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戰金沙江 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應急搶險救援全記錄

2018年11月19日07:10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鏖戰金沙江

  11月17日,甘孜州白玉縣下了入冬以來最大的一場雪。金沙江從白雪點綴的群山間蜿蜒而過,在流至縣城西南絨蓋鄉則巴村和生公村附近時,一段江岸突然從綠中透白變成一片灰白。那裡就是過去1個多月裡令無數人揪心的白格堰塞湖山體滑坡點。

  10月11日和11月3日,先后兩次滑坡,如同一隻巨手將山體撕下一塊,生生將奔涌的金沙江截斷,直接威脅著上下游數萬群眾的生命安全。在大自然面前,人類有時不得不感嘆自身的渺小,但人類的生存發展史,也無時無刻不伴隨著與自然的抗爭。

  兩次險情中,省委、省政府堅決貫徹中央領導同志重要批示精神,在應急管理部牽頭的部際聯合工作組的指導下,在西藏自治區的緊密配合下,在黨政軍警民多方及廣大干部群眾的共同努力下,科學應對、應急處置,最終打贏這場驚心動魄的搶險救援戰。

  突發險情:山體滑坡阻斷金沙江威脅萬余名群眾

  快速反應:救援力量迅速集結奔赴現場緊急處置

  “不好了,金沙江水斷了。”10月11日7時過,白玉縣絨蓋鄉則巴村黨支部書記多吉突然接到相鄰的生公村一位村民的電話。生公村是絨蓋鄉距離金沙江最近的村。11日清晨,村民發現原先奔涌的金沙江突然沒水了,趕緊打電話給村干部,但因為信號不好,幾次沒打通,最后打到多吉這裡。幾乎是在同時,絨蓋鄉黨委書記根忠翁姆也接到縣裡電話。“我當時心裡就咯噔一下。”根忠翁姆回憶。

  10月11日7時10分,西藏自治區昌都市江達縣和四川省甘孜州白玉縣境內發生山體滑坡,堵塞金沙江導致斷流並形成堰塞湖,嚴重威脅下游萬余名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情況嚴峻!消息以最快速度傳遞至省委省政府。險情發生后,省委書記彭清華,省委副書記、省長尹力迅速對金沙江堰塞湖搶險應急處置工作作出批示。副省長堯斯丹率隊趕赴一線指揮搶險救災和應急處置工作。

  11日上午,白玉縣和甘孜州先后成立應急搶險指揮部。中午,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和省水利廳派出的工作組趕赴白玉縣。下午3時,堰塞湖蓄水量已接近1億立方米。省防指和西藏防指正式命名該堰塞湖為白格堰塞湖。下午4時30分,省防指啟動Ⅳ級防汛應急響應。與此同時,金沙江沿線各縣、水電站、水庫,各級水務、國土、氣象、測繪、消防等部門都第一時間響應,短短1天時間內,省州縣三級及各職能部門的應急救援力量迅速集結起來。

  11日上午8時,白玉縣召開第一次應急搶險會議。會上決定了兩件事:一是馬上派出一支突擊隊趕到堰塞體﹔二是核查人員傷亡情況,立即疏散危險區域的群眾。

  會議結束后,由白玉縣縣長阿央鄧珠和縣委副書記胥東帶隊的11人突擊隊立即出發。在地圖上,從白玉縣城到堰塞體的直線距離隻有20公裡左右,但在崇山峻嶺中,想要順利抵達極其艱難,乘車隻能到達距離江邊7.5公裡左右的則巴村,剩下的路程全是布滿灌木叢的陡坡峭壁。突擊隊借用當地村民的摩托車,繼續冒險前進。

  大約下午5時許,突擊隊終於抵達距離壩體約200米遠的地方,並在這裡用衛星電話向后方第一次播報信息,隨后攀上高約70米、寬約200米的堰塞體,再次向后方匯報最新情況。現場勘察發現,堰塞體壩體平均約40米高,最高約100米。“我們沒敢在上面多待,一方面天快黑了,另一方面我們無法確定是否安全。”白玉縣防災減災和應急管理局局長鐵塔說。

