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崛起 新北川站上新起點

2018年05月11日08:33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綠色崛起 新北川站上新起點

5月9日,“川”越十年·全國黨報黨端聯合採訪活動的記者走進北川羌族自治縣。從老縣城到新縣城,曾經的滿目瘡痍早已郁郁蔥蔥。

十年間,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幸福起來”,這個曾經的“5·12”汶川特大地震極重災縣,將感恩之情化為加快發展的具體行動,積極探索“綠色崛起”。□本報記者尹勇大眾日報記者賈瑞君余梁

告別“三頭”經濟 尋路綠色發展

5月9日,老縣城旁的擂鼓鎮蓋頭山村,頭茬茶葉採摘已近尾聲,村支部書記陳正軍趕往村裡的採茶體驗中心查看經營狀況。

蓋頭山村種茶歷史悠久。地震前,由於前來收購茶葉的茶廠少,村民並沒有因種茶而致富。山東的對口援建改變了這一現狀。

2009年4月,陳正軍和其他千余名北川黨政干部和專業技術人才一起,到山東接受培訓。在那裡,專業化、特色化的農業經營模式啟發了他。回來后,陳正軍帶領村民組建茶葉專業合作社,開始走特色茶葉發展之路。幾年發展,村民人均收入由震前的3800元提高到如今1.1萬多元。

震后十年,北川逐漸告別“木頭、石頭、水頭”的“三頭”經濟,發展綠色、環保、可持續發展的新產業形態,摘取全省51個少數民族縣十強縣桂冠,實現“綠色崛起”。

發展還在延續。在北川通航產業園內,北川經濟開發區創新創業服務中心主任熊浩介紹,在建的“大美羌城”——泛美航空科技城項目總投資50億元,“今后這裡將成為一個特色通航小鎮。”

基礎設施保障 摘掉貧困“帽子”

“修公路、蓋學校、建醫院,山東人幫了大忙。”5月9日下午,北川縣羌山雀舌茶廠,說起震后的發展,員工王曉蓉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十年前的地震,打斷了不少北川人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夢想。而山東援建的基礎設施,為北川全縣脫貧提供了基礎保障。

十年間,北川加快發展特色農業、全域旅游、農村電商等產業,人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十年間,王曉蓉也換了三份工作,收入越來越高,她也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

據悉,2014年,北川縣有建檔立卡貧困村93個,建檔立卡貧困人口6929戶、20384人,貧困發生率達12.8%。而截至目前,該縣已累計減貧19135人,66個貧困村退出。全縣貧困發生率下降至1%以下,全面達到四川省貧困縣退出“一低三有”標准,順利通過省、市兩級驗收。

大美新北川 站上新起點

走進北川經開區的虹瑞科技有限公司,記者見到了董事長郭龍。因了解創業的艱辛,郭龍把一些閑置廠房拿出來,“0租金”給別人辦企業。“北川好人”王艷在地震中失去了男友。震后,她決定:認男友的父母為干爹干媽。如今,她與現在的愛人一起贍養老人,用愛心為一個破碎的家庭續溫。

在北川,記者隨時隨地都能感受到這種由感恩演化來的力量。

每年5月,北川舉辦“感恩文化節”系列活動,開展“大愛無疆·感恩感動”為主題的宣講和演講、征文比賽,並邀請山東援建單位回川與當地人聯誼等。

“最好的銘記感恩,就是建設好自己的家園。”正如北川縣委縣政府在感謝信中所寫的一樣,北川正朝著早日建成“大美羌城、生態強縣、小康北川”的目標篤定前行。

人物

一位山東人的北川“印記”

□付江本報記者尹勇

“往前走就是地震紀念館……”5月9日,剛到北川,大眾日報記者賈瑞君就為第一次來北川的同事余梁當起“導游”。

對這個地方,他已經相當“門兒清”。十年前,地震發生后,賈瑞君就趕到北川採訪抗震救災過程。而后幾年,山東省對口援建北川,賈瑞君又數次來到這裡。北川縣的23個鄉鎮,他去過21個,就連通往北川新縣城的幾座跨江橋,他都能一一說出名字。

此次參加“川”越十年·全國黨報黨端聯合採訪活動,已經是他第16次入川。這次,他還給北川人民帶來了一份特殊的禮物:他的新書——《印記——一個新聞記者眼中的北川十年》。

賈瑞君說,從抗震救災到對口援建,發生了很多令人震撼、令人感動的事情。身為一名記者,他覺得有必要留下關於這段歷史的真實資料。2017年,他決定將他這些年的入川經歷匯編成書,並用一年時間整理採訪筆記,完成了這本書撰寫工作。書中,他用文字和圖片記錄了震后十年北川發生的巨大變化。

在封面上,他寫下了這樣一句話:“十年時間,十五次深入採訪,再現震后與重建的真實場景:變化與重生,光榮與夢想,揮別傷痛面向新生。翻開本書,重返現場,迸發而出的不只是災難,更是人性的光輝。”

據悉,5月12日下午,大眾報業集團和友誼出版社連同賈瑞君個人,將向北川捐贈1000冊《印記——一個新聞記者眼中的北川十年》。

現場

“‘汶’答新時代”新聞發言人:

用活羌文化,吃好“旅游飯”

□付江本報記者尹勇

震后不久,北川縣退休干部、69歲的母廣元組織了一支30余人的羌文化文藝工作隊,輾轉於北川各個援建工地,進行感恩慰問演出,用羌歌羌舞向恩人們致謝。

十年后,記者在北川再次見到母廣元,已經79歲的他,向記者講述了新北川人生活的十年巨變。

記者:十年前,您為什麼要選擇羌歌羌舞來表達感恩之情?

母廣元:退休后,我就一直在搶救、傳承和保護羌文化。地震當天,我正在小寨子溝五龍羌寨組織篝火晚會。當時,我的一些同仁遇難了,但我們也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幫助。羌族是能歌善舞的民族。羌歌唱給親人聽,羌舞跳給恩人看,所以我們收起悲痛,用歌舞為援建者和鄉親們加油鼓勁。

記者:這十年來,最讓您感到高興的是什麼?

母廣元:最高興的莫過於看到十年前的極重災縣北川,如今已脫胎換骨,交通運輸、文教、衛生等設施和產業,也都已遠遠超過地震前的水平。北川也成了我們幸福生活的新家園。

記者:今后如何繼續傳承和發揚羌文化?

母廣元:十年后,我們將羌文化與旅游發展相融合,讓更多的游客感受北川羌文化的獨特魅力。這既讓一批羌文化傳承人在鄉村旅游發展中找到了用武之地,又讓一些瀕危羌族技藝得到了傳承。同時,羌文化和旅游的結合,也讓越來越多的人增收致富,吃上了“旅游飯”。這也讓羌文化實現了良性發展。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