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無學分課程 引發高校垃圾回收分類實踐

專家:一次難能可貴的高校環保教育

朱虹

2018年06月18日06:00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四川大學商學院三年級的劉浩軒有一個出國留學的夢想,在進入“可持續城市系統”課程(Sustainable Urban System Program,以下簡稱“SUSP”)垃圾分類課題組共同學習之前,他說自己沒想到一個課題研究帶來的價值會遠超夢想。

今年5月,在四川大學SUSP垃圾分類課題組和校環保志願者協會的共同努力下,川大江安校區發起了垃圾回收分類的小范圍實驗。

“盡管參與嘗試的同學數量少,但反饋很積極。”SUSP垃圾分類課題組王玥月同學告訴記者,經過課題組調研發現,目前川大校內的垃圾分類處於非常不完善的層面,僅有的簡單分類是各區域保潔人員對紙盒、塑料瓶進行基礎的粗回收,而學生層面沒有任何的分類及垃圾減量行為。“希望通過學校與互聯網垃圾回收企業合作的模式,讓同學能有效參與垃圾回收分類。回收所得的部分收益,用於校方對口支援的貧困地區。”

今年4月,四川省出台《四川省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要求在省會城市和國家生活垃圾分類示范城市區,推進生活垃圾強制性分類。具體而言,即在成都、德陽、廣元城區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要求達到35%以上。對此,不少個體和團體開始了自己的探索。

四川大學進行小范圍的垃圾回收分類。(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7個月 找到屬於川大的垃圾回收模式

SUSP是一門特別的課程,發端於2015年斯坦福大學與四川大學合作的“全球城市發展項目”。垃圾分類是SUSP課程第三期的五個研究方向之一,該課題組由來自四川大學經濟學院、商學院、建筑與環境學院、文學與新聞學院、吳玉章學院的8位同學組成,所研究的課程內容與專業學科聯系不算太緊密。他們修一門沒有學分的課,為的是把川大校園的垃圾回收分類做起來。經過7個月的努力,課題組實現了垃圾回收分類在校園的小規模嘗試。

“最初,選修這門課,是期待課程結業時能去斯坦福大學交流的機會。”劉浩軒說,直到加入SUSP垃圾分類課題組后,他的期待有了變化,“大家一起為推動垃圾回收分類努力,漸漸發現得到了更多。”

“過去對環保的概念多是來自廣告和宣傳。對垃圾分類,只是非常模糊的‘可回收’與‘不可回收’。” 王玥月說,“在調研川大垃圾處理現狀的時候,才清晰意識到‘垃圾圍城’的困境原來離我們這麼近。”

2017年11月,課題組在兩個校區通過訪談的方法對四川大學垃圾處理的現狀做了一個初步了解。根據SUSP2017的研究結果,從2014到2016年的數據來看,川大人均產生的垃圾數量以每年約10%的比例呈現上升趨勢。校園內的垃圾桶有分類和混合兩種,但即便是區分了可回收和不可回收垃圾的垃圾桶,最終都混合運送到兩個校區內的垃圾中轉站進行壓縮。壓縮后,垃圾會運往垃圾填埋場或垃圾焚燒廠。

據垃圾分類課題組的問卷調查數據顯示,超過50%的調查對象不知道如何進行垃圾分類,隻有16%的調查對象會經常進行垃圾分類。

“獲取數據只是第一步,難的是不知道如何讓同學願意參與垃圾分類回收。”王玥月說,他們開始搜集國內外可借鑒的模式,“最感興趣的學習對象是川師附小,小學生在老師的幫助下順利完成了垃圾分類。所以,我們認為大學生學會分類應該不難。”

然而,課題組在與學校相關部門溝通的過程中發現,垃圾回收在學校已形成了固定回收處理模式,完全照搬別人的模式似乎變得不可能。

“思考如何開展川大垃圾分類回收,並調動同學的積極性時,發現成都奧北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的運營模式比較理想。用戶把自己產生的垃圾分好類,交給前來收取的工作人員,隨后奧北將把分好類的垃圾賣給回收廠,所得收益由奧北與用戶共享。這種有反饋的模式可以很好地調動垃圾分類回收的積極性。”王玥月說,“怎樣讓同學覺得不是簡單的‘撿垃圾’,這很重要。”

