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幼年被拐 老人原地擺攤30年:我不怕等待 我怕你不來

2018年11月06日07:47  來源:封面新聞
 
原標題:兒子幼年被拐 老人原地擺攤30年:我不怕等待 我怕你不來

  又是一條來自遠方,關於兒子的消息,可結果仍不是韓峰所期望的那樣。

  30年,兒子被拐后韓峰就一直原地等待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早上7點騎車出門,到離家11公裡外的修表攤,等著兒子回來。滿頭黑發已花白,每天路過的老街口,也從泥路變成了綿陽最繁華的主干道之一,他還等在原地。

  周遭日新月異,一條又一條來自各地關於兒子的線索,讓老韓從期望變成失望,可老韓從未想過要結束這場一個人的戰斗。

  他不想結束,他不想輸。

  年幼兒子被拐 他在原地擺攤30年

  11月2日,臨近初冬,天氣漸漸冷了起來。綿陽市成綿路口,韓峰坐在修表攤前,定定看著遠方。

  韓峰今年65歲,老家在遂寧蓬溪縣。1987年,在綿陽站穩腳跟后,他從老家將家人接到了身邊,這一年,兒子小君6歲,也就在這一年的6月1日,韓峰在幫人修表時,兒子疑似被人拐走。

  兒子小君照片

  兒子丟失以后,韓峰開始了尋子之路,從綿陽市區到臨縣鄉鎮,他的足跡遍布周邊多個縣市區。為了找尋兒子,韓峰去過最遠的地方是遼寧。1989年,當時有人告訴他,小君可能被賣到了東北。前一次被騙的經歷,並沒有打消他尋子的念頭,韓峰馬不停蹄趕到了遼寧,多番尋找,仍是沒有一點好消息。

  多次尋子無果,韓峰選擇了一個在身邊人看來最不可理喻的法子——原地等待。每天早上7點,韓峰准時出門,騎著自行車,帶著飯菜,從綿陽市高新區菩提寺前往成綿路的修表攤,晚上7點又騎車回家,來回超過22公裡。除了過年休息幾天,韓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每天都在過著這樣的生活。

  多年過去,老韓滿頭黑發已花白,他也無數次自責過,如果沒有接那個生意,如果修表的時候能多抬頭看看,孩子是不是就不會被拐走?但是他知道,沒有如果。

  新線索重燃希望 結果仍不如意

  媒體報道過老韓的事跡后,很多好心人都在關注這個事情,希望老韓能夠如願。幾個月來,老韓不斷收到各地的信息,8月初,一條來自陝西的線索,讓老韓心中重燃希望。

  閆先生是這條信息的發布者,他告訴老韓,多年前他有一位同事曾無意間說起,自己姓韓,從小被拐賣,父親是一名修表匠。“看到信息后,我立即聯系他,感覺他說的應該就是小君。”多年來,接到過很多信息,老韓一次又一次失望,但他始終未放過任何一個線索。

  通過閆先生提供的電話,老韓懷著求証的態度打了過去。“得知我來意以后直接挂斷了電話,說的找錯人了,再打過去就一直不接電話了。”這一次過后,對方再也沒有給老韓有過通話,“我也換了其他電話打過去,但是他應該知道號碼所在地,一直不接電話。”

  隨后,記者電話聯系上了閆先生,他表示信息確實是他所發,但是多年未見,他也不能確認他的這位同事,是否就是老韓口中所說的小君。“隻有通過DNA鑒定之類的,才能確定吧,我也希望能夠有個好的結果。”

  和老韓一樣,記者用歸屬地為四川的電話,多次撥打閆先生的這位同事的號碼,但對方從未接聽。通過廣州的愛心人士,記者輾轉聯系到了他,告知其來意后,對方一口否決,也並不願意透露任何信息。

  對話韓峰:

  就像愚公移山,我依然會繼續等待

  線索斷了,生活還得繼續。

  30年,每天早上7點,韓峰准時出門,騎著自行車,帶著飯菜,從綿陽市高新區菩提寺前往成綿路,晚上7點又騎車回家,來回超過22公裡。除了過年休息幾天,韓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每天都在過著這樣的生活。

  封面新聞:這麼多年重復同樣的生活,家人怎麼看?

  韓峰:兒子失蹤后,韓峰有了一個女兒,如今已成年。這些年,妻子女兒都沒有怪過自己,一直默默支持著自己,“有愧疚,但仍狠不下心,還是想繼續等著。”

  封面新聞:根據小君的出生日期,算起來已經37歲。有什麼想對他說?

  韓峰:我不想也不會強迫他回到我身邊,我只是,想再見他一面。家裡人也並不想干涉他的生活,也不希望小君為我們養老送終,隻想他回來看看我們,見一面。

  封面新聞:這次外地傳來的信息如果確認不是小君,還要繼續嗎?

  韓峰:我已經等了,也找31年了,又不是的話,我會繼續尋找、等待。發揚愚公移山的精神,等著兒子回來。封面新聞記者 劉虎 吳楓 樊凌峰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