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司機尋女24年今日相見 准備了湯圓

2018年04月03日07:51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第一眼,三人都哭了 第一餐,准備了湯圓

  “當時我就喊她把近照發給我看看,我和老婆一看就都說像,然后又開了視頻,結果,三人一見面都流眼淚了。”  ——父親王明清

  林宇輝手繪康英的畫像,與康英本人驚人相似

  康英照片(圖片由林宇輝提供)

  今天,康英與丈夫以及兩個孩子將登上飛往成都的飛機,她終於將與失散24年的父母團聚。

  “二十四年沒有白費!我的女兒找到了,感謝各位。”4月1日下午,成都滴滴司機王明清在朋友圈寫下了這段簡短的文字。24年了,他終於找到了她的女兒。那一刻,他覺得自己無比幸福。

  24年前,王明清和愛人在成都九眼橋賣水果時,時年3歲的女兒王啟鳳被人抱走。夫妻倆的生活就此被徹底改變,也隨之開啟了漫長的尋女之路。2015年,王明清開始在成都當起滴滴司機,向每一位乘客講述他的尋女故事,散發尋女卡片。如今他的滴滴車單已近2萬余單,發出的卡片也超過萬張,無數人為他尋女之路接力。

  直到3月中上旬,身在吉林名為康英的27歲姑娘聯系到了王明清。故事就此轉折。經血樣DNA比對,王明清夫婦是康英生物學父母的可能性大於99.99%。康英有極大的可能性是王明清尋找了24年的女兒王啟鳳。而讓王明清驚訝的是,多年來,女兒其實就在距離安岳老家直線僅20公裡的鄰村裡。

  今日團聚

  父親准備了湯圓

  母親准備了珍藏的項鏈

  4月2日,王明清十陵的家裡迎來一波又一波的記者,手機也響個不停。盡管有些疲憊,但他還是一遍遍地耐心回答著記者的提問。

  王明清介紹,大概3月中上旬,女兒主動地找到了自己。“我當時躺在床上看手機,她就加我微信了,我也很快就通過了。一般情況下白天我要跑車不一定能通過,這也算一個巧合,加上后她就說可能是我的女兒。”

  “她說看到了媒體的報道,感覺自己就是我們要找的人。”王明清介紹,“當時我就喊她把近照發給我看看,我和老婆一看就都說像,然后又開了視頻,結果,三人一見面都流眼淚了。”

  “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第一眼也覺得很像。”王明清說,盡管隻有短短一分鐘,但第一時間他就在心裡斷定這就是自己的女兒了。在后續了解中,他得知,女兒幾年前嫁到了吉林,還承包了一些土地,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一兒一女,兒子還未斷奶,女兒已經8歲了。”

  目前,康英與丈夫以及兩個孩子已經抵達長春。今日(4月3日),一家四口將乘坐CZ6441次航班,從長春來成都,預計今日下午13點15分抵達。在成都停留幾天后,再返回吉林老家。

  對於女兒的到來,王明清也做好了准備。“第一頓飯准備了湯圓,象征團團圓圓。”另外,愛人也為女兒准備了一個小禮物,“是她媽媽幾年前給自己買的項鏈,但是舍不得戴,要留給女兒,這次應該就會親手給她戴上。”

  回到安岳后,王明清也會帶女兒去拜祭一下已故的爺爺奶奶。同時,自己也會去女兒的養父墳前祭拜,感謝養父的照顧。

  背后心碎

  下定決心要在成都尋女

  與女兒僅隔20公裡卻不知曉

  讓王明清沒想到的是,多年來,女兒一直在資陽安岳老家,只是不在同一個鄉鎮。“真的特別氣特別氣,就像住在同一個小區只是不同樓一樣,就是不曉得。”

  王明清介紹,自己老家在安岳縣通賢鎮帽石村五組,而女兒養父家在安岳縣來鳳鄉堰樂村5組,“這兩個地方的直線距離僅僅20公裡。”王明清說,當時看了女兒的身份証照片,也看到了地址,又氣又奇怪。

  事實上,王明清和愛人在女兒3歲時就一起來到了成都做水果生意,當年把女兒弄丟了。這之后很少回老家,“就是下定決心一定要在成都把女兒找到。” 王明清介紹,據后來了解,女兒養父當年在九眼橋附近守自行車,過程中撿到了女兒,當時女兒也一直在哭。而目前,其養父已經過世。“后來我們也了解到她后來還做了手術,腳上取出了三根針,我們還曾懷疑可能是人販子抱走后做的事情。我和老婆聽了就都哭了。”

