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部唯一入榜 成都升至全球金融中心第82位

2018年03月27日07:42  來源:成都日報
 
原標題:中西部唯一入榜 成都升至全球金融中心第82位

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全面反映著目標城市的綜合發展實力和金融競爭力。圖為成都太古裡商圈本報記者 張青青 攝

天府國際基金小鎮 本報記者 張青青 攝

成都作為國家西部金融中心的全球影響力再度得到提升。昨日,由英國智庫Z/Yen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共同編制的第23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 23)報告正式發布。本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共有96個金融中心進入榜單。值得一提的是,成都繼去年第22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首次入榜后,今年再度上榜排名位居全球第82位,較去年排名提升4位。

中國金融中心整體性崛起

成都排名上升4名

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是一項為全球主要金融中心進行分類、評分和排名的評價體系,由倫敦金融城國際智庫Z/Yen集團進行調查發布。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評價體系於2005年形成,並於2007年3月發布第一期指數,其后每六個月更新一次,每年發布兩次。作為一個綜合性的指標體系,GFCI指數涉及營商環境、人力資本、美譽度、基礎設施、金融業發展水平等方面,全面反映著目標城市的綜合發展實力和金融競爭力,具有較強的國際權威性。本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共有96個金融中心進入榜單,全球前10大金融中心排名依次為:倫敦、紐約、香港、新加坡、東京、上海、多倫多、日內瓦、悉尼、波士頓。值得一提的是,本期指數中,中國內地有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青島、天津、成都、大連8個城市進入榜單。

成都繼去年第22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首次入榜后,今年再度上榜排名位居全球第82位,較去年排名提升4位。此外,上海保持了全球第6位置,與上期持平﹔深圳、廣州排名分別依次上升2位、4位﹔北京金融中心排名與上期相比下降1位,與排名第10的波士頓僅相差1分﹔天津首次加入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目前排名全球第63位。總體來看,越來越多的金融中心城市開始被全球金融專業人士所熟知,本期中國內地金融中心評分出現較大幅度提升,中國金融中心呈現整體性崛起的強勁勢頭。

西部金融中心建設

獲國際認可

在本期指數當中,成都排名第82,較上期上升4名。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后起之秀,成都近年來在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的統攬下,全面推進國家西部金融中心建設。金融業發展速度和發展質量位居國內城市前列,金融中心競爭力排名不斷攀升。截至2017年末,全市實現金融業增加值1604.3億元,在15個副省級城市中僅次於深圳、廣州,相比2010年增長了兩倍多﹔金融業增加值佔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達11.6%,在副省級城市中僅次於深圳。

“成都作為國家西部金融中心全球影響力得到提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張祥表示,從區域評價上看,成都的評價得分主要來自亞太、西歐和北美地區。其中,來自亞太和中東地區的受訪者給出了正面評價。從機構評價上看,超大型機構(5000人以上)和小微機構(100人以內)對成都的評價最高,分別達到672分和583分。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成都金融中心建設雖然具有較強的硬實力和未來前景,但由於去年才首次進入榜單,全球金融專業人士對成都還缺乏深度了解,基礎設施成為較為明顯的短板。從行業評價上看,來自專業服務業的受訪者給出了較高的評價得分,達到653分。本報記者 劉泰山

獨家專訪——

全球影響力再度提升 成都未來值得期待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研究總監張建森

“作為中西部首個也是唯一入選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的城市,成都未來值得期待。未來,應該在基礎設施建設、金融市場多元化建設、金融教育等方面加大力度,在目前正確的發展戰略下加大發展力度。”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研究總監張建森介紹,“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榜單將全球金融中心城市大致分為全球領先金融中心、專業性金融中心等諸多類型,而成都正好屬於專業性很強的國際金融中心。

張建森表示,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的評選,主要從國際金融從業人士的問卷調查和城市金融實力兩方面來評選。成都之所以能夠入選全球金融中心指數,並排名全球第82位,首先就是成都的金融業實力足夠強。2017年,全市實現金融業增加值1604.3億元,同比增長8.4%,佔GDP比重達11.6%。截至2017年12月末,成都共有各類金融機構、金融中介服務機構1950家。其中,銀行業金融機構84家、保險機構93家、証券期貨機構312家,地方金融機構420余家,會計師事務所、保險經紀等金融中介機構850余家,各類金融后台及服務外包機構170余家,金融機構聚集態勢良好,金融配套服務能力不斷提升。成都的金融市場規模也處於領先持續擴大。截至2017年12月末,成都轄內金融機構本外幣存款余額3.6萬億元,同比增長8%﹔全市轄內金融機構本外幣貸款余額2.9萬億元,同比增長13.3%。實現直接融資1374.6億元,保費收入952.25億元,証券交易額8.4萬億元。

其次,成都金融業的國際影響力也顯著提升。GFCI指數涉及營商環境、人力資本、美譽度、基礎設施、金融業發展水平等方面,全面反映著目標城市的綜合發展實力和金融競爭力。金融中心建設早已成為全球各大城市競相爭奪的熱點。

