社發生山體滑坡

  9日17時55分左右

  一名40多歲的女性被困群眾被成功救出

  10日0時

  經四川、雲南多部門組織力量全力救援,已先后救出8人

  10日6時11分

  救援隊伍先后救出2名被困群眾

  10日12時10分

  第11名被困者小湯蕊被找到,已無生命體征

  12月10日,凌晨,史稱“永寧”的瀘州市敘永縣城氣溫5到8攝氏度,與雲南威信接壤的分水鎮卻隻有1攝氏度,寒氣逼人。

  9日16時20分許,四川省敘永縣分水鎮分水村1社(小地名:大坡上)發生一起山體滑坡,滑坡摧毀了3戶農房。記者從敘永縣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獲悉,經救援人員連續奮戰,12月10日12時10分,敘永縣分水鎮山體滑坡災難中第11名被困者已找到,系一名兩歲女童,已無生命體征。截至12月10日上午12時10分,11名被掩埋者全部救出。另有1名失聯人員仍在繼續尋找中。

  艱險

  事發地有一段 處於濃霧危險路段

  “廢墟上黑壓壓的都是人,每個人都忙著救人”

  10日凌晨,一名在現場焦急等待的醫護人員感慨。據敘永縣官方消息,12月10日清晨6時05分和6時11分,救援隊伍先后救出2名被困群眾,兩人生命體征正常,神志清楚,立即被送醫治療。12時10分許,第11名被困者已找到,系一名兩歲女童,已無生命體征。

  此次山體滑坡事發地分水鎮分水村,距離敘永縣城54公裡,因為道路彎道多,有一段路處於濃霧危險路段,如行雲端。這導致該路段行車困難,開車需要一個半小時以上。記者在趕赴事故現場過程中遇險,車輛被困,幸好遇到路過的自貢消防幫助。

  “12·9敘永山體滑坡”災害發生后,分水鎮當地迅速組織力量進行救援,眾多當地群眾自發加入到救援隊伍中。家住分水鎮綜南村的成忠金告訴記者,當他聞訊跑到現場“刨人”時,廢墟上黑壓壓的都是人,每個人都忙著救人。

  雖然事故現場距離縣城較遠,但距離雲南省威信縣隻有20分鐘車程,威信消防成為率先趕到的專業救援力量。據現場參與救援的威信縣消防部門負責人介紹,當天下午17時10分左右接到指令后,威信消防迅速集結力量參與救援。

  威信消防20多分鐘后趕到現場,當時,當地干部群眾已在自發營救被困者。由於專業工具和救援技能的缺失,救援非常困難。威信消防立即展開救援,在9日17時55分至18時之間,一名40多歲的女性被困群眾被成功救出。

  艱難

  1℃低溫中 他們用手刨開廢墟

  “救援工作相當困難,眼前是倒塌錯亂的牆壁”

  據了解,雲南威信消防、鎮雄消防和昭通消防支隊先后分三批次趕到現場,救援人員達到30多人,動用了多輛救援車和大量的救生設備。四川方面,除了敘永消防及瀘州消防,宜賓、自貢、內江、資陽等地的消防隊伍隨后也陸續趕到。

  警笛呼嘯,平靜的敘永縣城被震動了,人們議論紛紛。時值周末,敘永縣礦山應急救護隊中隊長袁錢林撂下電話,帶領一個小隊救援人員及相關救援裝備和器材,穿過濃霧火速趕往事發地點。

  礦救隊員用生命探測儀探測確定了有生命存在廢墟的大概位置。“救援工作相當困難,眼前是倒塌錯亂的牆壁。”袁錢林說,救護隊員用手刨,鏟掏的方式一步步接近被埋人員。

  救護隊員們用切割機鋸開堅硬牆壁通過縫隙給被埋人員葡萄糖維持生命體征,整個營救過程,礦山救護、公安消防貫穿始終。除了利用專業的救援設備,救援人員還用手刨,有人因此刨破了手指、擦破了臉,可是誰也沒有在意。后因山體裂縫,救援隊伍被要求安全撤離,后來確保安全后,救援力量再次返回營救。

  12月10日凌晨零點左右,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趕到事故現場時,天氣寒冷,室外溫度隻有1℃,天空飄著陰冷的雨雪。已經在現場施救了六個多小時的救援人員還在現場堅守。

  天寒地凍,風冷刺骨,現場救援人員都穿上了厚厚的冬衣。迅速救出廢墟下的被困群眾,是現場1000余名救援人員的共同心願。“早一點把人救出來,就多一分希望,他們也少受點苦。”一位現場醫護人員告訴記者。

  堅守

  10小時營救 隻為兩人一線生機

  “要像剝洋蔥一樣把他們前后的瓷磚,一點點地剝開”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來自某建設工地的2名被困人員被埋在一處斜坡面下方,表面是水泥板,下面結構異常復雜。來自瀘州消防支隊、敘永消防大隊的救援人員,一直在想辦法鑿開水泥板,進入廢墟下方救人。而在瀘州消防作業面“一牆之隔”,來自雲南威信的消防救援人員也在鑿洞,一名兩歲多的小朋友確信被埋在下面。