  探訪老家

  20多年前有人撿回小女孩

  家門口還有“康英”二字

  4月2日,成都商報記者根據王明清提供的信息,來到資陽市安岳縣來鳳鄉堰樂村5組,這裡是康英與親生父母失散后生活的地方。康家的木石結構瓦房門前屋后和房頂已長滿雜草,無人居住,當年將她帶回的養父康銀因意外去世已近20年,將她帶大的爺爺和奶奶也已去世多年。

  康家老房子門口牆上還留有“康英”二字,側面的房屋已垮塌。5組組長康中盛的家就在康家屋后約50米處,在他的記憶中,康家老房子已有10年左右未住過人。“康英的奶奶是在成都去世的,有五六年了。”康中盛說,康英的大伯成家后一直在成都生活,家裡其他人也只是在每年清明節前后回家掃墓。“今天上午,康英的四叔還回來了一趟。”

  康中盛及村民們回憶說,20多年前,當時未婚並且在外打工多年的康銀突然帶回一個約三四歲的小女孩,小女孩便是康英。村裡人都知道,康英是撿來的,但不知道具體情況。“(康英)被撿回來后,康銀又出去打工了,很少回來,她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

  “她的生活還是比較坎坷。”村民們說,在康英快10歲時,在外打工的養父康銀剛回家幾天,便在附近一水庫意外死亡。因爺爺奶奶沒有什麼經濟來源,家裡經濟條件較差,成績本就不太好的康英便輟學外出打工了,后來和在外打工認識的一名男子結了婚。

  “我很想找到我的親生父母,當年不管什麼原因把我弄丟了,我都理解,為人母以后更能體會到父母的不易,更加理解到丟失孩子的痛苦……”——女兒康英

  是他們的接力,成就這個奇跡

  走過

  每一個被淚水洗過的早晨

  24年找尋你的曲折路途

  少了你的顛沛流離歲月

  等你回家

  “神探”林宇輝畫像

  “太像了,康英跟我畫的像就是一個人”

  在漫長的尋親過程中,警方、志願者以及王明清所在的滴滴公司,都在為他出謀劃策、接力尋找。其中,山東籍民警林宇輝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兩度模擬畫像幫助他尋女,在王明清和女兒康英相認過程中幫忙牽線搭橋,康英也是在林宇輝和寶貝回家尋子網的幫助下進行DNA比對,康英從長春來成都的機票也是林宇輝銜接的。

  在網絡上,林宇輝更為出名。他是中國模擬畫像頂級專家,依靠央視《挑戰不可能》節目和美國章瑩穎失蹤案嫌犯圖一戰成名,被網友稱為“神筆警探”。

  4月2日,成都商報記者聯系上林宇輝本人。據其介紹,“去年的3月份,我接到我女兒來自國外的電話,她偶然間看到王明清開滴滴尋女24年的新聞,看了后很感動,想看我能不能畫出丟失孩子現在的模樣。”林宇輝回憶,幾乎同一時間,王明清也看到了央視《挑戰不可能》節目中,憑借模擬畫像來助力尋親的事。林宇輝此后就和王明清取得了聯系。

  “我喊王明清把丟失孩子、王明清和妻子,以及王明清的子女照片都發過來,經過分析、研究、比對,不到一周我就畫出來了,也給王明清發過去了。”林宇輝說,后來這張畫像,王明清通過微信、微博和媒體,到處轉發,希望能夠找到更多的尋親機會。

  又過去三四個月,王明清再次聯系上林宇輝,希望能夠再給他丟失的女兒畫一幅,跟第一幅有所差別。“一般被拐賣的孩子大多生活在偏僻的農村,可能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偏大。所以我又畫了第二幅,兩幅相似度還是有的,不會說是兩個人。”憑借第二張畫像,王明清再次到處尋女。

  而對於這次康英的情況,林宇輝說:“王明清拿到照片的第一時間,就轉發給了我,問我像不像他女兒,當時我一看就覺得太像了,跟我畫的像就是一個人。”

  隨后通過寧夏警方、寶貝回家的幫忙,今年3月份,康英採集血樣做了DNA檢測。

  志願者幫她尋親:

  直到今年3月初,康英才獲悉自己身世

  成都商報記者從寶貝回家尋子網志願者處了解到,康英是今年3月份才偶然獲悉自己的身世,由此開始了尋親之旅。目前在寶貝回家網站中,還可以搜索出康英發出的尋親登記,負責幫助康英尋親的就是寶貝回家志願者、網友“糊涂哥”。

