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蜀第一床”主人疑是一代蜀王

2018年11月13日07:32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古蜀第一床”主人疑是一代蜀王

  “古蜀第一床”。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商業街船棺葬發掘現場。

  【文物檔案】

  漆木床

  年代:戰國早期

  級別:未定級

  規格:長2.55米、寬1.3米、高約1.8米

  館藏地點: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保中心

  出土地點:成都市商業街

  出土時間:2000年

  今年6月,金沙遺址博物館舉行的“考古成都——新世紀成都地區考古成果展”上,體量最大的一件文物——距今2000多年的漆木床吸引了無數關注。這張床長2.55米、寬1.3米、高約1.8米,床身以紅黑兩色繪制繁復紋飾,象征著墓主身份的尊貴。

  2000年,這張木床從成都商業街大型船棺墓葬出土時,還只是拆開的漆木構件﹔18年后,文物修復師們終於將其組裝成功。富麗堂皇的漆床和船棺葬出土的漆木編鐘架、漆鼓、漆塤等樂器以及漆幾、漆案等生活器具共同暗示了神秘的歷史信息:商業街船棺墓極可能是古蜀開明王朝時期的王族墓甚至蜀王本人的家族墓地。

  18米“船棺之王”現身鬧市

  2000年7月,成都商業街省委機關食堂工地,埋藏地下已2400年左右的船棺葬被工人發現。據當時參與發掘的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館員陳雲洪回憶,“當時有熱心市民給我們打電話,說挖到了整木一樣的東西,我們的第一反應可能就是船棺。趕到現場一看,果然是。”

  在此以前,四川地區曾經在川北以及川東發現過零星船棺葬,但是長度一般在四五米或者七八米之間。當考古人員耗時近半年清理出商業街船棺葬的墓坑時,其規模和等級讓他們大吃一驚:墓坑長約30米、寬約20米,面積600平方米左右。坑內現存的船棺和獨木棺有17具之多。其中10米以上大型的有4具,最大的一具長達18.8米,直徑1.7米。迄今為止,國內尚未發現過如此巨大樹木做成的船棺,堪稱中國的“船棺王”。

  更讓人驚訝的是,所有棺木均用貴重的千年楨楠整木鑿成,葬具下墊有縱橫交錯的枕木。該墓葬曾經在漢代遭到盜掘和破壞,考古人員根據枕木上殘留的木樁推斷,墓坑當年擺放的棺木應該有30具以上。

  讓考古人員驚喜的是,當年的盜墓賊將他們認為珍貴的隨葬器一掃而空,卻把陶器、青銅兵器等留了下來。尤其幾件棺蓋、棺身完整保存的棺木,周圍滿填青膏泥,並浸泡於地下水之中。即使兩千多年以后,棺中保存的漆器也色澤艷麗,讓所有人眼前一亮。陳雲洪說,出土的漆器中,小件的還能辨識出是耳杯等,但更多的木構件是拆開放置於棺木中的,這些漆器出土后被嚴格編號,送到了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保中心。

  中國最早的漆木床

  這批“漆木殘件”有300多塊,在淤泥中泡了2000多年已嚴重糟朽,並且處於飽水狀態。文物修復人員經過長達多年的脫水、固形、陰干、修補和上色等繁復工序,根據考古報告上繪制的詳盡文物構件圖,一步步拼出了兩張床的模樣。

  據文保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一 開始,修復人員還隻能拼出床的大概模樣。床頂拼成穹頂形狀的木條每排多達十幾根,它們的排列順序讓人無法下手。正在大家一籌莫展時,床梁和木條上的一些神秘符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他們發現這些符號共有兩組,“隻要把木條放在刻有相同符號的凹槽處,竟然就嚴絲合縫了!”這個古人留下的組裝“說明書”,最終讓木床成功復原。

  這兩張木床,是迄今為止中國發現的最早漆木床。除了長2.55米的“古蜀第一床”,另一張小床也有1.95米長、1米寬。修復完成的床,可以看到通體髹黑漆。除了床的內側,其余部位都用朱、赭兩色繪制了庄嚴、神秘的回首狀龍紋以及蟠螭紋。

  陳雲洪說,蟠螭紋是春秋中期以后中原青銅器上比較常見的一種紋飾。商業街的漆器紋飾採用青銅器上的紋飾,可見當時古蜀與中原文化存在的緊密聯系,甚至反映出蜀上層統治階層向慕中原文化的心理。

  墓主顯貴疑是一代蜀王

  在2000多年以前,漆器屬於上層統治階層才能使用的奢侈品。商業街船棺墓葬,出土了大量的漆木構件,葬具也體量巨大,它的墓主有怎樣尊貴的身份?

  “我們懷疑墓主可能是古蜀開明時期的王族或者蜀王家族。”陳雲洪回答。

  在商業街船棺葬發掘時,考古人員就發現這個墓葬等級相當高,“象征身份的漆器多、棺木大,在墓坑南邊還發現有地面建筑。根據中國的陵寢制度,應該建有守陵或祭祀的相關建筑。”陳雲洪說。此外,各種漆木樂器和編鐘架,讓考古人員懷疑墓主應當就是蜀王級別,“雖然商業街船棺中的編鐘被盜了,但編鐘架還在。而編鐘一般隻有王侯級別的才能使用。”陳雲洪介紹,上世紀80年代,新都馬家出土的戰國墓發現了5件或兩件一組的青銅鼎、戈等隨葬器,被認為是蜀王之墓,“商業街船棺墓葬面積遠大於新都馬家戰國墓。”

  這個“蜀王”,被考古學界認為可能是古蜀國最后一個王朝統治者開明氏中的一位。陳雲洪說,根據漢晉文獻記錄,開明氏應當來自荊楚地區。如《蜀王本紀》載:“荊有一人名鱉靈……尸隨江水上至郫,遂活,與望帝相見,望帝以鱉靈為相……”有專家認為,開明氏的祖神就是鱉靈,他因治水有功,取代了望帝的統治地位。而商業街船棺的發現,說明從荊楚遷來蜀地的開明氏族,將船棺葬當成了特有葬俗。

  不管商業街船棺葬的墓主是誰、葬俗有何寓意,不可辯駁的事實是:早在2400年前的戰國早期,蜀人的漆器制作工藝已經非常發達,甚至可與同時期楚國的漆器媲美。而文獻記載,四川漆器在漢代時相當興盛,這個發現將成都漆器工藝的發達時間提早了兩三百年。□記者 吳曉鈴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