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揚的旗幟

葛道吉

2018年05月12日07:2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又看到那面旗幟,是十年后的今天。

  十年,不只是一個數字概念,更是足以改變一個地方的真實時光。

  當年,我踏上那片世人矚目的土地,背負著一大摞書籍艱難行進,被一位姓謝的出租車司機看在眼裡。“上車吧老師,到災區吧?”我遲疑一下:“是,多少錢?”司機笑了笑:“上車吧,隨便!”

  在北川中學清理過的空曠校園裡,空中飄揚著那面五星紅旗。在板房裡捐書,我簽上了“志願者”的名字。

  人來人往,衣、物甚至現金,都表現出有序、無聲、凝重。板房教室有教學的聲音,沒有人往窗戶裡望一眼,怕驚擾了裡邊的專注。我和每一位路過的人一樣輕緩著腳步,用一種信念堅定著溫熱的眼睛。

  在北川,縣城大街那所曲山小學,教學樓被山石推翻,籃球場剩一隻歪斜的球架,唯有校園正中那根筆直的旗杆聳立,紅旗仍在飄揚。到汶川、到映秀,在漩口中學塌臥著的樓房前,定格在十四點二十八分的鐘表安靜地躺在廢墟上,我看到數十米高嘩啦啦作響的旗幟,旗幟沒倒,精神還在。

  一連幾天的奔波,多虧了出租車司機的辛勞。我讓他算一下費用,他卻說免了,都是應該的。那怎麼成?我隨手掏出五張百元鈔,他執意不收。我堅決要給,他推了再推最后抽出一張說:“表示一下算了!”我順手全給了他,結果飄落在地……那時此間的天地,空氣有些壓抑,天空失卻了清麗,人在地面行走,心卻在搖曳。山體似乎耐不住沉默了,山石露出猙獰的面孔,怒視腳下的灰白色水流。原來的那份清明呢?那份清澈呢?

  自然的力量強大而無情,大地翻個身,即造成一個地方如此的重創。此時此刻,你必定會把身心交付出去,必定會把信念寄托出去——為了祖國!為了高處那面鮮艷的旗幟!

  如今,大山裡有了寬敞的快速通道,連接山外的四面八方。再次來到這裡,我無需再肩負書籍。暖陽有情,我濕潤的眼前影印著真切的生動:有別於普通的民宅建筑,是羌族風格與商業的有機結合,商鋪前羌族大嫂和妹子的服裝寫滿了幸福的真誠,手頭靈巧的工藝哪怕一件飾物、一雙鞋墊,也錦繡出怒放的美滿,豐裕的水果與特產讓你讀懂安居樂業的祥和。我把玩著一個精美的飾件,有點愛不釋手。“要一件嗎大哥?便宜給你。”羌族妹子溫和地看著我,我無意間數了十個,妹子一個個裝了袋子,收完錢,臉上透出清麗的笑容目送我出門。

  大街上飄蕩著商鋪放出的音樂,一首歌舞曲《清釀釀的砸酒》和音樂快板《文明四風潤心田》,在悠揚的羌笛聲中用最質朴、最真誠的方式,表達出汶川人民的熱情與朝氣,道出了汶川人民的精神風貌,彰顯出今日汶川蒸蒸日上的美好生活。我看到一位羌族大媽肩上背著背簍,手裡牽著五六歲的男童,大概是她的孫子。男童時不時來個跳步,大媽嘴裡吟著低沉的羌歌。我目送他們走過,背簍裡伸出的綠葉和鮮花,一晃一晃彌漫著清香。

  夜幕降臨,汶川縣城流光溢彩,耀眼的不只是燈光,更是羌、藏、回、漢各族人民向上的心氣。多姿多彩的民族服裝和悠揚入耳的音樂,徑直把我引到了沸騰的鍋庄文化廣場。這裡是歡樂的海洋,廣場舞的旋律激揚著漩渦一樣的腳步。裡三層外三層,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本地居民也有外來游客,羌、藏、回、漢各色服飾融合,伴隨著音樂翩翩起舞。時而鏗鏘有力、酣暢淋漓,時而輕扭腰肢、盡顯風情。在這裡,汶川人健康、樂觀、積極向上的精神風貌展露無遺。

  我和無數的圍觀者一樣透出喜悅的神情,欣賞完《十送紅軍》《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朵花》《北京有個金太陽》《阿裡山的姑娘》《阿哥阿妹跳起來》,還有美妙而陌生的曲子,便是民族的特色音樂,讓我在驚喜裡得到享受。我想,我今天是開了眼。

  “大家可以參與跳,完了返回下車的地方,集中回校。”一位女同志帶領一個班的學員到這裡聯歡。我主動打了招呼:“老師好,咱們是什麼學員?”女同志三十歲出頭的樣子,看我的真誠與友善,笑了笑說:“是浙江省一個系統的干部培訓班。我是汶川市委黨校的校委委員。”“培訓什麼內容?”女委員看一眼沸騰的場面,介紹說:“習總書記2月12日到汶川視察時叮囑,‘一定要把地震遺址保護好,使其成為重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我們正在建設‘愛國愛黨·家國情懷’為主題的教育基地,講述汶川抗震救災的人間大愛故事,踐行滴水之恩、涌泉相報的感恩情懷,讓汶川成為名副其實的愛國愛黨的教育基地。”我不住地點頭,默默傾聽中產生極大的興趣。

  廣場上,《民族風》的音樂響起,各族群眾歡快地跳起了羌族健身操。女委員介紹說:“羌族傳統的鍋庄舞民族特色很濃,一般隻有本地居民會跳。為了普及,我們邀請了專業的舞蹈老師,糅進了現代的健身操元素,成為喜聞樂見的羌族健身操。”我想,舞蹈不僅僅是健身,更能讓百姓展現自我、激揚個性,擁抱更加豐富的文化生活。

  在映秀,大多游客都在漩口中學遺址觀瞻,我只是抬頭望了望建筑上方那面旗幟,我覺得飄揚的旗幟就是映秀精氣神的所在。據資料介紹,當年地震后,旗杆基座已遭到破壞,現在看到的是在原位置新建的基座,旗幟是天安門廣場國旗護衛隊隊員親手升起來的。

  映秀的重建與保護,不僅僅是汶川的事、四川的事,更是舉全國之力的事業。

  我離開人群,獨自走向映秀大街。這裡的建筑既有藏族風情,又有羌族韻味,更有現代時尚。來到映秀東村,突然眼前出現一幢別致的三層洋樓,這裡正是“茶祥子”制茶坊,春節前習總書記來映秀時曾到過這裡,並勉勵茶主蔣維明要“精益求精、創造名牌,為‘一帶一路’建設多作貢獻”。

  我想拜見蔣維明,但不巧,他出差了。我望著整潔而漂亮的洋樓,長久不願離去。我曾聽聞,蔣維明“以茶富民”,帶動當地百姓特別是弱殘民眾擺脫貧困,一時成為美談。當地宣傳部門的資料則告訴我,2012年至2017年,蔣維明收購映秀各村村民採摘的荒山茶葉、野生絞股藍、野生金銀花投入約三百萬元,直接讓村民參與利潤同享,受益民眾近兩百戶,戶增加收入都在萬元以上。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可敬啊,我在心裡深深地鞠躬!

  有風吹來,三樓高處的紅旗招展。

  舉目仰望,簡直是一道亮麗的風景,家家樓房的頂端,一字排開聳立著筆直的旗杆,旗幟全都嘩啦啦飄揚——順著風的方向,朝著幸福的未來!


  《 人民日報 》( 2018年05月12日 12 版)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