在採訪中,不少學生提出質疑,認為即便自己參與垃圾的前端分類,后端粗放地處理方式也讓他們覺得參與無意義。為打消同學的顧慮,課題組反復確認最終垃圾的去向。“通過手機可以隨時看見垃圾去哪兒了,產生多少價值,這是一個很適合現在年輕人的垃圾回收方式。”

“為更適合川大,我們決定將學生參加垃圾分類回收所獲收益的80%與川大2012年開始對口扶貧的涼山州甘洛縣結合起來。”王玥月說,這樣一方面促進垃圾回收利用,創造更大價值,提高同學們的參與度,另一方面也能體現學校的社會責任感。“我們將這一模式命名為‘大手牽小手,從垃圾分類到定點助學’活動。希望通過定點扶貧,拉近大學生與當地中學生的關系,建立一條有意義、有擔當的扶貧資金線。”

不過,困難還遠不止於此。在回收細節的設計過程中,課題組發現,同學參與源頭垃圾分類回收的新模式會影響傳統模式下保潔阿姨清潔垃圾后的收入,同時校外垃圾回收車輛定期進入校園等細節,仍需要在未來的探索中逐步完善。

“課題組沒有足夠的人力、物力去號召那麼多同學參與垃圾分類活動。”王玥月說,他們決心與川大環保志願者協會合作,“在號召力方面他們更專業。”

5月4日,課題組與川大江安管理委員會、后勤處、保衛處、圍合管理中心的老師進行了溝通,校方同意小范圍試點的方案,在確定時間內讓回收車駛入宿舍區。在川大環保志願者協會同學的幫助下,發放102個專用垃圾袋給有興趣參與的同學。5月24日和5月28 日,志願者2次共收回75個垃圾袋,且回收垃圾都做了有效分類,未回收的則是由於垃圾數量不足。

“習慣是可以互相影響的。”環保志願者協會志願者王雅墨告訴記者,一開始她把垃圾袋領回宿舍,舍友們參與的興趣很小,“漸漸地大家都被我的堅持感染,開始和我一起學習分類。”

 

奧北環保進入川大江安校區進行垃圾回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垃圾下樓“難”?互聯網式的“收垃圾”能否倒逼環保進程

假如把宿舍樓道的垃圾桶搬到樓下,再進行丟棄,你願意嗎?帶著這個問題,記者隨機採訪了在四川大學望江校區的20位大學生,其中15位同學表示不願意,3位表示願意,2位表示無所謂。

記者了解到望江校區的通廊式學生宿舍樓修建年代較早,為方便同學生活,后勤管理部門將垃圾桶放置在每層樓道的固定位置。隨著外賣進入學生生活越來越頻繁后,垃圾處理的難度增加了。

“從環境衛生標准來看,這樣的垃圾投放模式很不環保。特別是從2014年開始,外賣在校園裡越來越流行,廚余垃圾就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四川大學后勤集團副總范慶軍告訴記者,當保潔人員把垃圾桶背下樓時,廚余垃圾就會沾染在他們衣服的后背上,“希望同學能把垃圾提下樓,但推行得很困難。”

“現在宿舍區的清潔阿姨都是50歲左右,每天把垃圾桶從6樓背下來,工作量可想而知。如果沒有這個環節,她們就有更多時間做公共區域保潔。但現在,每天需要花費兩到三次進行樓上到樓下的轉運處理。”四川大學后勤集團宿管中心副主任九春華說,“50歲以下的保潔人員現在很難招聘到,可以想象她們的工作量。”

“垃圾下樓,其實是雙贏。既利於學生的生活環境,也幫助保潔人員減輕工作負擔。”范慶軍說,垃圾下樓在川大也不是沒有成功過,在江安校區和華西校區就曾通過一學期的努力實現了。“如果這個活動能讓學生們環保意識提高,非常支持。”

在採訪中,范慶軍坦言,要想垃圾下樓、實現分類投放,還需要從學校的層面給予學生更多的專業指導和環保教育。同時,要實現長期、大范圍的垃圾分類回收,更需要學校各個部門形成一種工作合力。

一件變廢為寶的好事難推行,一方面,與公眾沒有形成垃圾分類意識或有垃圾分類意識但無垃圾分類常識等因素有關,另一方面,與垃圾分類的“出口”不暢有關。那麼,互聯網式的“收垃圾”模式能否倒逼校園的環保進程呢?

