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號玩家》在中國內地票房已累計10.25億元

2018年04月10日10:05  來源:南寧晚報
 
原標題:《頭號玩家》“十”至名歸

  截至昨日凌晨,《頭號玩家》在中國內地票房累計10.25億元,成為今年內地電影市場首部票房破10億元的影片,成為名副其實的“頭號玩家”。

  《頭號玩家》,斯皮爾伯格最新VR科幻片,從點映場開始這部影片就收獲超高口碑及票房。目前,《頭號玩家》豆瓣評分人數已將近9萬人,而評分則穩操9.2分的高分﹔淘票票和貓眼的評分也分別高達9.3分和9.2分,均位於同檔期影片之首。

  看點1

  像同時拍攝四部電影

  影片對於科幻的極致呈現、炸裂的特效、刺激的劇情和應接不暇的彩蛋,都讓人大呼過癮。有觀眾表示,“影片呈現出的未來科技感非常震撼,讓人從頭興奮到尾”。

  在視覺效果呈現方面,“綠洲”世界的呈現全由CG動畫完成,而現實世界則由真人演繹。“這是我拍過最復雜的作品。我一方面用傳統膠卷攝影機拍攝真實世界場面,另一方面用數碼攝影機拍攝虛擬世界的宇宙場景,”斯皮爾伯格說,“像極了在同一個時間拍攝四部電影。”

  此次,影片中不僅有各種燃炸的龐大場面,也有游戲中形象各異的虛擬人物。從宏觀到細節,無不展現出特效的酷炫與逼真。不少觀眾都認為影片中賽車的那場戲堪稱驚艷,“數十輛車狂飆,中間還有侏羅紀恐龍、金剛等很多熟悉的角色干擾,特效非常震撼!”

  雖然已經多年沒有涉足科幻片領域,但是斯皮爾伯格此次攜《頭號玩家》回歸,証明自己依舊是那個童心未泯的“造夢大師”。《頭號玩家》不隻展現了一個極盡夢幻的未來之旅,更展現了VR技術的無限可能性。

  除了片中展現的VR世界,斯皮爾伯格還運用VR技術進行導演工作。“綠洲中的每個場景都是虛擬的,工作人員為我創造了一個虛擬形象,讓我在其間穿行,觀看場景。一旦我決定如何規劃分鏡,我就讓演員們戴上頭盔,體驗片中呈現的布景。其他時候演員們則在一間巨大的白色房間裡、在眾多數碼相機同時拍攝的環境裡工作。”斯皮爾伯格表示。

  “在一個光禿禿的、隻憑想象構建的場景裡表演會令人無所適從。戴上頭盔后,我們就無須想象,要做的只是記住虛擬場景的格局,在動作捕捉的環節中體現出來。”

  看點2

  無數彩蛋等待挖掘

  斯皮爾伯格還在影片裡用100%完美復刻的方式,對經典電影、動畫、游戲、玩具致敬重現。除了主人公身上的元素,不少配角和橋段也勾起觀眾的回憶。帝國大廈上一躍而下的金剛、《街頭霸王》春麗和布蘭卡、《古墓麗影》裡的勞拉、早期紅白游戲機上最經典的忍者蛙游戲……用一次游戲的過程,把小時候熟悉的很多游戲、音樂、電影、動漫串在一起,更像是一個巨大的游樂場,而無處不在的彩蛋等著主角跟觀眾一起發現。

  這些梗不是簡單的堆砌,而是在劇情發展的過程中不經意地出現。主角忙著在電影裡玩游戲找彩蛋,銀幕前的觀眾們也忙著在電影裡找彩蛋。那種感覺,就像在一個奇妙未知的新世界裡突然偶遇一些熟悉的老朋友,讓你會心一笑。

  在豆瓣影評上有網友留言:“這部電影幾乎是對從1980年到2000年電子游戲、桌游、動漫、搖滾樂、流行樂、迷影文化等亞文化的一次巡禮!信息量極大,很難再有第二部影片能把科幻粉、恐怖粉、怪獸粉、游戲迷、影迷和動漫迷同時吸引過來。”電影剛上映沒幾天,已經有一大堆粉絲貼出有關電影的各種音樂、游戲的科普帖,甚至有人數出了119個彩蛋。

  換句話說,整部電影才是今年電影院裡最大的彩蛋。可以說,導演開創了未來科幻電影的新形態——觀眾全程與電影互動其中。

  看點3

  可反思虛擬與現實

  “虛擬那麼好,還願意回到現實嗎?”在斯皮爾伯格以往的作品中都不缺乏思考,而《頭號玩家》把娛樂做到極致后,也在最終留下對於現實的思考——隨著科技發達,虛擬世界有著現實中沒有的刺激和快樂,人們還願意回到現實嗎?

  這個思考也引發了觀眾的共鳴。有影迷表示影片並非隻有消遣和娛樂,“影片在現實和游戲間穿梭,既像一個萬花筒,也是一個盛大的主題樂園,還有對社會現實、科技未來、親密關系的反思”。

  斯皮爾伯格也通過“綠洲”的締造者哈利迪之口,告訴觀眾他自己的態度。哈利迪雖然是眾多玩家心中的神,但他自己在現實中也是一個失敗者。他木訥無趣,不解風情,甚至無法處理好和愛人與摯友的關系。而他死后在游戲中設立的三道謎題,隻不過是想彌補現實生活中的遺憾。比如沒有和喜歡的人接吻,把自己的好友攆出公司等。

  男主角闖關成功后,所做的正是哈利迪一直想做的。比如親吻了自己愛的人,和朋友們一起治理公司,最后他還把“綠洲”每周二和周四關閉,就是要告訴觀眾要多多放下游戲,回歸現實,陪陪家人和愛人。

  影評人“電影通緝令”則表示,“這部電影娛樂性極強,但是又有與時俱進的思考:人在游戲中如何自處?斯皮爾伯格的態度也尤其清澈,非常正能量”。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