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力擼貓!六旬老人堅持8年喂養流浪貓 成貓見貓愛的“貓痴奶奶”

2018年03月27日08:04  來源:封面新聞
 
原標題:實力擼貓!六旬老人堅持8年喂養流浪貓 成貓見貓愛的“貓痴奶奶”

  封面新聞記者 馬夢飛 攝影報道

  “‘幺兒’、貓咪,出來了,快來吃飯。”隨著一聲親切的呼喚,幾隻流浪貓三步兩步就從遠處跑來,找到飯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看著這些流浪小貓兒一臉吃相,她笑得合不攏嘴,對這些流浪貓的愛不亞於自己的孩子,她說隻要有自己一口吃的,就不會讓這些流浪貓挨餓。

  她叫黃碧英,今年63歲,住在內江市東興區星橋街。說起黃碧英可能附近沒人知道,但要說起“貓媽媽”,大家馬上就能想到她,因為黃碧英每天堅持在星橋街附近的小區、街道旁喂養流浪貓已經有8年之久,8年裡她風雨無阻,8年裡她甘之如飴,8年成就了她“貓媽媽”的美名。

  堅持

  7點出門找“貓糧” 她是全職喂貓人

  “每天早上7點過我准時出門,去附近酒店的泔水桶裡撈那些肉食。”3月26日早上8點過,記者來到黃碧英的小區時,她剛從酒店“尋糧”回來,“這裡面有肉、骨頭、香料等,我要把肉挑出來洗干淨。”黃碧英赤裸著雙手在“殘羹剩湯”裡挑挑揀揀,動作很是熟練,“我每天都是這樣干的,就是在冬天最冷的時候都是一樣,不能戴手套,我眼睛不好,隻有用手摸來判斷哪些是可以吃的肉。”黃碧英說,冬天的挑選剩菜時,手指凍的刺痛,甚至長滿了裂口。但就是憑著對流浪貓的一份熱愛和責任,她8年如一日地堅持了下來。

  洗好剩菜后,黃碧英開始在自己的小區裡喂養流浪貓,“白兒、黃兒、‘媽媽’……”隨著一聲聲呼喊,貓兒從四處而來,黃碧英為每隻流浪貓都取了名字,把它們當自己的兒女在喂養,而流浪貓對黃碧英也非常親熱,聽到她的聲音就會馬上跑來。在喂養了自己小區的流浪貓后,黃碧英開始向菜市場走去,一路上她都在不停地給附近的流浪貓喂食,有小區裡的也有路旁的,她都專門在一個角落裡放置了一碗水和一份食物。

  到了菜市場后黃碧英直奔賣魚的攤位,在內臟桶裡翻撿著魚腮幫,“貓兒最喜歡吃白鰱魚的腮幫,所以我每天都來撿。”面對這樣的情景,魚攤老板早已習以為常,“‘貓媽媽’每天都來撿,真的是風雨無阻,去年她腰杆摔傷了都堅持過來。”對於黃碧英喂養流浪貓的行為,菜市場的商販幾乎都知道,對她也都非常敬佩。

  早上7點過出門,中午1點左右回家,這就是黃碧英每天上午的安排。而下午7點過她又會出門去喂貓,晚上10點左右才回家。這就是“貓痴奶奶”的一天。

  結緣

  8年喂養數百隻流浪貓 在此之前她是“狗媽媽”

  “媳婦懷孕,剛好我也退休了,所以就到城裡。”2010年,退休在家的黃碧英為了照顧孫子來到了東興區,剛到東興區的黃碧英沒有朋友,也不認識什麼人,所以經常在街上溜達。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在路邊看到了一隻流浪貓,“這隻貓兒很瘦,尾巴爛了一塊,一看就是隻流浪貓。”於是向來喜愛寵物的黃碧英心生憐憫,她把剛買的鹵肉喂了小貓。

  一次偶然的經歷讓黃碧英心中有了牽挂,一段與貓咪的不解之緣也就此結下。從此,她經常去喂養那隻流浪貓,直到自己的孫子出生。孫子的誕生並沒能“阻止”黃碧英對流浪貓的牽挂,於是每天帶著孫子在小區附近散步的同時,也在觀察小區裡、街道邊、社區旁的流浪貓。就這樣她發現的流浪貓越來越多,喂養的次數也開始增加。

  從一開始的幾隻到最多時候的60余隻,黃碧英“貓媽媽”的大名傳遍附近。“8年來,基本上每天我都要喂幾十隻貓,我喂過的流浪貓加起來差不多有幾百隻了,同時狗也不少。”黃碧英自豪地告訴封面新聞記者,流浪貓有離開的也有新來的。目前黃碧英喂養的流浪貓有40余隻,另有6隻狗。聽到這裡,記者不禁感嘆於黃碧英對貓的“痴迷”,而隨著採訪的深入,記者了解到黃碧英在來到東興區之前還有一個“狗媽媽”的稱號。

  “以前我在威遠鋼鐵廠上班的時候家裡就養了5隻狗。”黃碧英說,10年前她除了家裡養狗還經常喂養鋼鐵廠附近的流浪狗,在那個時候,她就已經是廠房附近聞名的“狗媽媽”。所以黃碧英對貓狗的熱愛由來已久。

  趣事

  喂貓成為祖孫倆的秘密 她“承包”學校附近的流浪貓

  “西雅圖、興隆小區、靈秀清風苑、內江師院、桐梓小區……”細數黃碧英的“喂貓點”已有10余個,這還不算單獨的喂養點。然而這只是在黃碧英的家附近,她的喂貓點還遠不止於此,隨著孫子的上學,她還新增了兩個點。