“成都這次排名全球第82位,表明成都金融發展的總體勢頭非常好,發展非常快,與成都的城市建設和經濟發展相輔相成。”張建森表示,成都距離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國家西部金融中心的目標已經越來越近。本報記者 劉泰山

企業聲音——

昨日發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超大型機構和小微機構對成都的評價最高。對於成都金融建設的成就和西部金融中心的影響力,在成都的金融機構深有感受。

成都金融創新有目共睹 我們對未來充滿信心

成都錦泓科技金融總經理姜建民:

“近幾年,成都金融市場活力明顯增強,中小企業的數量不斷增加。企業在發展過程中,金融服務的配套必不可少,是經濟發展的新動能。”成都錦泓科技金融總經理姜建民告訴記者,成都的金融創新有目共睹,創業企業的活力也讓我們對成都的未來充滿信心。我們願意去發掘更多更優秀的新企業,從0到1,陪著他們成長。

姜建民表示,未來的成都應該繼續從金融服務領域發力,對標滬深強化服務創新創業能力,不斷加強科技証券、科技保險、科技小貸等金融服務領域的深度與廣度,為科技創新創業企業提供更加豐富的融資渠道。同時,政府應持續引導產業聚集和發展,讓過去呈點狀的產業分布,持續聚集,從而培育出屬於成都自己的獨角獸企業,才能夠發展出更良好的商業生態,形成市場的良性循環。作為中西部第一家科技小貸,錦泓科技金融一直致力於創新創業企業的金融服務,其創新業務發生佔比接近88%,客戶數量同比增長23.03%。

開放給成都金融業 帶來新的活力

第一太平戴維斯華西區項目及開發顧問部董事羅元均:

“成都在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的排名,由去年的第86位上升至今年的第82位,說明成都國家西部金融中心建設站位清楚,並正朝著這一目標穩步邁進。”昨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第一太平戴維斯華西區項目及開發顧問部董事羅元均如是說。

來成都工作已有7年,從事商業地產項目及開發顧問的同時,羅元均對金融領域也頗有研究。對成都金融業發展有著深刻體會的他告訴記者,“這些年,成都的開放程度不斷加深,包括外資金融機構等在內的大型金融機構持續進駐,給成都金融業帶來新的活力。在營商環境方面,成都一直致力於營商環境的優化,給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金融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奠定了基礎。此外,金融的發展離不開人才支撐,成都加大對人才的吸引力度,不僅給成都本土優秀人才提供了展示才華的舞台,更是吸引了很多外來優秀人才。”

“成都也要認清自己的差距。”羅元均表示,成都應該重點發展消費金融、農村金融、綠色金融、文化金融等優勢領域,努力擴大自身優勢,突出特色。”

本報記者 劉泰山 李艷玲

新聞鏈接——

成都目標

到2020年全面建成 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國家西部金融中心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是實體經濟的血液,金融業對經濟社會增長發揮著重要作用。而成都金融綜合競爭力穩居中西部城市首位,轉型發展內在動能更加強勁,金融外溢輻射能力顯著增強。尤其是,隨著今年2月成都建設國家西部金融中心大會的召開,成都金融的建設站上了新的起點。根據《建設西部金融中心行動計劃(2017-2022年)》,成都將聚焦十大金融工程,打造市場主體活躍、組織機構健全、配套功能完善、風險防控有力的現代金融產業生態圈,進一步做大做強金融產業,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建立健全金融風險防控體系,力爭到2022年,全面建成立足四川、服務西部、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國家西部金融中心。

成都加快建設國家西部金融中心,提出要全面增強“資本市場、財富管理、結算中心、創投融資、新型金融”五大核心功能,大力實施十大行動計劃。到2022年,成都要建成區域性資本市場中心,力爭境內外上市公司、新三板挂牌企業總數超過800家,經濟証券化率達到200%﹔建成具有重要影響力的財富管理基地、西部創投融資中心、西部重要的金融結算中心、中國新型金融先行區。

為實現這一目標,成都將加快建設規范有序創新高效的金融生態﹔堅定戰略定位大力培育金融市場發展金融產業。加強以成都金融總部商務區、成都中心金融商務服務集聚區、東大街金融服務集聚區、天府國際基金小鎮、天府國際金融科技產業園、環西南財大財經智谷為載體的金融集聚區建設,打造金融生態主體功能區,大力發展科技金融、消費金融、農村金融、供應鏈金融、綠色金融和文化金融,加快構建業態豐富、創新活躍的高水平現代金融產業體系。此外,金融還要回歸本源著力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水平。堅持把服務實體經濟作為金融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聚焦高質量發展、創新創業、新經濟發展、國資國企做強做優做大、重大戰略和重點工程、鄉村振興等,大力降低財務成本、負債水平,提高直接融資比例,為實體經濟提供“源頭活水”。本報記者 劉泰山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