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十年:村美民富產業旺 鄉村振興譜新篇

陳曦 朱虹 王波

2018年05月11日06:00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一陣鞭炮聲響起,北川縣石椅羌寨70歲的羌族文化傳承人母廣元給客人獻上羌紅和進寨酒,悠揚的羌族山歌伴隨著祝福聲和歡呼聲,縈繞在青山綠樹間。同一時間,在汶川縣雁門鄉芤山村,干淨整潔的村道兩旁成片的果林裡,村民們正在忙碌﹔在青川縣板橋鄉上馬坊村,一間烘烤房內,幾名婦女正一邊小聲聊天,一邊選摘著已經烘干的羊肚菌……

“5·12”汶川特大地震已經過去十年,昔日滿目瘡痍的土地上,新城鎮拔地而起,新生活有序起步。當年極重災區的鄉村,更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今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四川考察時強調,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是加快農村發展、改善農民生活、推動城鄉一體化的重大戰略,要把發展現代農業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中之重,把生活富裕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中心任務,扎扎實實把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好。

對標總書記提出的要求和方向,走過地震十年的汶川、北川、青川等四川極重災區,正奮力譜寫新時代鄉村振興新篇章。

培育致富產業 全力助推脫貧攻堅

“災后重建早就讓我們住上好房子了,現在日子也好過很多。”曾中貴有些害羞地憨笑著。

曾中貴,廣元市青川縣板橋鄉上馬坊村村民,一家4口人,夫妻倆都有殘疾,2個孩子在上學,是板橋鄉111戶建檔立卡貧困戶之一,去年已經順利脫貧。

廣元市青川縣板橋鄉紅旗現代農業園。(記者陳曦 攝)

“要讓貧困戶脫貧,必須解決產業問題。”板橋鄉黨委副書記何杰告訴記者,地震對口援建結束后,浙江省建立了長效幫扶機制,進一步助推青川縣可持續發展。位於板橋鄉的紅旗現代農業園,就是浙江長效幫扶項目之一。農業園佔地3270畝,主要種植段木黑木耳和黃茶。

走進園區,隻見一行行木樁呈人字形交叉立在旱地裡,木樁上已長滿黑木耳,烏壓壓一大片。

何杰說,當地很多貧困戶都住在高山上,居住分散,無法發展產業。於是,鄉上就以“三資”(資源、資金、資產)入股的方式,讓這些分散的農民集中參與山下園區的經營發展。這些農民的資金和資產有限,資源卻很豐富——漫山遍野的青杠樹,是種植黑木耳的極佳木材。

除了政府一次性發給每戶2000-3000元的產業發展資金,農民可以按每1.2米一根的青杠段木折價2.5-2.7元入股園區。園區根據經營情況,按入股股本的15%-30%分紅,去年已經分了2次。

曾中貴掰著手指算了算自家的收入,除了入股食用菌合作社和蜂業合作社的4000元每年都有固定分紅,在園區打掃衛生每月有400元,摘木耳、釘菌棒、除草等每月約有1000元,一家4口每人每月還有220元低保。

“全鄉341名貧困人口今年將全部脫貧。”何杰說,農業園不僅幫助貧困戶脫貧,也讓鄉村面貌發生了很大變化。如今,板橋鄉的道路修好了,文化牆、雕塑、涼亭等一應俱全,為走農旅結合的路子打下了基礎。

在恢復重建過程中,按照“三年基本恢復、五年發展振興、十年全面小康”的總體要求,四川災區各級黨政部門堅持重建與脫貧同步推進,綜合考慮災區的發展基礎和資源稟賦,搶抓恢復重建帶來的機遇,堅持規劃引領,完善基礎設施,強化產業支撐,為災區長遠發展奠定基礎。

圖為正在北川振興茶葉種植專業合作社務工的村民。(朱虹 攝)

“不用外出務工就能掙到錢,還能照顧好老人和孩子,這讓我覺得很欣慰。”大水村村民唐艷的一句話,道出了全村人的心聲。

地震后,綿陽市北川縣曲山鎮大水村將生態有機茶葉生產和傳統羌茶制作工藝恢復作為發展振興和脫貧攻堅的重點。2010年,該村正式注冊成立了“北川振興茶葉種植專業合作社”。目前,合作社已由最初的3戶發展到102戶,社員400余人,同時帶動了周邊4個村、668戶茶農投身茶產業,其中包括建檔立卡貧困戶29戶。

“現在隻剩7戶在脫貧,這都是羌茶帶來的變化。”合作社負責人吳紅說,眼下的主要工作是對茶農加強手工採茶制茶的技能培訓。她希望把願意學手工茶制作的鄉親帶動起來,共同把北川的手工茶發揚光大,讓更多人知道“羌茶香”。

