邛崍癌症晚期大爺想見弄丟22年的兒子 他如願了

2018年08月20日07:18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時隔22年 父子相見 他對他說——“你小時候的照片我還保存著”

  昨日,64歲大爺李子恆虛弱地躺在床上與兒子賈其(化名)團聚

  留給64歲大爺李子恆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每天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看到老伴兒高全珍推門進來,他用盡力氣低聲喊著,“娃娃,娃娃回來沒有”。8月18日,老伴兒告訴他,兒子要回來看他,這讓一家人都打起了精神。19日,在邛崍市孔明鄉,兒子賈其(化名)終於出現在李子恆面前,此時的賈其已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大人,這一刻李子恆等了22年。

  按照李大爺的說法,22年前,他和當時還沒有辦理結婚証的女友生下一個兒子,交由他人看護后被“賣給了”鄰鎮一戶人家,隨后兒子再也沒有回到他身邊。三個月前,李大爺確診血管黏膜鱗狀細胞癌,生命一天天消逝。人生盡頭,李大爺最想的,是再見兒子。

  最終,賈其的養母告知了生父病重的消息,身在北京的賈其選擇乘坐19日最早的航班,回來見了李大爺。

  苦苦等待:

  看一眼兒子成了彌留的心願

  聽說兒子要回來,李子恆來了精神,一些親戚也趕到他現在的住所,來幫助他完成最后的心願。4年前,李子恆認識了現在的老伴兒高全珍,找了一份環衛工的工作,安定了下來,他也搬到了孔明鄉,和老伴兒住在一起。

  今年5月,李子恆在邛崍市醫療中心醫院被確診患有食管癌,醫生告訴家人,留給他的時間也就一個月左右了。繼子任先生從西藏趕了回來,帶著李子恆四處尋醫訪藥,最后聽說父親想去夾關老家,他也開車送老人前去,了卻一樁心願。

  “他在老家有很多親戚,老伴兒非常想回去看看。”高全珍說,之前兒子還沒有回來,她就一直盤算著怎麼把老人載過去,她甚至想過借用鄰居的電瓶車,送他去。“好在兒子回來了。”

  回了一趟老家,見過家裡親戚,李子恆還剩一件事情放不下,那就是想看一眼自己的親生兒子,他有22年沒有見過了。

  猶豫不決:

  養母最終撥通了兒子電話

  其實,把生父病重的這個消息告訴賈其,對養母柳君(化名)是一件大事,但柳君最終還是撥通電話,打給了遠在北京的兒子賈其。

  柳君說,“他決定要回來,買了19日最早的航班。這是他的事情,想回來就回來”。不過,對於往事,柳君有些不願提,“過去的事情忘了,不要說了”。

  8月19日下午,養母柳君帶著才趕回來的賈其來到李子恆所在的孔明鄉。

  成都商報記者在此前的採訪中了解到:李子恆表示,22年前因經濟困難出去打工,把孩子托付給他人照顧,最后孩子被對方“賣到”鄰鎮,自己曾到鄰鎮去找過,但養父母不讓他帶走孩子﹔但養母柳君則說,孩子不是買的,是有人說孩子沒人管,看孩子可憐她和丈夫才抱養的,這些年他們辛苦養大孩子,比對親生女兒還要好。

  坐在院子裡,周圍都是賈其的親人,大家沒有過多提及過去的往事,院子裡一度安靜下來,大家隻好轉移了話題,聊點最近農田種什麼……

  父子相見:

  “你小時候的照片我還保存著”

  在屋內,賈其和生父李子恆相見了,他有些錯愕。剛從親戚手裡接過的煙,他握在手裡,手緩緩背在身后,手指有些顫抖,准備開口說話,嘴巴又開始哆嗦,臉上的肌肉不停抽搐,他把視線轉向屋角,試圖回避生父的目光。

  李大爺說話,打破了沉默,他躺在床上,看著眼前這個大個子,問他身上是不是有一顆痣,緊接著又告訴賈其,他是當年8月12日下午2點出生的。“你小時候的照片我還保存著。”他伸出指頭,示意老伴兒去把照片翻出來。賈其愣在那,除了點頭,沒有說什麼。親戚走進屋,李大爺又用微弱的聲音介紹,“這是你伯伯、這是你孃孃、這是你表姐……”

  家裡的親戚把那段往事又復述了一遍,“你要記住,你不是被你爸爸拋棄的。”一旁的表姐補充說。高全珍則按照李子恆的意思,從包裡拿出了一疊錢,塞給賈其。“這是你父親的一點心意。”她告訴賈其,不要推辭。

  “你的養母來了嗎?她怎麼不進來呢?” 李大爺又詢問著眼前的兒子。家裡人把柳君請了進來,李大爺看著眼前這個人,沒有再多說什麼。

  一病不起:

  聽說兒子有女友,大爺笑了

  看著一病不起的弟弟,哥哥李子年也在一旁感慨,“如果孩子在身邊,也不至於后來漂泊無依。”67歲的李子年說,他教會了弟弟篾匠手藝,早些年,弟弟在鄉裡靠著這門手藝為生,后來認識了賈其的母親,有了孩子,兩人外出打工,把孩子寄養在小姨家中,后來孩子被抱養給了別人,沒找回來,女友也分手了。

  “從此他有些心灰意冷。”李子年還記得,李子恆那時就帶著一個鋪蓋卷,走南闖北。后來在樂山挖煤礦,一次塌方事故中李子恆受了傷,才回到老家休養了一段時間。

  “養好了身體,還是繼續漂泊。”李子年形容李子恆的生活就是,“掙得多就多吃點、掙得少就少吃點。”李子恆一直沒成家,直到后來年齡逐漸增大,又遇到了高全珍,他才回到了老家,安定了下來。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兒子還是李子恆的一塊心病,兒子的照片他也一直珍藏在身邊。

  19日,賈其告訴成都商報記者,自己是接到電話才知道這件事。“此前一直不知道,沒想到這種電視劇裡的情節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賈其准備離開時,大家又問他有沒有女朋友,賈其如實回答“已經有了”。聽聞此,李大爺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成都商報記者 宦小淮

  攝影記者 王紅強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