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清數據流通的路障

本報記者 劉發為 張 文

2018年05月14日06:4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掃清數據流通的路障(大數據助力國家治理④)

  近年來,大數據以迅猛的發展速度滲透進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大數據是信息化發展的新階段,隨著信息技術和人類生產生活交匯融合,互聯網快速普及,全球數據呈現爆發增長、海量集聚的特點,對經濟發展、社會治理、人民生活都產生了重大影響。

  大數據的出現及應用,為國家治理提供了新手段,但是,如何讓大數據更好地應用於國家治理,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大數據應用處於發展初期,需不斷適應新情況

  “你們當地大數據發展情況如何?”“大數據?我們有很多啊!發展得很好!你看,我們已經有了這麼多服務器了!”

  這段對話,發生在貴陽大數據交易所執行總裁王三壽與某地方政府工作人員之間。王三壽認為,從這樣一段簡單的對話中,可以看出某些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員對大數據的認識,仍然不夠深刻。

  2017年“數博會”期間,由大數據戰略重點實驗室研究編著、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大數據藍皮書:中國大數據發展報告No.1》發布,報告包括31個省市的“大數據發展指數”得分與排名,“大數據發展指數”聚焦大數據政用、商用和民用三個評價維度,對全國各省市大數據發展的現狀和潛力進行測評。評價結果顯示,各省市大數據發展程度參差不齊。

  王三壽認為:“各地政府對‘大數據’的理解不一致,個別地方在大數據發展方面缺乏清晰的頂層設計,發展規劃存在雷同現象,並未充分結合當地的實際。”此外,據數據中心聯盟出具的《我國地方政府大數據發展規劃分析報告》顯示,由於缺乏統一的大數據產業分類統計體系和產業運行監測手段,地方政府無法根據市場需求進行統籌布局,導致產業定位相似,同質化競爭加劇。

  “從全球范圍內來看,大數據的應用還處於初級階段。”北京理工大學副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梅宏認為,大數據本身處於發展初期,在國家治理的應用當中,仍需進一步優化。

  個別部門數據流轉不暢,信息孤島阻礙數據應用

  在四川省巴中市,當地法院將一套房屋判決給了市民唐先生,唐先生憑法院的生效判決到房管局辦理產權証書時,房管局卻無法在該市不動產登記中心查閱到相關權屬信息。至於不動產登記中心為何沒有更新相關信息,房管局始終未得到正面回復。

  對此,巴中市房管局工作人員也很無奈,“是什麼堵住了部門間的信息流通?不是別的,就是各部門的權限隔離。”該工作人員說,“房管局和不動產登記中心兩個部門,聽著名字就跟親兄弟一樣對不對?關系這麼密切的部門都難以獲取信息,更別說‘遠房親戚’部門了。”在這位工作人員看來,一些不必要的權限隔離,就像無形的牆,阻礙了政務信息流動。

  信息被“堵住”就可能造成群眾辦事難,西南財經大學經濟學院博士生導師劉璐認為,“政務公開,不應該僅指向社會公眾公開,也應包括各部門間為了政務需要相互按程序公開信息的情形。服務型政府,‘服務’並非僅僅針對群眾,政府內各部門之間為了行政的高效有序,也應該相互協調,提高政務服務效率。”

  信息不暢通也會帶來監管上的不確定。西部某省的公立醫院,去年醫療費用平均漲幅過高,隻好下發關於醫療控費的緊急文件。談及為何沒有提早發現做好預案,該省衛生管理部門相關工作人員表示,“控制各個醫院的虛開費用難度很大,我們無法實時掌握醫院開處方的信息,信息反饋的滯后性導致管理部門失去了提早預防的機會。”

  如何讓數據“多跑路”,先要讓數據之間的路暢通起來。據業內人士介紹,“大數據助力國家治理,離不開各部門的協調配合和業務融合。具體落到實踐中,信息孤島的問題需要進一步解決。”

  大數據要接入公共服務高頻應用場景,讓群眾享受便利

  “其實就是扭了一下腳,去醫院治療來來回回花了幾千塊,錢主要花在了各項檢查上。”前些日子剛從醫院出院的郭先生向記者傾訴,“我明白醫院也是為我好,像抽血等檢查是為了防止用錯藥出現不良反應。但有沒有可能每人有一個醫療數據庫,避免一些重復、反復的檢查呢?”

  “大數據助力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需要的不僅是技術,還有思維方式的及時變革。”北京市經信委一位工作人員提到,面對政務服務中的大數據應用,政府工作人員需要主動學習,積極求變。

  “北京通”是北京市打造的政務服務移動門戶,匯聚全市政務服務、公共服務和便民服務,目標是讓市民用一個手機應用暢享所有服務。目前,“北京通”已經在技術上實現了以接口提取不同部門數據的功能,初步實現了“數據多跑腿、百姓少跑路”,爭取讓群眾辦事像“網購”一樣方便。

  記者從北京市經信委了解到,作為北京市的移動門戶和智慧城市平台,“北京通”實現了實名認証、電子証照、虛擬卡等城市軟件基礎設施集約化建設,具備打通信息孤島能力,能夠支撐市區各級政府、委辦局數據服務互聯互通。

  然而,大數據及其應用的迅速普及和發展也給政府工作人員提出了更多的挑戰。“現有的法律法規並沒有明確界定哪些數據可開放、哪些不可開放,這也導致了有的部門不敢且不知道該共享哪些數據,擔心觸碰紅線。此外,要想更好地使用大數據,也需要專業人才,同時,提高干部的數據素養。”北京市經信委工作人員說,“下一步,我們將繼續接入一些高頻應用場景的功能,爭取讓‘北京通’提供更多線上服務,讓百姓真正享受到智慧城市的便利。”

  “我們每天都在產生大量的數據,而這些海量的數據,隻有在應用中才能發揮價值。”王三壽說,“簡單的數據堆砌,不僅會浪費服務器等硬件資源,而且不利於數據的挖掘和進一步使用。數據共享應當是相關政府部門業務的融合,數據要跑起來,才能更好地用起來。”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