  “以前孫子在市中區翔龍山那讀幼兒園,我要去接他放學嘛,有時候去早了,我就在附近轉,發現了附近有些流浪貓。”就這樣,黃碧英開始“承包”幼兒園附近流浪貓的“伙食”。每天去接孫子時,就帶上一堆吃的過去,3年后,孫子升入小學離開了幼兒園,然而黃碧英卻沒有離開,“舍不得啊,喂了幾年了,突然不喂了,它們餓了咋辦。”

  隨著孫子步入小學,黃碧英又開始換個地方接孫子放學,同樣的事情不出意外地再一次發生。“我看到那些貓瘦的啊,心疼的很。”於是乎,黃碧英每天喂養流浪貓的地點又增加了一個,現在黃碧英下午2點就要出發,先到翔龍山喂那裡的流浪貓,再到孫子的小學附近喂貓,喂完之后孫子差不多就放學了。

  孫子從小就在奶奶的背上看著奶奶喂貓,可以說孫子見証了黃碧英的“喂貓史”,而喂養流浪貓也成為了祖孫倆的秘密。“一開始我兒子媳婦是不支持我喂流浪貓的,我眼神不好,他怕我出事。”雖然如此,黃碧英仍然堅持“偷偷”喂貓,這一切都有孫子的參與,但孫子並沒有告訴父母,因為他也很喜歡這個過程。

  “奶奶,你的‘大兒子’(貓名)過來了。”每次喂貓,孫子都很興奮,而流浪貓們對這一祖孫也非常熟悉和喜愛。“帶孫子喂貓也是希望培養他的善心以及愛護小動物。”

  非議

  被人誤會已成常事 坦言曾想過放棄

  在記者的採訪中,黃碧英一直都是滿面笑容,面對流浪貓貓她表現地非常高興,喂吃的陪它們玩耍,看得出來黃碧英是真的沉醉其中,然而多年的堅持真的是那麼一帆風順嗎?

  並不是!8年的堅持喂養,黃碧英付出了大量的時間、精力和金錢,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她這樣的付出。很多人覺得她太執著,也有人認為她多管閑事,甚至有人惡意地揣測她是為了賣流浪貓才這麼賣力地去喂養。面對其他人的非議,黃碧英十分委屈,“我真的想過放棄,但一看到這些流浪貓,想起它們餓起肚子叫喚,又軟了心腸。”說到這裡,黃碧英略有哽咽,為這些非議她也曾多次哭泣。

  出去吃飯,她連殘渣一起打包,每天在泔水桶裡撈剩菜,在魚攤上撿內臟……,這是黃碧英的日常,也是不被很多人理解的日常,她的外出“工作”的衣服、鞋子並不好看,她的雙手粗糙,她的頭發裡常常嵌有魚鱗,然而她的家庭條件並不差,但黃碧英依然不在乎別人的目光,終日與流浪貓為伴。“兒子經常給我買貓糧,讓我用貓糧來喂,但是有些貓不吃,而且沒有肉好吃。”出於這樣的想法,黃碧英始終堅持為流浪貓尋找新鮮的肉食來喂養。

  “生肉、熟肉、骨頭、魚腮幫……”黃碧英清楚每一隻貓喜歡吃什麼,她專門為它們“定制食物”,甚至為了方便儲存多余的食物,她還專門買了一台二手的電冰箱,“隻要它們每天能吃得到,吃得好就行了。”為了做到這一點,黃碧英甚至不能保証自己每天每噸都能吃好。但她依然無怨無悔,並甘之如飴。

  呼吁

  希望大家都能愛貓 不喜歡也不要傷害它

  多年來的喂貓經歷讓黃碧英結識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一起喂養流浪貓狗,一起分享其中的樂趣。商曉英就是其中之一,60多歲的她同樣是一位經常喂養流浪貓的愛貓人士,兩人經常一起分享喂貓的細節和其中的樂趣,“她是真的愛這些流浪貓,我都很佩服她,平常哪兒有什麼流浪貓,喊到她她一定會去。”商曉英說。

  “不分天晴下雨、寒冬數九,長年累月不斷,這份心隻有那麼好了,真的是把流浪貓當成她的兒女了。”黃碧英所在小區的保安把她的一切行為看在眼裡,對她舉動感到由衷地敬佩。面對朋友的夸贊,黃碧英多次重復了一句話,“就是這麼大個事,沒得啥子。”黃碧英享受這一過程,她感到高興,她認為這是一種樂趣。

  因為不忍心,因為有牽挂,黃碧英一直這樣堅持了下去,就連過年過節都不和家裡人外出游玩,一個人留在家裡,“今年春節的時候,我弟弟在成都買了新房一定要我過去團聚,但是因為放心不下這些貓兒,最后還是沒去。”寒來暑往,春去冬藏,她的喂貓“工作”從未間斷過,但她卻一直樂在其中。

  黃碧英曾自嘲自己是一個貓痴,但也正是因為這份痴迷,她才能不顧他人的眼光,八年如一日的堅持。每一隻貓咪對她回應、順從、凝視都是對她這份堅持最好的回報。“我愛貓,是愛到骨子裡、生命裡的,所以我真的希望大家都能愛護貓咪,就算你們喜歡也請不要傷害它。”8年裡黃碧英看到太多悲慘的貓咪,所以她發出呼吁,希望人人都能愛護貓咪。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