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四川民營經濟20條

2018年11月21日07:51  來源:成都晚報
 
原標題:解讀四川民營經濟20條

  本月16日印發的《中共四川省委 四川省人民政府關於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圍繞激發民間投資活力、降低民營企業經營成本、緩解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6個方面,提出了20條政策措施。這些政策措施突出的重點是什麼?操作性強不強?怎樣落地落實?相關部門給出了回答。

  20條一覽

  省委省政府關於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意見

  一、進一步激發民間投資活力

  (一)降低民營企業市場准入門檻

  (二)拓寬民營資本投資領域

  (三)促進民營企業公平參與市場競爭

  二、進一步降低民營企業經營成本

  (四)全面落實稅收優惠政策

  (五)嚴格清理規范涉企收費

  (六)推動降低要素成本

  三、進一步緩解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七)加強民營企業信貸支持

  (八)鼓勵開展直接融資

  (九)加強融資創新服務

  四、進一步提升民營企業競爭實力

  (十)大力培育民營經濟市場主體

  (十一)推進民營企業創新創業

  (十二)著力提升民營企業管理水平

  (十三)支持民營企業開拓市場

  五、進一步加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保護

  (十四)依法保護民營企業財產權

  (十五)依法保護民營企業創新權益

  (十六)依法保護民營企業自主經營權

  (十七)建立完善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保護機制

  六、進一步強化組織保障

  (十八)加強統籌協調

  (十九)加強政策落實

  (二十)加強激勵考核

  看政策

  圍繞民營企業反映的突出問題

  出台“20條”促健康發展

  《意見》提出的發展目標是,力爭到2022年,全省民營經濟增加值佔地區生產總值(GDP)比重達到60%,民間投資佔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比重達到50%以上,民營經濟市場主體活力迸發,創新能力顯著增強,質量效益顯著提升,發展環境顯著優化。

  據統計,2017年,四川民營經濟增加值佔全省GDP比重為56.1%,今年上半年為56.4%。

  近年來,民間投資增速出現了放緩的情況,一些民營企業投資方向不明、意願不強、動力不足。《意見》著力通過降低市場准入門檻、拓寬投資領域和促進公平競爭,進一步激發民間投資活力。例如,提出全面實施市場准入負面清單,推動“非禁即入”普遍落實。取消和減少阻礙民間投資進入養老、醫療等領域的附加條件,嚴禁在政府採購、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和運營等公開招標中,單獨對民營企業設置特殊條款。

  當前,民營企業降本減負訴求十分強烈。《意見》提出要通過全面落實稅收優惠政策、嚴格清理規范涉企收費和推動降低要素成本,降低民營企業經營成本。例如,積極降低人工成本,對符合條件的參保企業給予穩崗補貼,對招用就業困難人員的小微企業,按規定給予社會保險補貼和適當的崗位補貼,對招用畢業年度高校畢業生的小微企業,按規定給予社會保險補貼。

  為緩解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意見》明確系列“真金白銀”的獎補政策,開出加強信貸支持、鼓勵直接融資和加強融資服務3張“藥方”。例如,明確對在境內外上市融資、新三板挂牌、天府股交中心挂牌的企業給予50-100萬元的費用補助。支持民營企業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所在地市(州)、縣(市、區)政府可給予單戶債權機構最高不超過500萬元的獎勵,省級財政按照市(州)、縣(市、區)政府實際補貼的50%給予財力補助。

  為進一步提升民企競爭實力,《意見》從大力培育民營經濟市場主體、推進民營企業創新創業等4個方面提出支持措施,引導民營企業走創新發展、轉型升級之路。例如,大力支持和培育“個轉企”“小升規”“行業小巨人”“隱形冠軍”,實施大企業大集團年營業收入新跨100億元台階激勵。

  進一步加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保護,《意見》提出依法保護民營企業財產權、創新權益、自主經營權和建立完善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保護機制,加快營造依法保護民營企業家合法權益的良好法治環境、市場環境、社會環境,支持廣大民營企業安心專心用心謀發展,進一步激發民營企業家創新創業創富熱情。例如,提出建立知識產權侵權查處快速反應機制,推進完善全省知識產權審判技術專家庫,有效完善技術事實的認定。

  為確保政策落地落實,《意見》從加強統籌協調、加強政策落實和加強激勵考核3個方面強化組織保障。例如,把民營經濟發展情況納入對各地政府激勵考核事項,納入干部考核考察范圍。同時,將建立民營企業評議政府相關職能部門工作機制,對民營企業反映的合理合法問題辦理不力、政策執行不到位的責任單位和責任人進行通報、問責。

  聽解讀

  建立健全民營企業維權服務平台

  從5個關鍵詞看四川“民營經濟20條”

  省委省政府緊緊圍繞民營企業反映的突出問題,經過反復研究、充分論証,提出了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20條”。這些政策措施指向明確、突出重點、含金量高、操作性強,能否發揮作用,關鍵要看能否落地落實。

  關鍵詞:打破信息孤島

  省市場監管局(省民營辦)

