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州一小學讓戒尺進課堂 家長和老師都支持

2018年04月03日07:59  來源:封面新聞
 
原標題:達州一小學讓戒尺進課堂 家長和老師都支持

  放在講台上的戒尺。

  封面新聞記者 曾業 攝影報道

  班主任老師雙手捧著一把戒尺,緩緩走進教室,全班學生見到戒尺后集體起立,自覺向這把戒尺行拱手禮。緊接著,戒尺“入座”講台,班主任也向這把戒尺鞠躬行禮。這是4月2日上午,發生在達州市大竹縣第二小學校五年級一個班級的一幕。

  “讓戒尺進課堂,目的是讓學生從小養成愛學習、守紀律、懂規矩、知敬畏的好習慣。”該校校長沈逢春說,學校在充分征求了教師和學生家長的意見后,於3月13日啟動“讓戒尺進課堂”活動,36把戒尺分別進入該校一年級至六年級的36個班級。

  老師講述:

  戒尺的使用充滿“儀式感”

  3月27日,戒尺進入課堂后的第15天,該校三年級二班的班主任蔡川第一次使用了戒尺。“班上有個學生,沒有做作業,偷偷把同學的作業名字改成了自己的名字,這是他多次犯不做作業的錯誤了。”蔡川說,在征求家長同意后,他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請”出了戒尺。

  使用戒尺的過程,更像一個庄重的儀式。“犯了錯的學生,自己用雙手捧上戒尺交給我,畢恭畢敬。”蔡川說,按照學校關於使用戒尺的規定,他向全班同學解釋了“請”戒尺的緣由,隨后用戒尺打了兩下自己的手掌,再用戒尺打犯錯學生的手掌,共兩下,每次都是高舉、輕放。

  “我們班用戒尺懲戒犯錯的學生,截至目前隻有2人,每人隻打了一下。”四年級三班的班主任吳丹說,她有30年的從教經驗,也身為人母,懲戒學生會讓她特別心疼,但這兩個學生老是犯同樣的錯,必須加以懲戒,戒尺最終才被“請”了出來。

  班主任老師吳丹展示戒尺。

  家長感觸:

  戒尺讓孩子學會了守規矩

  “對於學校的做法,我特別支持。”學生家長葉小燕告訴記者,讓戒尺進課堂之前,學校曾召集家長們開會並充分征求了大家的意見,她一直對此事表示支持。自從戒尺進入課堂后,她女兒在家的表現有了明顯的進步,最大的改變,就是學會了守規矩。

  “小孩子難免會有任性或不聽話的時候,作為家長,我們也會懲戒。”葉小燕說,她不僅支持學校的做法,還曾專門找女兒談心,讓她知道學校這樣做同樣也是愛護她。看到女兒的改變后,葉小燕甚至還有了一個打算:自己也購買一把戒尺放在家裡。

  “我外孫女在讀六年級,父母在省外打工,平時都是我和老伴一起照顧。”69歲的王守文說,外孫女以前總改不掉長時間看電視的毛病,自從學校讓戒尺進入課堂后,外孫女不僅改掉了這個毛病,還經常主動讓家長檢查作業完成情況,老兩口都感覺“省心了不少”。

  放在講台上的戒尺。

  戒尺進課堂,該校的學生們也表示“效果很明顯”。“老師第一次把戒尺請進教室的時候,很多同學都鼓掌歡迎。”該校四年級學生小洲(化名)說,他們班隻用了一次戒尺,但用過之后效果很好,“那些不聽話的同學都自覺多了。”

  校方說法:

  戒尺是批評教育的輔助手段

  “讓戒尺進入課堂,既是傳統文化進校園的載體,也是對德育工作的一個大膽創新,更是老師和學生之間的一種約定。”該校分管德育工作的副校長蔡慧靈說,對什麼情況下可以使用戒尺、誰可以動用戒尺、啟用戒尺的注意事項等,學校都作了細節規定和紀律要求。

  “這是一種批評教育與輕微懲戒相結合的手段,戒尺的作用主要是輕微懲戒和警示,是批評教育的輔助手段。”蔡慧靈解釋說,這種輕微懲戒與實施體罰,是完全不同的。例如,在用戒尺懲戒學生之前,老師要先用戒尺打自己,一是便於掌握好懲戒的力度,二是讓老師能做得更好。

  “我們規定用戒尺懲戒學生,每次最多隻能打2下,要高舉、輕放,而且隻能打手掌。”蔡慧靈介紹,在正式實施戒尺進課堂之前,學校還專門發布了《告家長通知書》,讓所有家長都知道戒尺具體如何使用。截至目前,學校尚未接到家長反對的任何意見。

  【觀點】

  “戒尺也是表達愛的一種工具”

  “1992年,我在教初中的時候,親眼目睹過學生毆打一位小個子女老師,也見過老師毆打學生。我覺得用戒尺輕微懲戒的儀式,比懲戒本身的作用更大。”在有30年教齡的吳丹看來,戒尺這個特殊的教育工具,不僅僅是對學生的警示,也對老師的教學行為和育人方式提出了更高要求,對教學雙方都有較大的促進作用。

  “我愛護我的每一位學生,戒尺,我認為也是老師對學生表達愛的一種工具。”吳丹說,她第一次用戒尺懲戒學生時,戒尺每次落下,她都感覺在打自己。但她認為,這種方式能教學生做人的基本道理,引導他們樹立正確的價值觀,避免他們走錯路,同樣是對學生的一種愛護。

  “2003年,國家還沒出台禁止體罰和變相體罰學生的規定,懲戒學生,我們使用最多的就是教鞭。”該校另一位班主任老師蔡川說,那時,他任教班級的一位六年級學生在外伙同社會青年,找低年級學生收“保護費”,還偷商家的東西,在用教鞭打了他的手板后,家長還找他討過說法。

  “這個學生如今已經28歲,目前在廣東做服裝批發生意。”蔡川說,這個學生今年春節專程給他拜年,感謝他當年的那一頓“教鞭”。在學校正式實施戒尺進課堂活動之前,蔡川也分享了這個案例,表達了對家長意見的一些擔憂。但事后的事實証明,他的這種擔憂是多余的。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