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步樓梯 64歲兒子每天背92歲老母親下樓散步

2018年10月11日08:17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媽媽/當你老了 我就是你的腿

  10日下午2時許,廣元旺蒼縣92歲的譚永珍老人睡醒午覺,她64歲的二兒子吳國元便背著她下樓,四女兒吳國秀則推著輪椅跟在后面,他們小心翼翼下完84步樓梯后,兄妹二人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母親開始散步……這一幕,從三月底老人出現偏癱到4月10日出院回家后,每天都在上演。

  “當你老了,我就是你的腿!”老人共有8個兒女,已經五世同堂,她的兒女們想法很簡單,母親年輕時受苦了,現在老了,不能動了,兒女們就是媽媽的腿!

  1

  母親偏癱

  64歲兒子每天背其下樓晒太陽

  10月10日,吳國元已經整整背了老母親半年時間。而他自己,則放棄了在綿陽和兒孫團聚的日子。

  時間回到半年前,那時吳國元還在綿陽兒子的家中生活。3月27日,他接到了四妹吳國秀的電話,老母親生病了。后經醫院診斷,譚永珍老人因患腦梗導致身體左邊出現偏癱,行走成了難題。母親生病出院后,因為無法行走,家中就必須要增加人手才能晝夜照顧。在跟家人商議后,排行老四的二兒子吳國元主動接下了任務:每天背母親下樓散步。

  4月10日,譚永珍老人出院。從那以后,吳國元住在了排行老七的四妹吳國秀家中。剛開始,天氣漸漸轉入夏天,每天晚上5時-6時,譚永珍老人吃完晚飯后,吳國元就從4樓家中背母親下樓,四妹吳國秀就推著輪椅,提前下樓等著,當母親下樓后,兄妹二人就推著輪椅,帶母親散步。

  “媽媽,今天下午到濱河路晒太陽好不好?”10日下午2時20分許,譚永珍老人睡醒了午覺,兄妹二人為其穿戴好,征得母親同意后,吳國元慢慢背起母親,一步一步下樓去,吳國秀則推著輪椅,跟在后面,下樓后再一起扶著母親坐上輪椅,推到家外邊的濱河路上晒太陽。

  2

  84步樓梯

  背老母親上下樓是技術活

  吳國秀住在旺蒼縣東河鎮第二幼兒園家屬區,這是一個老舊小區,吳國秀住在4樓。10日下午,成都商報記者來到吳國秀的家中,從4樓到1樓,一共有84步樓梯。

  吳國元先是攙扶著老母親,從臥室走到客廳。吳國秀蹲下身子,整理了母親的兩隻棉鞋。整理完鞋子,吳國秀站起扶住母親,吳國元又蹲了下來,吳國秀慢慢將母親扶在吳國元的背上,再將母親的左手搭在吳國元的脖子處,老人也習慣性地用能動的右手抓住了左手。隨后,吳國元慢慢背起母親起身,他雙手使勁摟住母親的屁股,不讓母親的頭部滑過肩膀,以免母親難受。

  走出家門,來到樓梯處,雖然吳國元對這個樓梯再熟悉不過,但他每一步都踩得踏踏實實,然后再下第二步。從4樓到1樓,吳國元用了三分多鐘。

  在吳國秀的家中,還有一根藍色背帶,這是吳國元剛開始背母親時用的。那時,譚永珍老人剛剛出現偏癱,坐立都比較困難,吳國元將其背在身上。“哥哥背了幾天后,我們就想出一個辦法,找一個以前媽媽背我們時那樣的背帶,於是我們就自己制作了一根背帶,哥哥背時就用背帶,媽媽就不會側滑了。”吳國秀笑著說。

  而對於吳國元來說,背老母親上下樓也是一個技術活。之前,有女婿、孫子等背過,但老人就是容易往下滑,吳國元也是一樣,但背了一段時間后,吳國元總結了一個經驗:背要微微弓起,但不能太彎腰,那樣兩人都容易往前摔倒,而且雙手要十指相扣,使勁摟住屁股,不能讓母親的頭部滑過肩膀,不然母親會比較難受。

  3

  五世同堂

  老人每天抽煙5支,偶爾還會喝喝酒

  當天下午,晒了一會兒太陽后,吳國元從衣服包中摸出一支煙,遞到譚永珍老人右手上,又拿出打火機,給老人點上煙。當出現煙灰時,吳國元又拿著老人的手,幫助其抖掉煙灰。當老人抽了一半時,吳國元掐滅了煙頭,把剩下的一半又裝進了口袋。

  “以前媽媽都是抽農村自己種的葉子煙,那時家裡窮,也沒有錢買紙煙,現在條件稍微好些了,媽媽年紀也大了,就給她買的紙煙,每次哥哥都會帶在身上,但哥哥不抽煙。”吳國秀介紹,以前,老母親煙癮還比較大,紙煙每天可以抽一包,后來年紀慢慢變老,醫生建議不要抽煙,“但在我們看來,媽媽抽了一輩子的煙,突然給她戒掉,她心中肯定不好受,我們就稍微控制了她的煙量,每天抽5、6支,每次每支煙抽一半。”

  吳國秀介紹,92歲的老母親共有8個兒女,最大的兒子今年74歲,最小的女兒今年50歲,現在已經五世同堂了。每天下午散步時,在旺蒼縣的兒女一有空,也會過來會合,陪母親說說話。在外地的后輩們,一有空也會回來看望老人。

  據了解,譚永珍老人8個兒女中,排行老七的四女兒當年考上了幼師,一直在旺蒼縣的幼兒園教書。1989年,譚永珍老人的老公去世,她就被接到了條件相對好一些的吳國秀家中,一直生活至今。

  “媽媽除了身體出現偏癱,以及耳朵有些不靈光外,其他方面都還好,偶爾還會喝喝酒。”吳國秀說。

  兒女心聲

  媽媽,當你老了,我就是你的腿!

  譚永珍老人的老家在距離旺蒼縣城幾十公裡外的木門鎮青龍村五社,每次吳國秀回娘家,她都會帶上老母親。

  “當年爸爸在世時,因為體力不好,也沒有什麼手藝,家裡家外基本全靠母親一人操勞。白天要出門參加集體勞動,中午還要回家做飯、砍柴、喂豬,每天睡覺最多4個小時。”吳國秀說著,眼中含著淚水,“最讓我們敬佩的,是媽媽為了供我們讀書,千方百計想法湊錢 。”

  那時,譚永珍老人把麻搓成繩,然后請人紡好后,做成罩子賣﹔把谷草搓成捆煙葉的繩子﹔磨豆腐、做灰菜……而且,譚永珍老人到哪裡干活,就會把小的兒女背到哪裡,然后把蓑衣鋪在地上,還會帶上僅有的一點吃的,讓兒女們坐在蓑衣上玩耍。現在,每當兄妹們說起這些往事時,個個都依然會熱淚盈眶。

  “現在媽媽老了,走不動了,我們就是她的腿。我們走到哪裡,就把她帶到哪裡。”吳國元說。這是譚永珍老人兒女們共同的心聲,他們更希望已經五世同堂的母親能開心長壽。

  成都商報記者 湯小均 攝影報道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