清明前后,正是曲山鎮採茶的好時節。農戶們將採摘的茶葉按市場價賣給茶葉公司或合作社,公司或合作社再請專業師傅制作成香氣十足的羌茶,遠銷各地。羌茶產業,正帶著當地百姓走向更好的生活。

 

唱響鄉村振興 托起百姓幸福夢想

汶川縣映秀鎮,在以災后對口援建方廣東省東莞市命名的東莞大道上,賓館、飯店、茶坊分列兩旁,店家站在店門口大聲吆喝著生意。路上時而開過的觀光車上,導游正向游客訴說著這裡十年的變化。

在博愛新村飯店裡,老板楊雲剛一家人正在店內招呼客人,忙前忙后。

今年2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映秀考察時,曾在楊雲剛家的飯店炸酥肉、磨豆花。總書記的到來,讓楊雲剛倍感幸福,同時也讓他多了一份干勁。他笑呵呵地告訴記者:“我這兩天去成都郫縣的戰旗村轉了轉,准備在那裡開一家分店咧。”

離博愛新村飯店不遠有一處茶坊,無論是村民還是游客,都能在這裡享受免費的茶座。茶坊老板蔣維明說,免費供給,是為了感恩。

汶川縣映秀鎮“茶祥子”茶坊正在晒茶。(王波 攝)

災后產業振興,映秀將旅游與茶產業相融合發展,對映秀周邊荒山上的百年古茶樹進行保護,成功引進“茶祥子”的制作人蔣維明,開辦了汶川縣映秀人民茶業,恢復創立了以“大土司”黑茶為代表的西路邊茶系列品牌。

習近平總書記來映秀考察時,曾走進蔣維明經營的“茶祥子”制茶坊,察看傳統黑茶制茶工序,體驗酥油茶制作流程。據蔣維明回憶,當總書記聽說店裡的窩窩茶遠銷“一帶一路”沿線,希望他們精益求精、創造名牌,為“一帶一路”建設多作貢獻。蔣維明說,他會把總書記的話記在心裡,用中國茶,講好中國故事!

在蔣維明看來,自己的制茶坊與採茶的鄉親們是“唇齒相依”的關系。為增加鄉親們採茶的積極性,他給當地人的收購價要高出外地30%左右。

經過幾年發展,越來越多當地百姓加入採茶隊伍,干勁越來越足。“到了收購茶葉的季節,上山去收茶時,院子裡到處都是人,擠都擠不動。”如今,蔣維明的茶旺了起來,鄉親們的腰包也鼓了起來。

鄉村振興離不開“帶頭人”,也少不了“守藝人”。

地震后,北川縣把羌繡作為解決留守婦女就業的重要渠道,通過政府扶持、技能培訓、產業培育,初步形成了以研發、生產、營銷為一體的羌繡產業鏈。這時,從設計構圖到精細繡制都技藝精湛的陳雲珍走進了人們的視野。

在北川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做羌繡的陳雲珍。(朱虹 攝)

“由於政府對羌繡的大力扶持,很多人的羌繡技藝得到提高,做羌繡的婦女也越來越多了。”陳雲珍先后在北川禹裡鄉、安昌鎮等地舉辦學習班,培訓學員5000余人,有不少農家婦女投入到羌繡生產中。

陳雲珍希望能有更多具備完整羌繡技藝的人來傳承傳統羌繡文化。為此,這些年,她無私地培訓著羌繡學員,特別是讓婦女和殘疾人參與其中。

“我發現給普通老百姓傳授這項技藝還不夠,如何讓更多人理解羌繡、傳承羌繡文化很重要。”現在,陳雲珍每周都會去北川中學給學生們教授傳統羌繡。在這個過程中,越來越多的學生喜歡上了羌繡,並繡出各式各樣的小玩意。陳雲珍很欣慰,“傳統文化被教育重視,這是非常驕傲的事。”

發展茶產業與羌繡,是北川努力走出具有本土特色的鄉村振興之路的縮影。今日的北川,正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奮力開創“三農”工作新局面,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讓農民成為有吸引力的職業,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

 

實施“綠色大計” 繪制動人生態畫卷

站在北川新縣城的高處眺望,遠山如畫。

“北川的森林覆蓋率由2010年52.3%增加到63.2%,增加了10.9個百分點。”北川縣林業局天保辦主任周進與他的同事,見証了地震后北川對自然生態植被的全力修復。災后十年,北川全縣共完成植被恢復57.7萬畝,累計營造林9.95萬畝,增加森林面積38萬畝。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依托特色森林景觀資源,北川全面推進森林生態旅游發展,老百姓也受益其中。”周進說,2017年,全縣林業產值突破14億元,比2007年增加了8億元。