  不久后,白玉縣消防大隊和縣公安局的人員也抵達現場。當晚,大家在附近找了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升起火堆,度過第一夜。

  10月12日,國務院工作組抵達白玉縣指導搶險工作,並組成前方聯合指揮部。12日下午,彭清華主持召開省委常委會會議,傳達學習中央領導同志重要批示精神,對抓好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搶險應急處置工作作出進一步安排部署。12日15時,國家減災委、應急管理部啟動國家Ⅳ級救災應急響應。

  就在同一天,從堰塞體上傳回一個令人欣喜的消息。再次登上壩體的搶險人員發現,靠近西藏一側的堰塞體高度比較低,堰塞湖水位已接近壩頂,“說不定能自然泄流。”鐵塔說。

  果然,到12日下午5時15分左右,江水開始從堰塞湖壩體較低處形成一條小溪溢出,溢出水流速度約為30立方米/秒。到13日上午8時30分,白格堰塞湖自然泄流流量超過5000立方米/秒,已大於金沙江上游來水量,當晚10時左右,白格堰塞湖實現“出入庫平衡”。14日下午2時,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決定結束10月11日16時30分啟動的IV級和10月13日18時30分啟動的III級防汛應急響應。而此時,包括阿央鄧珠等在內的第一批抵達堰塞體的搶險人員,已在野外堅守4天4夜。14日起,前線人員陸續開始撤退,但仍有不少人一直堅守到17日。

  險情升級:發生更大滑坡可能導致壩體面臨潰決

  科學應對:多次勘察研判敲定“機器挖掘”方案

  雖然第一次險情在4天內迅速解除,但在堰塞體的搶險人員心中仍有擔憂,因為山體上又發現了裂縫。

  這個擔憂在11月3日變成現實。當天下午5時15分左右,原“10·11”山體滑坡點再次發生滑坡,金沙江再次被阻斷,且這次滑坡規模比第一次更大。

  在白玉縣,最早傳回消息的仍是距離最近的生公村。當天,絨蓋鄉正在進行脫貧攻堅核查工作,鄉裡和各村的干部都在一起整理資料。下午6時8分,根忠翁姆接到村民其麥打來的電話,“山又垮了,這次垮得更凶。”

  根忠翁姆和干部們立即行動起來,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這次的緊急疏散工作更加順利。到當晚8時,絨蓋鄉處於危險區域的則巴、生公、協塘、優巴4個村的150余戶村民全部疏散。

  全省的應急響應更加迅速地啟動起來,但這次面臨的情況比第一次更加嚴峻。

  11月4日,前線應急處置組抵達新形成的白格堰塞湖。根據現場查勘和測算,這次滑坡估算新增滑坡體約200萬立方米,達到壩體總共約1200萬立方米,順江堆積約200米,完全淹沒了此前自然形成的泄流渠道。更關鍵的是,堰塞體的高程比第一次高出約60-100米。省水利廳總工程師梁軍意識到,“這次要形成自然泄流,估計要等到11月15日左右,到時堰塞湖的蓄水量將達到約7.7億立方米,是第一次堰塞湖蓄水量的2倍。在這種情況下泄流,壩體可能快速潰決,給下游造成巨大破壞。”

  11月4日上午,由應急管理部牽頭的部際聯合工作組抵達四川。專家們經過緊急討論迅速形成統一意見:必須立即對堰塞體實施人工干預。

  怎樣干預,卻是一個問題。應急管理部牽頭的部際聯合工作組組織四川、西藏兩省區有關方面視頻調度和專家會商,先后提出炸藥炸、水炮沖、機器挖等多個方案。11月5日和6日,國、省專家組先后多次前往堰塞體現場踏勘,最終在6日上午現場研判會上敲定“機器挖掘”的人工干預方案。

  一道難題:如何將大型機械運送到壩體上

  攻堅克難:風雪中提前18小時打通生命通道

  方案通過后,一道難題又出現了:怎樣才能將大型機械運送到壩體上?

