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風“山竹”過后 回深圳上班要“闖關”

2018年09月18日09:16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上班不易,且行且當心

  穿行在倒伏樹枝裡的上班一族。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阮元元攝

  穿行在倒伏樹枝裡的上班一族。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阮元元攝

  穿行在倒伏樹枝裡的上班一族。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阮元元攝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蔣偲、肖博峰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軒慧(單獨署名除外)

  最強台風“山竹”前日如期而至,登陸后由南到北貫穿深圳全境,維持10~12級以上風力長達5小時,所到之處,人行道樹木被攔腰折斷或連根拔起,玻璃幕牆被成片刮去。同時,極強降雨席卷深圳全市,鹽田、龍崗、羅湖、福田、南山各區發生暴雨,導致部分區域、路段出現不同程度內澇積水。

  樹木伏地,行人爬樹穿行﹔地鐵調度,排長龍進站候車﹔路上堵車,車主們微笑面對……昨日是台風過后的首個工作日,勤勞勇敢的深圳市民們,已經整理好被狂風吹亂的心情,踏上了“一言難盡”的上班路。沒錯!這個城市已經沒有什麼能阻擋深圳人的上班路,上班不易,且行且當心……

  據城管部門統計,全市發現樹木倒伏11680棵、樹枝損毀4241棵,擋牆倒塌50(處)、路燈損毀2144個、滑坡坍塌22處。在城管搶險人員的連夜辛勤工作下,昨日早上6時許,北環、深南、濱河三條主干道影響交通通行的倒伏樹木基本清理完畢。接著城管部門還將繼續清理主道、次要干道、內街小巷的倒伏樹木。

  鏡頭一:

  樹木伏地 行人爬樹穿行

  走上台風過境后首日的街頭,你有沒有感到有些陌生?昨日早上,記者一出門就看到僑香路上許多大樹被連根拔起,行車到達梅觀路,應急車道有樹木倒伏,影響交通。龍崗大道布吉關口進關方向,關口進關的數條公交車道因倒樹無法通行,關口處車輛排長隊,隊尾已至大芬立交附近。梅觀路南行往北環輔道人行道,樹木伏地,行人要爬樹穿行……不過大體上來說,早高峰的交通仍算順暢,除了少部分地方需要繞行外,成功抵達上班地點還是沒有問題的。

  家住深圳僑香路的阮女士告訴記者,早上8點出門時,她發現僑香路東往西方向,有一棵樹被連根拔起,倒在路上,幾乎佔了六個車道,路上的車隻能從僅有的一兩個車道通行,使得路上大排車龍。而人行道則完全被樹攔住,倒下的樹干最粗的直徑大概有約50厘米粗,樹身布滿苔蘚,有的地方還長了一些木耳之類的真菌,加上樹干上還有雨水,非常濕滑。為了能准時上班,阮女士隻好手腳並用,還把傘當成拐棍來支撐保持平衡,費力地攀爬。“剛開始有很多人不敢爬,都在觀望。”阮女士說,后來看到爬的人越來越多,大家膽子就大起來了,一開始是身體比較靈活的年輕人在爬,后來很多老人也帶著小孩子開始爬,還有很多人拿出手機拍照留念。

  鏡頭二:

  停運的地鐵開始恢復

  昨日早上,深圳地鐵1、2、3、4、5、7、9、11號線地下區段及車站恢復運行,為保障安全運行,行車間隔較平日將有所延長。

  昨日上午7時,地鐵4號線民樂站,乘客們站好隊列、神情自如地在地鐵站站外排隊坐車。正在吃早點的王小姐告訴記者,作為上下班高峰期最為繁忙的地鐵4號線,1分鐘一趟車也是擁擠著才能上車,昨日行車間隔改成5分鐘一趟,排隊是肯定的。“但大家都沒有抱怨,畢竟昨天的台風那麼嚇人,今天一大早就能坐地鐵上班已經是超乎想象的事情了。”

  地鐵4號線運營方港鐵(深圳)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4號線民樂至清湖區間為地鐵高架段,台風“山竹”來臨之際,飄落了許多雜物、樹枝等在列車軌道上﹔同時,因為暴雨傾注,軌道上積水如患。基建部門的港鐵俠們通宵達旦地步行在高架軌道上清理異物,檢修接觸網、疏通軌道上的集水井、排水口等,他們在風雨中徒步超過10公裡,為的就是給第二天的正常運營做好准備。

  記者了解到,為保障上班路上通行無阻,截至昨日7時30分,深圳地鐵共加固施工現場臨建圍擋72000余米,安置滯留乘客1799人,同時,380個地鐵在建工地無一報險,183個既有線路車站無一進水,最大程度避免了人員傷亡、減輕了災害損失。

  鏡頭三:

  回深圳上班要“闖關”

  不光在深圳的人要排除萬難上班,那些周末去外地“避風”的人,如何在周一返工也成了一道難題。徐先生在深圳從事傳媒行業,周末回了一趟老家,原來訂了周日晚上的高鐵票回深圳,卻沒想到台風的影響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徐先生說,之前也經歷過幾次台風天,但都對深圳都沒太大影響,所以當他得知16日高鐵要停運時措手不及,幸好找到17日凌晨發車的一趟普通列車,他買時隻剩最后2張票了。

  回深圳的這趟車,也並不是一路通暢。原定上午11時到達深圳的火車,連連碰到樹枝擋路搶修、讓車等情況,在幾個站都有較長時間的停留,耽誤了近3個小時,徐先生下午2時多才到達深圳。“雖然沒有親身感受台風的威力,不過看我家周圍的狀況也能體會到有多可怕了。”徐先生說,他所住的文光村從地鐵站到村裡的道路,有一段被倒塌的樹木覆蓋,樹下還有被砸壞的汽車,不過當他到家時,已經被清理出了一條可以供行人、汽車通行的通道。

  “平時大爺大媽跳廣場舞的小廣場也全是倒塌的樹木。”徐先生說,就連廣場旁一棵要兩人合抱的大樹也被吹斷,可見當時風力之大,道路兩旁還有很多粗壯的老樹也翹了起來,雖然勉強沒倒,但人行道上的磚石已經全都被掀起來了,仍有許多地方拉了警戒線,等待處理。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