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兩小伙游峨眉山失聯28天 你若見過,請提供線索

2018年04月10日08:11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湖北兩小伙游峨眉山失聯28天 你若見過,請提供線索

  “我還能做點什麼,每天的等待很煎熬……”最近一個月,對於湖北武漢的周女士來說,每天都很痛苦而無助。4月9日,距離她的弟弟周博和另一名湖北男子張成建已經一同消失28天了。

  3月12日,24歲的周博和張成建到峨眉山金頂游玩,此后雙雙失聯。當天,張成建曾在QQ留言板寫下“爸媽對不起”的話,疑似輕生,不過家人均稱之前並無任何征兆。目前,兩人依然下落不明,家人仍在苦苦等待他們回家。

  監控拍到他們坐索道上金頂

  卻沒有坐索道下山的身影

  3月10日,周六,張成建將行李放到姐姐那裡,跟姐姐說,有個朋友過生日,他去玩兩天。3月12日,姐夫姜先生卻打不通張成建的電話了。“手機關機了,一直打不通。”姜先生介紹說,第二天電話還是打不通,便趕緊報了警。

  無獨有偶。12日那天,武漢的周女士也打不通弟弟周博的電話,同樣顯示是關機狀態。一連幾天,弟弟處於失聯狀態,周女士也去轄區派出所報了警。3月15日,正在周女士焦急找人的時候,老家來電話了,說周博跟人一起去了峨眉山,找不到人了。

  原來,姜先生通過警方查找到張成建的出行記錄,3月10日乘坐了武昌到成都的火車,3月11日從成都坐動車到了峨眉山,並於當晚入住清音閣附近的鏡湖山庄農家樂。姜先生聯系到農家樂才得知,和張成建同行的還有周博,后又聯系到他的家人。

  據姜先生介紹,他們先趕到峨眉山,在景區和警方的協助下調取監控發現,3月12日8時51分,兩人在接引殿坐索道上了峨眉山金頂,但在之后的監控中,再未發現他們乘坐索道下山的身影。

  寫疑似輕生留言,家人稱之前無征兆

  之后姜先生發現,3月12日9時54分,張成建通過支付寶給二姐一次性轉賬了15000多元錢。當天9時59分,張成建在QQ留言板寫下一段話:“爸媽!對不起。我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這幾年我把自己過得很壓抑。我沒有盡到一個做兒子的義務。挺對不起你們的。余生太長,我過不好這一生。對不起。”

  看著深不見底的金頂舍身崖,姜先生和周女士兩家人都感到后背發涼,一種不祥預感涌上心頭,“難道兩人一起跳崖了?”不過,姜先生猜測,監控沒看到兩人坐索道下山,也有可能是步行走的山道下山了。

  在家人看來,兩人如果要輕生的話,之前都沒一點點征兆,在農家樂的監控中也是有說有笑的。周女士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失聯前兩天的周五晚上,她還和周博聯系過,因為弟弟有點掉頭發,她還說有空帶弟弟去醫院看看,他當時答應得好好的。

  “之前張成建在燒烤店上班,一邊干一邊學,就想自己創業開個店,多掙點錢。”姜先生介紹說,本來春節前就計劃好了,他要跟朋友一個起開個店,但朋友有事耽擱了一陣,“他對生活是充滿信心的,不太可能去自殺。”

  視頻賬號現登錄痕跡? 核實后發現非本人

  張成建,湖北省咸寧市嘉魚縣人﹔周博,湖北省孝感市應城縣人,兩人年齡相仿,都在24歲左右。兩人是如何認識的?家人都不清楚,微信顯示是通過手機號添加為好友。兩家人在峨眉山苦尋多日無果后,隻好先返回了湖北。

  在尋找陷入僵局之時,姜先生從張成建的愛奇藝賬號中發現了端倪。姜先生說,在3月底到現在,他的愛奇藝賬號幾乎每天凌晨都有登錄痕跡,看電視連續劇和電影。與此同時,周女士也發現,周博的騰訊視頻賬號在3月30日也有一次登錄痕跡。

  4月9日下午,姜先生經過再三確認,最近張成建的朋友使用了他的愛奇藝賬號,並非本人登錄。而周博的騰訊視頻賬號尚不能確認是誰登錄過。周女士反映,這段時間,周博使用過的一個QQ有多次手機登錄狀態,但發消息過去,始終無人回應。

  家人介紹,張成建身高180厘米,失聯時穿白色鞋子、黑色褲子和外套﹔周博身高177厘米,失聯時穿黑色皮鞋,黑色長襖。如果你曾見過他們或有知情線索,可向當地公安機關報警,或聯系家屬姜先生18971600700或周女士15717138947。

  成都商報記者 顧愛剛 圖據家屬

  樂山新聞熱線18080638872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