  與國家、省專家組會商中,前線指揮部提出通過船隻從壩體上游利用水路運送機具、從壩體下游尋找陸路運送機具、利用直升機吊運作業機具的“水、陸、空”三管齊下的應急搶險建議方案。由於無法盡快找到運輸重型機具的船隻,加之直升機吊運最大荷載不足2噸,“水、空”兩套方案成功實施的可能性都較低。

  隻有走陸路,在西藏方面,貢覺縣克日鄉莫扎村雖有一條距壩體12公裡的鄉村公路,但因山體陡峭,大型機具無法下至江灘。唯一的選擇隻剩下從四川方向白玉縣境內推進。

  在第一次堰塞湖險情時,搶險隊員就找到了一條經絨蓋鄉則巴村向西,抵達江邊,再沿干涸的河床向北抵達堰塞體的通道。第二次險情發生后,當地村民們自發組織的摩托鐵騎隊也是沿著這條通道,源源不斷地將搶險人員和物資送到前線。但這條通道有一個難點,就是從則巴村到江邊的7.5公裡路程,“基本上沒有路,沿途全是陡坡和灌木叢,隻有摩托車能勉強通過。”參與運送物資的多吉說。

  “必須開辟一條大型機械能夠通過的道路。”前線指揮部下了死命令,要求在11月9日前必須打通到壩體的道路,將機械送上去。

  就在專家組緊急會商人工干預方案期間,從各地增援的大型機械已陸續抵達集結。11月5日下午3時左右,在下游葉巴灘水電站施工的水電五局的2台挖掘機最先抵達白玉縣城,沒做停留又立即向則巴村方向前進。

  負責護送這2台機械前往的白玉縣當地人員是鐵塔。下午3時30分,運送挖掘機的拖車抵達絨蓋鄉俄巴村,到達則巴村需要翻越則巴山,約24公裡路程。但這24公裡卻走得異常艱難。

  因為村道路太窄,拖車到俄巴就走不了了。怎麼辦?大家當機立斷,駕駛挖掘機自行前往。但履帶式的挖掘機最高行進速度隻有每小時3公裡,而且高速行駛時間過長后,驅動軸承發燙極易損壞。鐵塔立即安排一輛皮卡車,來回運送涼水,每隔45分鐘到1小時給挖掘機淋水降溫。

  6日凌晨,則巴山上突降暴雪,路面結冰濕滑,挖掘機行進困難。“你把一邊騎到排水溝裡,慢慢走。”鐵塔冒著風雪一直在前方給挖掘機照明帶路,一路上不知滑倒多少次。6日凌晨5時40分,經過13個小時的艱難行駛,2台挖掘機抵達則巴村,立即開始打通到江邊7.5公裡生命通道的施工作業。

  11月7日,又有7台挖掘機抵達則巴村。當天中午,道路開辟工作開始全面推進。人輪班機器不休息,經過半天一夜的不間斷施工,終於在8日8時過將通往江邊的7.5公裡通道打通。挖掘機繼續沿著相對平坦的河床向上,開辟通往堰塞體壩頂的道路。8日下午2時28分,來自水電五局的挖機手趙明喜將第一台挖掘機成功開上壩頂,比預計時間提前18個小時。“這個時間點我記得很清楚,這提前的18個小時給后續搶險救援騰出了寶貴的時間。”省應急管理廳副廳長毛德忠說。

  成功破題:24小時連軸作業,人工導流槽順利泄洪

  切身體會:有黨和政府堅強領導,干群齊心其利斷金

  從挖掘機抵達壩頂那一刻開始,挖掘泄洪槽的工作就啟動了。據毛德忠介紹,按照挖掘方案,決定先從3010米挖掘到2955米。總共有12台挖掘機(甘孜11台,西藏1台)、4台裝載機在壩上作業,幾十名機械手換班不換機,24小時連軸轉。

  11月10日上午,在累計開挖約2.4萬立方米土石后,2955米高程導流槽基本貫通。此時水平面距離泄洪槽還有幾米。等待還是繼續挖?再次會商研判后,前線指揮部決定繼續挖掘到2952米。

  “挖掘工作也存在諸多風險——挖掘過程中可能遇到導流槽邊坡垮塌﹔堰塞體就像定時炸彈隨時可能潰壩﹔另一側,山體滑坡地質本來不穩定,還有再次塌方的風險。”毛德忠說,部際聯合工作組為此制定了安全方案,加強監測預警,動用無人機、北斗衛星、邊坡雷達以及人工盯梢等。有一次,山體發生小型滑坡,挖掘人員根據預警信息迅速撤離,安全后又重新投入緊張的挖掘工作。

