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練習生》收官 網絡綜藝不該催化放大這種“淺薄”

王彥

2018年04月11日09:38  來源:文匯報
 
原標題:網絡綜藝不該催化放大這種“淺薄”

  網絡綜藝《偶像練習生》收官,官方宣傳了一把流量:78天,九人出道,微博熱門話題閱讀量超過125億。業界驚嘆,粉絲經濟又達到了新高度!

  一個“又”字,表象是如今越見瘋狂的偶像市場。實質上,警鐘已敲響———當網絡、商家與娛樂圈共同並且反復確認“流量至上”,一種非理性甚至近乎病態的粉絲文化正讓越來越多青年人被推向無限的“淺薄”。

  這種“淺薄”的表征就是,無節制無底線地揮霍金錢、揮霍時間。

  以《偶像練習生》 為例,其運作方式是由網站用戶為自己喜歡的練習生投票,最終依據人氣挑選九人組合出道。為了獲取更多投票權,粉絲們可以購買贊助商產品或者視頻網站專用投票定制卡。換言之,所謂才藝比拼,不過是流量決定勝負﹔所謂“公開投票”,不過是拼錢拼時間。

  既然規則如此,那麼錢和時間就成了不少粉絲最不在乎的事物。為偶像直接打款、哄搶代言商品的,很大一部分是青少年,除了金錢,他們為此浪費的更有寶貴的時間和精力。無獨有偶,去年的 《中國有嘻哈》,內容一片狼藉,但在流量制勝的法則下,觀眾為了獲取投票權而購買指定商品,僅一期節目就砸下了數百萬元。去年暑假,擁躉反復排隊幾小時,重復購買專輯,以換取與自家偶像握手十秒鐘的機會,最終為一場“女團”總決賽套上估值50億元的金錢光環。

  當這些“借鑒”自 日本、韓國娛樂市場的“偶像養成”節目反復強調“流量至上”,用炫富斗富來彰顯偶像影響力的做法,已被粉絲默認為最佳途徑。凡是與明星露臉相關的地方,都是各家粉絲豪擲千金比拼財力的戰場。由此還經常引發各類網絡罵戰。

  當類似的“流量影響力”被一次次宣揚,演藝圈疏於創造、隻願遵從“流量至上”的懶惰邏輯,也就不足為奇。就像 《偶像練習生》,雖然喊著“越努力,越幸運”的口號,但票選結果証明,用錢堆出的流量才是制勝關鍵。這些練習生,還沒練好唱功,就被粉絲經濟驅趕著成為利益鏈上的一個零件﹔平均20歲的藝人,還未真正成才,就被虛空的流量崇拜毀壞了成長期應有的心態。

  對一個人或一個群體產生非比尋常的認同甚至欽慕,是人之常情。“我花我的錢,我追我的星”,也是如今許多花大錢追星者的心理畫像。只是在精神文化消費的領域,倡導什麼、引領什麼,還是應當有清醒的思考,冷靜的眼光,來區分高下優劣。尤其需要從業者警醒的是———什麼樣的節目機制,就會催生什麼樣的粉絲文化。

  無節制地放縱粉絲經濟的狂歡,恐怕真正得益的隻有贊助商和播出平台,輸了的卻是熒屏內外的花樣少年。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