  瀘州市消防支隊政治處主任王章力告訴記者,10日清晨獲救的兩名被困群眾被夾在塌下來的橫梁和兩堵牆中間,無法動彈。“被困者前后都有瓷磚夾住,頭部被困在兩段橫梁的中間位置。”直到10日凌晨兩點左右,這兩名群眾仍未被順利救出。

  王章力說,這兩人的狀況當時還不錯,救援人員送上了葡萄糖水,並通過對講機與之通話,現場還有心理疏導人員不停地與其說話,激發他們的求生欲。“我們要動用電鎬,像剝洋蔥一樣把他們前后的瓷磚,一點一點地剝開,騰出空間讓他們‘坐’下來,頭部邁過橫梁才能救出來。”

  凌晨3時35分,滑坡點上方山體出現裂口,除瀘州消防外,所有包括救援人員在內,被要求撤出核心區,以防發生次生災害。幾分鐘后,核心區隻留下瀘州消防的救援人員,他們沒有一個人退縮。

  凌晨4點10分,現場有人呼叫“千斤頂”,兩個千斤頂很快送到現場。三分鐘后,又呼叫“小千斤頂”,再后是呼叫鋸子、鉗子。此時的天空已飄起雨雪,在強光燈照射下十分醒目。

  10日清晨6時05分左右,一名傷者被抬出並送上救護車,等了一夜的救護車絕塵而去,警笛聲響徹整個山谷。幾分鐘后,另一名傷者也被抬出來。據悉,對這兩名傷者的施救至少持續了10個小時。“可以放棄吃飯,放棄休息,但絕不能放棄他們。”一位救援人員如是說。

  特寫/

  第11名被掩埋者找到

  兩歲女童被埋

  爸爸守在離女兒最近的位置……

  湯啟軍站在那裡,戴著口罩,望著正在緊張進行的救援。

  12月10日凌晨4時許,分水鎮寒氣逼人,雨霧打濕了他的白大褂,他毫無察覺。他說他是最早到達現場的醫護人員之一,但他一直沒有離開。他說侄女還被埋在廢墟下。他說這話的時候,輕聲,平靜。

  湯啟軍的弟弟也在現場,跟正在施救的救援人員站在一起,守在埋著女兒的那個位置。湯啟軍望著那裡,眼睛裡滿是焦慮和傷痛。他說根據現場救援人員判斷,他兩歲的侄女已經沒有了生命體征。

  廢墟,掩埋了兩歲的小湯蕊

  湯啟軍是分水鎮衛生院的醫生,災害發生后,他是最早到達現場的醫護人員之一。12月9日下午4點30分左右,他從衛生院趕到現場,坐車隻用了兩三分鐘。

  災害發生后,他接到指令趕去救援,同時得到的消息是,侄女也被困在了廢墟下。

  湯啟軍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小湯蕊是他弟弟的女兒。因為前幾天湯啟軍的爺爺去世,家裡事情比較多,四天前,弟弟把兩歲多的二女兒送到了外婆家裡,讓外公外婆兩個老人幫忙照看幾天。

  外婆家就在三棟垮塌的房屋靠外面這棟,9日下午5點過,第一個找到的傷者,就是小湯蕊的外婆。那時候,救護車還在趕來的路上,湯啟軍參與了現場救治,隨后用其他車輛將傷者緊急送往醫院,但最終在送醫途中死亡。湯啟軍說,小湯蕊的外公在9日晚上7、8點被找到,隨后送往醫院救治。

  他說,就想等一個奇跡般的結果

  12月10日凌晨4點過,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見到湯啟軍時,他正跟其他醫護人員站在廢墟邊上待命。

  在大隊伍的醫護人員到達現場后,湯啟軍有些“插不上手”。但作為較早到達現場的人員,湯啟軍跟其他人一樣展開了第一時間的救援。“我到現場的時候,已經來了很多人,大家都用手刨。”湯啟軍說,在專業的救援隊伍趕來以前,救援就已經展開,很多人就用手搬抬垮塌的石塊、磚頭,他也跟著一起施救。

  在大隊伍的醫護人員趕到現場后,湯啟軍本可以撤離,但他還是在現場值守。他說,“因為我侄女還埋在下面。”

  他說要等一個結果,或許還有奇跡。但據現場救援人員的判斷,他的侄女已經沒有生命體征。他很輕微地說著這句話,似乎害怕說出口。湯啟軍已經一整晚沒有睡覺,10日上午,記者見到他依然還在現場等著。一個一個的傷者被救出來,然后被迅速地抬上救護車送往醫院。

  救援工作還在展開,為了找到小湯蕊。湯啟軍也在等待,等著侄女被救出來。湯啟軍的弟弟,小湯蕊的爸爸也在現場,他跟救援人員一起,守在離被埋女兒最近的位置。

  直到12月10日12時10分,兩歲的小湯蕊被救援人員從兩層的水泥板廢墟下救出來,遺憾的是已無生命體征。救援人員圍著她,脫帽致意,然后將其抱進白色棉絮包裹抬上汽車。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羅敏 楊靈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