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巡山”走紅網絡 莫高窟不再“高冷”

2018年04月09日07:36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小狗“巡山”走紅網絡 莫高窟不再“高冷”

  小狗樂樂渾身污水的狼狽形象,成為莫高窟官方微博發布其棧道因積水暫停開放通知的配圖。幾天過去,莫高窟官方微博粉絲量從7萬到逾14萬,評論接近8000條。樂樂的走紅並非偶然,通俗化的解讀、新媒體的運用,官微吸粉有著自己的高招,莫高窟早就不再“高冷”。

  因一條微博,小狗樂樂走紅

  4日一大早,小狗樂樂照例出門“巡山”,誰知大風降溫帶來的雨夾雪讓莫高窟窟區內多處積水,回來時滿身泥水、狼狽不堪,糗態被人拍照后在微信裡傳開。

  敦煌研究院推廣號編輯王芳芳靈機一動,將圖配在暫時閉窟的通告裡。

  網友樂了,紛紛留言道:“因為一條微博粉上一個官微”“封你為莫高窟上行走侍衛”……

  樂樂,五歲,莫高窟長大,敦煌研究院接待部門衛張大叔的萌寵。平日獨步窟區巡邏,集敬業與傲嬌於一身。此番樂樂大“火”,也在情理之中,因為樂樂大王絕對真愛莫高窟。

  今年張大叔退休回城,帶走了樂樂,不料次日它徒步20多公裡,穿過城市的車流、吹著沙漠公路的寒風跑回了莫高窟。

  於是,樂樂留了下來,吃著接待部的百家飯,依舊喜歡兜裡有零食的女講解員……

  網友不斷通過微博留言想要看到更多樂樂大王的“工作”和生活狀態,王芳芳在微博上的回應仍不忘普及知識:“雖然留言都是要看樂樂大王的,但是想說巡山真的很忙,畢竟莫高窟保護區1344平方公裡!”

  賣萌接地氣,原來你這樣有趣

  除了樂樂大王萌化了網友,莫高窟更多內容被通俗化解讀后在網絡上持續推出並熱傳。

  去年情人節,莫高窟微信公眾號曾推敦煌研究院研究員楊秀清先生的《愛情兩個字,好辛苦!——敦煌壁畫中與愛情相關的圖像》一文。《難陀出家因緣故事畫》《梵志夫婦摘花因緣故事畫》、莫高窟第85窟“樹下彈箏圖”等內容隱隱透出“縱然有千言萬語,也不知從何說起,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不思量,自難忘。君去后,誰為我描眉化妝?誰為我綰起長發?”

  今年三八婦女節,莫高窟微信公眾號又為廣大女士送上福利《今日宜盛妝 美人霓裳花鈿紅妝》,解鎖舊時女子畫眉點唇之術“攻略圖”。

  峨髻、敷粉、染面脂,點唇、半臂、石榴裙。詩人李白詩中“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的盛唐女子愛美極致表現,在莫高窟的壁畫中被完好保存。其中第130窟的《都督夫人禮佛圖》更成為女同胞們化妝與服飾搭配的理論性參考。

  當然,民俗風俗也是莫高窟所記載的重要內容。

  從2016年開始,敦煌研究院通過微信微博普及二十四節氣知識。這個被譽為中華民族第五大發明的自然人文精粹,在莫高窟壁畫和敦煌文獻中均有據可查。以今年的清明主題為例,通過莫高窟第454窟的“墓園圖”、第236窟的“食品圖”、第146窟的“飲宴圖”等,體現古人在“去冬節一百五日”過寒食清明節的情景。

  而且,據敦煌文獻《進奏院狀上》所示,唐朝就有清明小長假,而且是四天,比現在還多一天。

  互聯網時代,人人都在莫高窟

  科技門檻的不斷逾越,互聯網時代的來臨,讓千裡之外觸手可及,千年往事近在眼前。通俗化的解讀憑借新媒體的便捷,使得人們不再霧裡看花,而是清風拂面。

  敦煌研究院分別於2013年和2014年開通微信公眾號“敦煌研究院”及微博賬號“莫高窟”。

  蘭州大學新聞學院教授韓亮稱,莫高窟的經典與新媒體承載之力毫無違和感,開放、包容、吸收,成為內容與傳播方式共同的氣質。“記錄的價值在於流傳,莫高窟的內核是文化自信,這種自信應該用最直觀的方式傳遞給民眾。”

  王芳芳還記得2014年入職后所發的第一篇微博內容,那是關於“九色鹿”的故事,粉絲們似乎打開了童年的記憶,直至半夜,跟帖不斷:“原來這個傳說來自於莫高窟壁畫”“那是對於善良最懵懂的啟蒙,多少次伴我入眠”……

  文物也是有壽命的,最終還是會消逝。上世紀90年代,敦煌研究院發起“數字敦煌”項目,利用現代科技,將每一個洞窟進行拍攝、拼接、展示。20多年過去,現在已完成150個洞窟圖像的採集工作,將近80個洞窟完成后期處理工作。未來的體驗空間開發,可以無論身處世界何處都能如同行走於真實的洞窟。

  “我們正在努力成為傳統文化和當下時代的連接者,文化遺產的形象要變得親切可愛,讓大家把莫高窟帶回家,以文化滋養社會。”敦煌研究院網絡中心主任孫志軍說。

  今天,深處大漠戈壁的莫高窟已去掉“高冷”面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新華社記者黃文新(據新華社蘭州4月8日電)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