川大望江校區的通廊式學生宿舍樓修建年代較早,為方便同學生活,后勤管理部門將垃圾桶放置在每層樓道的固定位置。(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記者了解到,通過微信小程序,就可以在奧北環保的幫助下實現垃圾分類。在小程序裡,你可以找到附近的回收點,還可以互動提問。例如,廢紙板、玻璃瓶能不能回收?問題發給公眾號馬上就能得到准確的回復。同時,在公眾號上注冊,領一個大環保袋回家,就可以參與垃圾分類,金屬、織物、泡沫、塑料每種回收垃圾的價錢和處理方式都清晰地告知用戶,收集滿一大袋后放到回收點就不用再管了。

“5月24日,川大江安校區第一次收運一共53袋垃圾,重量166.76kg,收入284.86元。參與同學用一個字表達自己的感受,哇!”奧北環保的負責人汪劍超說,如果全校參與,將有一個令人興奮的數字。“已有23所幼兒園、50所小學、3所初中、2所高中與我們合作。這些學校努力推動垃圾回收分類,並將垃圾分類知識納入日常教育體系。”

“完善服務、信息互聯網化,隻做上面這些,是遠遠不夠的。經常會被問到,你們回收的資源都去了哪裡,怎麼處理。”在這件事上,汪劍超和團隊一直嘗試與更后端、更專業的回收伙伴合作。“分類的垃圾被送往不同的工廠,進行再加工,循環利用。歡迎大家來參觀我們的分揀廠,通過手機就能追溯垃圾的去向。”

“參與環保,要讓大家看見所得。”汪劍超說,還有一個能讓同學參與的吸引力在於垃圾分類可以賺錢,收入直接進入微信賬戶。“我們把每一袋垃圾上的二維碼掃了,用戶的東西有多少有多重,最后這些重量會變成錢,錢返給用戶。”

 

四川大學奧北模式的整體流程圖。(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垃圾就是城市礦藏 環保教育刻不容緩

6月6日,SUSP垃圾分類課題組帶著自己親手調研實踐的研究成果去斯坦福大學進行交流學習。

“讓學生走出去,是鍛煉關注全球和本地行動很重要的一環。”四川大學建筑與環境學院盧紅雁老師說,“看到每一個學生能在這門課上經歷特別有挑戰、有意義的團隊合作,完成自主學習,最終拿出一個讓自己驕傲激動的作品,且這個作品不是藏在考試卷裡的,而是可以拿來跟其他學生、家長以及學校匯報的一個成果,這是SUSP課程的意義所在。”

“大學參與並引導垃圾分類,這是時代的需要,也是不容錯過的環保教育契機。因為,學校和其他的機構最大的區別就是有一幫可愛的年輕人,這裡是培養人才的陣地。”盧紅雁說,在帶領課題組一起與學校各部門溝通的過程中,能夠感受到學校對學生積極性的包容和支持。她坦言,盡管收到的反饋很好,但目前並不會鋪開攤子大干,還需要對整個模式的每個環節進行評估。

據相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四川大學按照生活垃圾、餐廚垃圾、醫用垃圾、實驗室垃圾處理原則,推進和完善垃圾分類處理工作。具體包括,完善分類垃圾設施、優化垃圾轉動方式、改造垃圾處理方式。今后將會同校團委、學工部、研工部、后勤集團、社區辦等相關部門加強校園垃圾分類的宣傳,讓全校師生參與到校園垃圾分類工作中。同時,探索引入先進垃圾處理設備設施方式和校企合作模式,加強對校園餐廚垃圾和生活垃圾的處理,從而將生活垃圾減量化、資源化和無害化工作落實到日常管理中。

“垃圾分類這件實實在在的事情,能培養出既關心國際問題,又動手去做的年輕人。將來學生能說出在校期間做了多少天垃圾分類,節約多少資源,這些資源最終有多少價值服務於某貧困地區小學的建設。他們會為此驕傲。”盧紅雁說,課題組探索的模式能夠讓學生有機會看到並追蹤垃圾回收處理全鏈條。

“垃圾又叫城市礦藏,我們希望讓城市變成一個礦藏,變成一座森林。城市自己要有能力,把自己產生的廢棄物又變成資源送回來。”在盧紅雁看來,用一門無學分課程去集結各個學院的同學參與學習和探索垃圾分類,“是因為我們意識到環境保護是需要全社會、各個行業合力的推動。而環保教育對一所高校來說,刻不容緩”。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