站在北川新縣城的高處眺望,遠山如畫。(朱虹 攝)

十年前,北川三次產業的比重為32.8:42.1:25.1﹔十年后,北川三次產業的比重為21.5:33.4:45.1。第三產業佔比接近一半,並超過第二產業近12個百分點。一組數據的對比,揭示了北川的“綠色崛起”。

據介紹,地震后的北川,大力實施“綠色崛起”發展戰略,變生態優勢為發展優勢,念好“山字經”,打好“生態牌”,三分之一的縣域面積被劃入生態紅線,5個鄉鎮被命名為省級生態鄉鎮,創建省級生態村1個,趟出了一條少數民族貧困地區綠色崛起、后發跨越之路。

“綠色崛起”的不僅僅隻有北川。曾經的地震災區,在災后恢復重建中始終堅持以生態重建為重,把生態修復與生態發展有機統一,使得曾因地震滿目瘡痍的土地成為“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地方,讓當地老百姓真正過上了靠山吃山、在家門口就能賺錢的日子。

唐家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的大熊貓。(馬文虎 攝)

“扭角羚,差不多一千斤,有水牛那麼大,共3隻。其中2隻扭頭看了一眼就慢慢走了。那隻最大的,嚯——,先瞪了我們一眼,然后一下朝我們的面包車猛沖過來,頭一埋,角就扎進了前胎。明顯感覺車頭向下一沉,輪胎頓時就沒氣了。”馬文虎俯身埋頭,舉起雙臂,學著扭角羚進攻的樣子,“它還不罷休,圍著車子,用角使勁撞、使勁搖,車子整得嘎嘎響。”

馬文虎,在青川縣唐家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水池坪保護站工作已經25年。談到幾年前從摩天嶺巡山回來遇到的驚險一幕,他仍心有余悸。但在講述這些時,他卻面帶微笑,似乎在講一個熊孩子。

談及汶川地震對保護區的傷害,馬文虎說,當時山體垮塌了很多,去巡山時發現垮塌的岩體下發出腐臭,應該是埋有動物,后來發現扭角羚數量明顯減少了。所幸,這幾年,在人類的保護下,各種野生動物的數量都在不斷增加。“國家一級保護獸類有大熊貓、川金絲猴、扭角羚等﹔一級保護鳥類有白尾海雕、斑尾榛雞、綠尾虹雉等。”

唐家河良好的生態環境、神秘的野生動植物、潔淨的空氣和適度的氣溫,吸引著絡繹不絕的游客,成了青川縣發展旅游的亮麗名片。

近幾年,依托唐家河得天獨厚的生態優勢,青川縣青溪鎮陰平村大力發展鄉村旅游,被授予“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榮譽稱號。全村431戶農戶,有305戶發展鄉村民宿旅游,從業人員超過全體村民的90%。該村旅游純收入2016年就突破了3000萬元,人均突破2萬元。

廣元市青川縣青溪鎮陰平村的新農民。(記者陳曦 攝)

家家戶戶都是統一的川北民居,都有菜地、果園,干淨生態的蔬菜、四季不斷的水果……村計生干部李冬梅說,陰平村風景好、空氣好,夏天平均氣溫僅20多度,很適合發展鄉村旅游。

“災后重建對我們發展鄉村旅游推動很大,道路、橋梁、住房、水電氣光纖等基礎設施都是那時搞好的。沒有好的基礎設施,客人就進不來、留不住。”村民梁仕倫家有11間客房,一年純收入十二三萬元,每年留宿的客人來自成都、重慶、西安等多個地方,“沒有打廣告,都是口口相傳,回頭客很多。”

黨的十八大以來,青川縣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生態發展理念,依托得天獨厚的生態優勢,以新型城鎮化為載體,以全域旅游為支撐,整體推進生態旅游工作,把生態旅游業作為縣域經濟特色支柱產業。2017年,全縣共接待國內外游客618.5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27.8億元。

沿著干淨筆直的青磚小路緩緩上行,路旁水溝的清流叮咚作響,水車在悠悠旋轉,梨樹的嫩葉在春日的艷陽下閃著鵝黃的柔光。一塊菜地裡,一位中年婦女正哼著小調,怡然自樂地打著蒜薹。

進入新時代,明確新要求,開啟新征程。在昔日的地震災區,勤勞的人民正用率先脫貧攻堅、率先發展振興、率先致富奔康的勇氣,釋放出建設幸福美麗新家園的新動能,全力以赴把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變為現實。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