  搭建小微企業政策發布平台

  “我們將建設好小微企業政策發布平台,打破信息孤島,及時向社會發布和傳遞產業政策、發展規劃和市場需求等信息。”省民營辦將組織開展民營經濟政策大落實專項行動,研究建立政策落實效果評估機制,通過目標考核管理,破解“融資難、融資貴”,要求落實到位,打通政策落地“最后一公裡”。

  在營商環境打造方面,省民營辦將通過“放管服”改革,使審批更筒、監管更強、服務更優,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和創造力。建立健全民營企業維權服務平台,讓民營企業合法維權“申訴有門、維權有路”。

  關鍵詞:降費

  省發改委

  可享豐水期

  富余電量的消納

  “一個地方經濟發展的好壞,重要的衡量標准之一是,民營經濟活力越強經濟就越強。打造一流的營商環境,幫助民營企業跨過轉型升級這道坎,發改部門責無旁貸。”省發改委主任范波表示,目前,省發改委已經明確了8項具體舉措,為民營企業提供服務,讓民營企業享受改革的紅利。

  比如,在讓民營企業同等享受電力體制改革紅利方面,《意見》明確要支持園區內企業“打捆”參與電力市場交易,將符合條件的民營企業納入省內電力市場化交易及留存電量、豐水期富余電量消納政策實施范圍,積極穩妥探索推進水電消納產業示范區試點﹔通過清理轉供電加價、臨時性降低輸配電價、降低政府性基金等措施,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

  關鍵詞:政企溝通

  省工商聯

  將建民營企業反映問題“直通車”

  省工商聯相關負責人表示,對政府部門,建立民營經濟發展環境評價機制、民營企業評議政府相關職能部門工作機制,開展政策落實效果第三方評估。對企業,實施“四川百強民企精准培育”計劃、中小民營企業“專精特優”行動計劃。打造民營企業研發中心天府群。引導民營企業參與國企混改,支持龍頭企業牽頭組建行業產業聯盟,推動民企與國企、民與軍深度融合發展。

  省工商聯所屬商(協)會也將進行改革,籌建四川先進材料商會、數字經濟商會,組建5大經濟區商會聯盟,探索成立“一帶一路”四川民營企業區域商(協)會,促進我省民營企業抱團發展、全產業鏈集群發展。

  為推進全省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省工商聯將搭建言獻策平台,創建四川省工商聯參政議政智庫﹔搭建政企溝通平台,推動建立民營企業反映問題“直通車”和黨政領導直接聯系重點民營企業、商會制度,探索設立“民營企業家日”﹔搭建金融對接平台,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建立全省統一的“綜合性、全方位、全天候”民營企業維權服務平台,探索建立民營企業海外維權援助平台,解決“維權難、維權慢”。

  在培育企業家隊伍上,該負責人表示,四川將實施“川商精英”“新一代川商”培育計劃,牽頭籌建四川民營企業家學院(加挂“四川民營企業黨校”牌子),打造民營企業家教育培訓基地。探索建立四川民營企業家管理大數據庫,實施動態管理、精准服務。

  搭建民營企業與退役軍人安置對接平台,試點建立軍民人才雙向流動機制。探索建立各類人才在民企、國企兼職交流機制。此外,還將舉辦“四川民營企業改革開放40年慶典”,發布“四川民營企業100強”和“改革開放40年百名杰出民營企業家”,組織100名企業家代表集體宣誓。

  關鍵詞:權益保護

  省委政法委

  防止牽連企業家

  及家庭成員合法財產

  省委政法委相關負責人表示,為保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各級政法部門在執法辦案中必須准確區分違法所得和合法財產、企業家個人財產和企業法人財產,防止牽連個人和家庭成員合法財產。在涉案財物管理處置上,對經濟犯罪案件涉案財物採取跨部門集中管理,建立政法系統共享信息平台,實現全程留痕、網上監管,確保涉案財物安全高效處置。在勝訴權益保護方面,發揮執行聯動、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制度作用,織密信用懲戒網絡,確保民營企業合法債權及時實現。

  據介紹,為進一步推動全省民營經濟健康發展,接下來,省委政法委將牽頭建立政法機關與工商聯、行業主管部門、行業協會、商會等單位的聯席會議制度,暢通聯系渠道,及時協調解決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保護中的重大問題。

  關鍵詞:政商關系

  省紀委監委

  將明確政商交往“負面清單”

  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表示,良好的政治生態就是良好的發展環境,將把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作為政治生態建設的重要內容,研究起草推動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的制度規定,實現政商雙方“親”而有度、“清”而有為。

  為推動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精准落地,省紀委監委將建立政商交往中公職人員違紀違法問題信訪綠色通道,及時收集、處置民營企業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

  激勵黨員干部主動服務民營企業,將嚴格區分涉企公務活動和商務活動,制定商務接待管理辦法,公職人員經批准可以應邀參加符合規定的企業活動。明確政商交往“負面清單”,厘清政商雙方“為”與“不為”的界限。

  成都晚報記者 薛歡 滕楊 林姝霏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