  今年3月10月,志願者“糊涂哥”接到寶貝回家尋子網網站線索后,在當天中午聯系上康英。當天,康英向志願者“糊涂哥”講述經歷:自己3歲左右,被養父撿到。養父多年前去世后,由伯父養大,伯父告訴他撿到的地址就是成都九眼橋。“康英說,伯父一直以為康英是被遺棄的,怕她傷心才沒告訴她。從始至終康英都不知道自己是撿來的孩子。”網友“糊涂哥”透露,今年3月初,康英偶然獲悉身世,覺得很震驚,所以很快開始通過網絡尋親。

  通過相關關鍵信息網絡搜索,康英很快鎖定同樣在九眼橋弄丟孩子的王明清。康英告知志願者,說將王明清家人和自己家人對比過,相似度有7成。

  此前,王明清夫婦已經採集血樣,相關信息入庫。3月11日,寶貝回家志願者團隊將DNA血樣採集快遞寄送給康英,約四天后康英完成后再次快遞寄回。

  警方公布DNA比對數據:

  王明清夫婦是康英生物學父母,可能性大於99.99%

  3月中旬,康英的血樣被送往寶貝回家此前就有聯系的寧夏銀川警方,負責此事的是寧夏銀川公安局刑偵支隊刑事技術大隊DNA實驗室。

  4月2日,成都商報記者從寧夏銀川公安局刑偵支隊刑事技術大隊副隊長拜永強處了解到,“王明清、劉登英是康英生物學父母的可能性大於99.99%,但是最終的結果還是由公安部進行確認核查。”

  拜永強回憶,今年3月26上午,銀川警方將康英的血樣入庫比對,王明清夫婦的血樣此前就已經入庫了。在當天下午,銀川警方就對兩者血樣進行比對。“通過比對就基本可以認定了,但是還需要對父親、母親、孩子的血樣再檢測,做進一步的確認。”

  拜永強透露,DNA結果只是一個方面,因為從龐大的基因庫裡盲比對還是有風險的。“數據庫的比對只是給我們提供一條線索,同時還要參考其他的証據,比如志願者的調查、長相、年齡、社會關系等進一步確定。”

  目前,初步結果已經出來,最終結果將上報到公安部,進行最后的核查。

  康/英/生/世

  不知自己是

  “撿來的孩子”

  事實上,康英也在尋找父母。

  今年3月9日,寶貝回家尋子網出現康英尋親的登記信息。信息顯示,康英所在位置是吉林省,丟失地點正好在四川成都九眼橋附近。

  信息中康英的自述中寫道:“我很想找到我的親生父母,當年不管什麼原因把我弄丟了,我都理解,為人母以后更能體會到父母的不易,更加理解到丟失孩子的痛苦,請網站老師們多多幫助我,期待早日見到親人。”

  丟失的原因,康英在自述中寫道:“據現在的大伯說我是養父在四川省成都市九眼橋附近撿到的,養父已去世20年,我后來是大伯撫養長大的,自己的出生年月都是大伯看著大概年齡給上報的。”

  康英也曾向志願者講述,自己是在3歲左右被養父撿到,伯父直到今年三月初,才告訴她是“撿來的孩子”,撿到的地址就是成都九眼橋。

  父親的堅守

  1994年1月

  8日,

  王明清和妻子在成都九眼橋附近的街邊賣水果,還差10天就滿4歲的女兒王啟鳳失蹤。24年來,他們到處找尋。

  2014年底,

  王明清開起了網約車。他的車上貼著尋人啟事,座位旁放著尋人卡片。他希望人們幫他把尋女的消息擴散出去。

  2017年2月,

  成都商報等成都媒體報道了王明清的尋女故事,引發巨大反響。

  2017年3月,

  山東省公安廳著名模擬畫像專家林宇輝為王明清失散的女兒繪制出兩幅模擬畫像。

  2017年6月,

  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全國主流媒體關注王明清尋女故事。幫助王明清找女兒,成了一場全社會參與的公益行動。

  2018年初,

  一位生活在吉林的女孩康英在網上看到了畫像,畫像與自己驚人的相似。她聯系到了王明清。

  2018年3月,

  在寶貝回家志願者的幫助下,康英採集了DNA。

  2018年4月1日,

  傳來DNA比對成功的消息。

  今天,

  康英將坐上回老家的飛機,與王明清夫婦相認。

  在每一篇講述王明清尋女故事的文章下,網友們一致祝福:

  希望全天下失散的親人都能相聚,願所有的家庭都是團圓的、美好的、不分開的。

  成都商報記者 顏雪 杜玉全 姚永忠 攝影記者 王紅強 實習生 張迪琪 王瑞琪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