  12日凌晨4時是預計的過流時點。那一晚,現場所有人都沒有睡。“仿佛等待產房生產一般,期待、焦慮、緊張都有。”毛德忠說,在焦急的等待中,預想的過流效果並沒達到。12日18時,經應急管理部派出無人機巡查發現,導流槽泄有3處漂浮物,如堵塞導流槽,將影響過流效果,要想再清理非常危險,也非常困難。省指揮部隨即研究決定,在確保安全前提下,做好派出先遣部隊通過人工打撈的方式排除阻擋泄洪障礙的准備。此時泄洪槽已經形成,堰塞體的積水在不斷上漲,水壓在不斷增大,水流速度在不斷加快,在這種情況下去做人工干預,風險十分大。

  值得慶幸的是,次日,先遣部隊集結完畢備戰之時,泄洪槽終於達到預計的水流量,漂浮物已被沖走,過流成功,為早日實現“人員零傷亡、財產少損失、險情早排除”目標任務奠定了堅實基礎。

  12日18時,導流槽實測流量2.5立方米/秒。13日7時50分,過水斷面實測流量63.1立方米/秒﹔14時,估算過流流量800立方米/秒,堰塞湖面開始下降﹔18時,泄流流量已達3.1萬立方米/秒。

  13日下午,應急管理部通報,人工干預符合預期,斷流超過200小時的金沙江上下游已貫通,斷流問題解決。14日23時,省防汛抗旱指揮部結束11月12日4時啟動的II級、11日12時啟動的III級和3日22時啟動的IV級防汛應急響應。

  從11月3日至14日,為期11天的第二次白格堰塞湖應急搶險工作成功告一段落。回顧先后兩次應急搶險救援,四川處置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指揮部辦公室一位負責同志深有體會地說,堰塞湖險情得到迅速有效處置,受災群眾轉移安置實現零傷亡,這充分體現了黨政軍警民、部省州縣鄉村,以及省際之間的有效聯動,指揮體系高效運轉,各方通力協作,一線搶險人員英勇奮戰,從始至終做到了科學安全、有力有序有效。

  “能夠取得最后的勝利,還離不開廣大藏區群眾的積極主動參與。”甘孜州委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在整個搶險救援過程中,最令人感動的是當地的藏族群眾。

  在絨蓋鄉俄巴村通往搶險一線的道路邊,村民們自發搭起帳篷,備好干糧茶點,免費送給往返奔忙的搶險人員。在從則巴村通往壩體的生命通道上,來自則巴和生公兩村的上百名藏族村民自發成立摩托鐵騎隊,從11月3日開始直至搶險結束,每天沿著崎嶇的山路不間斷往返運送搶險人員和物資,有的村民還在途中摔傷了。不少搭乘摩托車的專家和搶險隊員想要給車費,都被村民們推回去,“發生這麼大的災難,黨和政府第一時間趕來救援,我們做這點事情不算什麼。”參加鐵騎隊的39歲村民巴登多吉說。

  截至11月13日,僅甘孜州白玉、得榮、巴塘等縣在第二次白格堰塞湖險情中就轉移安置18849人。

  重返家園恢復重建成為下一步工作的重點。

  11月17日下午3時,在漫天飛雪中,白玉縣金沙鄉八吉村安置點,42歲的澤擁和鄰居們圍坐在火堆邊,她手中的紙杯裡盛著縣人民醫院醫生專門熬制的預防感冒的中藥,村裡的民兵們正張羅著給火堆上架一個擋雨擋雪的棚子。雖然室外氣溫已零度左右,但防風帳篷裡依然溫暖,安置點供電供水等設施齊備,甚至還挂起看電影用的投影幕布。

  “有黨和政府在,有村裡的干部在,沒什麼好擔心的。”紅紅的火光映照下,澤擁笑呵呵地說。記者 付真卿 任鴻 王成棟 游飛 徐登林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