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抱”成名的飼養員陳波:希望更多的動物能得到愛

朱虹

2018年11月08日11:15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今年年初,一段來自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大熊貓“奇一”緊緊抱住飼養員大腿的視頻在網絡流傳。在飼養員陳波搬運竹子長達十多分鐘的過程中,大熊貓“奇一”一直緊追陳波的大腿不放,無論陳波把“奇一”放在哪兒,它都百折不撓,緊緊抱著飼養員的大腿。

大熊貓緊緊抱著陳波的腿不願放開。(圖片由ipanda提供)

“萌到無力自拔!”過億的點擊量再次証明了熊貓的號召力和影響力。飼養員陳波被大熊貓“一抱成名”, 讓熊貓粉絲們羨慕不已,然而“熊抱”的背后卻是日復一日的用心和瑣碎。

熊貓“奶爸”陳波今年37歲,是一個7歲孩子的父親。從事大熊貓飼養工作已經有10多個年頭了。

“其實抱大腿這種行為是熊貓寶寶的日常習性,幼年熊貓基本上都喜歡抱腿。和其他熊貓不同的是,‘奇一’那時對抱腿這件事特別執著。“陳波說, “應該就是覺得好玩,我的腿對它來說就像一個新鮮的攀爬玩具,會比較興奮,是撒嬌的表現。”講起火遍國內外的“奇一”抱腿視頻,陳波說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被拍到的。“我們平時工作其實會刻意躲避鏡頭。”說到這裡,陳波不好意思地笑了。

2004年,陳波大學畢業后成為了一名熊貓飼養員。他說,自己特別喜歡養動物,從小到大在家裡養了各種小動物,喜歡照顧它們。“這麼多年,照顧過太多熊貓,對每一隻照顧過的貓都有很深的感情。”陳波說,飼養員都會像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每天守護著大熊貓,給它們喂奶、准備食物、陪它們玩耍。

“其實我們不僅要給大熊貓准備食物,還要‘放貓’(放進大熊貓運動場)、‘釣貓’(訓練大熊貓寶寶的肢體行動能力)、‘收貓’(晚上將大熊貓收回舍中)。”陳波說,是這些構成了他們日復一日的工作日常,當然還包括給熊貓收尿、稱重、體檢、打掃圈舍,還有馴化熊貓採血、打B超。“飼養員需要隨時嚴格監控大熊貓的身體狀態。一旦身體不舒服或者產仔前,就要通宵陪伴。”

飼養員陳波和大熊貓。(圖片由ipanda提供)

作為熊貓的“奶爸”,陳波每天最重要的事,是保証熊貓的每一餐營養充沛。“用燕麥、米粉,豆粉,食鹽和微量元素進行搭配后制作的窩頭就比較受大熊貓歡迎,但也有不愛吃的熊貓,就得准備其他食物了。”

眼前身材清瘦,戴著黑框眼鏡的陳波,每天清理糞便殘渣上百斤,搬運鮮竹上百斤,起早貪黑地照顧大熊貓。通過網絡視頻,不少網友羨慕他可以抱到憨態可掬的熊貓寶寶,但實際情況卻是——這些幼年大熊貓盡管可愛,但它的爪子和牙齒是很尖銳的。

“受傷最重的一次,是在照顧一隻剛產仔的熊貓媽媽喂奶。當時那隻熊貓是第一次當媽,哺乳不是很熟練,所以想給與一些人工輔助。之前是成功輔助過母貓哺乳的,所以就大意了。”令陳波沒想到的是,“母貓特別警惕的以為我要傷害小崽,一下子咬住了我的胳臂。”講起這次意外,陳波一直都認為是自己大意的結果,而這次意外事故,致使他左臂的肌腱嚴重受損。

“每天受傷的概率是百分之百。”陳波的胳臂上到處是新舊傷痕的印記。盡管如此,他依然把每隻大熊貓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照顧,“其實,它只是跟你玩,但對我們來說腳踝被咬淤青是常見的(事情)。要做好的,其實是按照安全操作規范照顧好每一隻熊貓。”

“這些年,自己親手照顧過的熊貓真的快數不過來了。每一隻都是當做寶貝一樣,只是每一次剛熟悉了彼此,因為工作安排需要分開的時候,心裡很舍不得。”陳波說,自己可能不會表達有多麼的不舍,但心裡記得照顧過的每隻熊貓的喜好,應該算是一個飼養員最應該做的吧。

飼養員陳波和他照顧的大熊貓。(安源 攝)

2018年,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共繁育大熊貓9胎14仔存活13仔,基地大熊貓種群數量達196隻。每一隻新生的熊貓都已經長成了像“奇一”一樣追著飼養員賣萌撒嬌的熊寶寶了。回想母貓順利產仔的日子,在育幼期間,飼養員們時常忙得不能回家。盡管如此,“奶爸”“奶媽”們談起自己的工作,說得最多的仍是“這是我們的工作和職責。”

“‘奇一’火了我並不意外,因為大熊貓真的憨態可掬,可是我最希望的是每一個喜愛大熊貓的人,都能愛更多的動物,希望更多的動物能得到愛護。”陳波說,對於所有陪伴大熊貓的科研人員來說,大熊貓有作為旗艦物種的獨特地位,保護大熊貓,也如同撐起了無形的保護傘,庇護了其他眾多的瀕危野生動物和珍惜物種。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